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番外3 我还未老,你风华正茂_最强战神

首页
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战神

番外3 我还未老,你风华正茂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新发现的幽冥之门,给林然此行带来了意外之喜。

  当他们完成了幽冥之门的穿越之后,本来预计三年的航程,居然直接被缩短成了七个月!

  惊喜加倍!

  这样,一来一回,也就一年半时间!

  在这看似寂寥的星空之旅中,林然过得并不孤独。

  他时不时地去攻打上官星月的指挥部,有时候这仗一打就是好几天;时不时地去贴在苏倾城的身后,身心相连地一起看星空。

  浪漫星夜,也因此变得有些咸湿。

  当然,林然并没有达成同时占有这两个姑娘的愿望……他从头到尾也没敢开这个口。

  终于,一颗蔚蓝的星球,已经在前方的星空之中缓缓浮现出来。

  “有种类似蓝星的美。”林然说道。

  他本能地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

  希望就在眼前。

  之前,按照魔神的说法,只需要凑够四个条件,就能够让秋水归来。

  现在,前三个条件都已经达成,普鲁士的下落也找到了,只差找到最后一个真正的星空皇族了。

  林然从有记忆的时候起,对自己的母亲就没什么印象……“母亲”这两个字,对于林然而言,是完全陌生的名词。

  他也说不清楚,自己的母亲对她的这个儿子,到底有没有想念。

  哪怕林少将叱咤风云,闻名星空,可这个时候,他的心中,难免还是会有一些忐忑。

  他怕好不容易抵达却扑了个空,也怕母亲不愿意见自己这个儿子。

  “希望,一切顺利……”林然深吸了一口气。

  此刻的他,不禁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就在林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上官星月和苏倾城都伸出手来,握住了他的手。

  这两个姑娘,显然都感受到了林然内心深处的真实心情,都不禁有些心疼的感觉。

  他一直卷在无尽的风云与硝烟之间,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了那么重的担子,可是,这么坚强的男人,却是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

  “一定会顺利的。”上官星月说道,“你会找到妈妈,秋水也一定会回来的。”

  苏倾城则是眼眸微垂,轻声说道:“她也一定很想你。”

  林然收起那些伤感的情绪,咧嘴一笑:“话说,你们两个,马上就要见婆婆了啊。”

  上官星月的俏脸之上,顿时腾起了一片难得的红晕:“当着倾城的面,你别乱说话。”

  苏倾城则是轻轻一笑,绝美的容颜之上有着动人光华在流淌:“林然,我和星月,都等着这一天呢。”

  林然的心中有着一股感动的情绪随之弥漫开来:“谢谢你们,一直陪着我。”

  无论自己经历了多少危险,无论自己走在一条多么艰难的道路上,上官星月和苏倾城,始终都在自己的身后,抑或是在那些自己看不到的方向,挡下无穷的刀光剑影,扫平无数的鸿沟天堑。

  上官星月补充了一句:“不,其实陪着你的,还有很多人,别忘了他们。”

  苏倾城也轻轻笑了,纠正了一下:“嗯,确切地来说,是她们。”

  虽然都是同音词,林然却听明白了,顿时闹了个老脸通红。

  “你别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毕竟,我和倾城若是真的在意,就不会来陪着你一起找回秋水了。”上官星月说道。

  林然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嗯,你们对我的好,我粉身碎骨都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其实,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做着类似的事情……就没停下来过。

  这指挥大厅里的每一处角落,都留下了他与上官星月的痕迹。

  只是,每次把元帅的指挥部攻陷,总会带来一些天气变化,要么是小雨淅沥,要么是大雨倾盆,更有甚者是山洪暴发,打仗的时候酣畅淋漓,可战后还得打扫战场,颇为麻烦。

  而这时候,指挥大厅的门打开,一名上校快步走了进来:“元帅,宁州号已经准备进入新星的大气层了。”

  “好。”

  上官星月点了点头,却发现,这上校露出了些许惊诧的目光。

  那惊诧之中,还有着难以掩饰的惊艳。

  “你怎么了?”上官星月问道。

  “没……没什么……”这上校结结巴巴。

  几个月不见,他此刻发现,本来就很漂亮的星月元帅,已经变得比之前更有女人味了!

  那种无法形容的韵味儿,就是从骨子里透发出来的。

  而一旁的倾城仙子,似乎变得更加光艳照人,那种美似乎让人都无法直视了。

  这上校又看了林然一眼,顿时明白了原因。

  他咳嗽了两声,说道:“元帅,林少将,倾城小姐,我先去安排好降落准备。”

  说完,他便退开了。

  上官星月哪里还不明白对方眼神的意思,忍不住地掐了林然一下。

  苏倾城倒是环视了一下这指挥大厅,随后道:“这里可真是个好地方,对吧,星月?”

  闻言,上官星月倒也是豁出去了,她伸手搂住了苏倾城的纤腰,笑眯眯地说道:“对啊,要不,下次一起?”

  苏倾城也不知道上官星月是不是在开玩笑,妙目之中光华流转,嗔了一声:“想都别想。”

  林然的呼吸却陡然间变热了些许,他明显因此而窥见了另外一种可能。

  …………

  终于,在一个小时之后,宁州号进入了这颗新星的大气层,所有人都从休眠中醒来,军官们齐聚指挥大厅。

  和蓝星有些类似,下方是碧蓝的大海,全球的陆地只占了很少一部分。

  林然来到这里,不禁有种到了当初幽冥新世界的感觉,只是,这里的天空更加蔚蓝,海洋更加动人,碧浪之下充满了勃勃生机。

  “果然,只有海洋,才是自然孕育生命的摇篮。”林然忍不住地感慨道。

  “这颗星星处于星系的外围,距离恒星的距离几乎与蓝星和太阳一模一样,也有着一年四季,大气成分和蓝星类似。”负责探测的少校军官说道:“只是,虽然陆地占比比较少,可我们寻找起来,怕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是啊,哪怕在蓝星,想要从茫茫人海中把一个人找出来,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更何况,这是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上官星月看了看大屏幕,说道:“降低高度,前方有一片大陆,我们去看看有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

  “是。”少校应了一声,宁州号的高度再度降低。

  入眼之处,尽是茫茫草原,不过,这里虽然没有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林然却看到了很多自由追逐的动物。

  有麋鹿,有羚羊,也有一些他不认识的全新物种,那一股来自于新生莽原的勃勃生机,无比动人。

  而这种生机之中,又蕴含着无比精纯和纯粹的源力气息。

  “就像是……另一个天空之境。”苏倾城轻轻说道。

  林然很确定,这里是个类似于幽冥新世界的地方,但是发展的却比后者早了很多年,也成熟了很多倍。

  他不确定的是,这里的一切,是不是和掌握了宇宙规则的星空皇族有关。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林然忽然心念一动。

  他抬手指了指大陆上的某个方向,说道:“往这边飞。”

  上官星月和苏倾城的眼睛皆是一亮。

  她们知道,这必然是林然的心念感应,也许,这是母子之间所独有的,之前这种感应被茫茫星空所阻隔,而现在,彼此已经同在一颗星球,这一场见面,则是不会再有任何变数了。

  于是,宁州号加速前行。

  在飞了几分钟之后,有几个军官已经激动的喊道:“前方有城市!”

  这意味着……发现新的文明!

  与此同时,在这一片大陆的中央,已经有无数人抬起了头。

  在这里,有着大片大片的建筑,类似于蓝星古希尔兰洲的农神庙,也有些像是幽冥建筑群的放大版。

  这些建筑很壮观,透着一种来自于远古的古朴与苍茫。

  “入侵,有战舰入侵!”

  随着战舰的轰鸣声传来,警报声已经在这座城市的各个位置接连响起。

  然而,一道清冷的女性声音,立刻从这一片城市的中央发出来,迅速地传遍所有人的耳朵:“无需警戒,是皇子回来了。”

  这声音初听起来有些清冷,可是,若是仔细品读,会读出其中语调的不平静。

  皇子回来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先是一愣,随后,他们的脸上便涌现出了强烈的激动之意!

  于是,星舰上的蓝星来客们便赫然看到,在下方的古朴城市里,人们已经大片大片的拜倒下去了!

  …………

  其实,无论是林然,还是上官星月,在遇到城市的时候,都是做好了被攻击的准备的。

  毕竟,换做任何一个“原住民”的视角,都会把他们当成入侵者。

  可是,蓝星来客们没想到,迎接他们的,不是抵抗,却是……跪拜。

  随着宁州号的高度缓缓降低,星舰上的人们甚至能够从大屏幕上清楚地看到下方人群的激动表情!

  “他们好像……好像在等着我们来?”那名军官无比意外地说道。

  想象中的攻击并未到来,来的反而是无比热烈的欢迎!

  而这时候,一个身穿着黑金色华服的女人,走出了中央宫殿的大门,她的形象随之出现在了宁州号的大屏幕里。

  她戴着金色的面具,看不清楚容颜。

  但是,那一股堪称浩瀚的尊贵气息,却从她的身上毫无保留地散发出来,直冲天空。

  林然看着屏幕中的她,他相信,对方也在期待着自己前来。

  “打开舱门吧。”林然轻轻说道。

  不知不觉间,他的眼眶已经红了。

  纵使心中有着千言万语,也完全无法形容林然此刻的心情。

  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心中虽然没有母亲的具象化体现,但,对于那个给了自己生命的女人,他一直都是无比思念的。

  上官星月的眼睛闭了两秒钟,才重新睁开,似乎是在防止眼泪流出。

  而苏倾城,则是轻轻地在眼角拭了一下。

  宁州号的巨大舱门缓缓打开,林然的身形率先出现在了门口。

  他的每一步,都写满了迫不及待。

  而下方那个身穿黑金华服的女人,则是揭开了脸上的黄金面具。

  “我的孩子,你终于来了。”她轻轻说道。

  林然点了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的胸腔之中有着无数的话想说,此刻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而建筑群周边,已经响起了山呼海啸的欢呼声:“欢迎皇子殿下归来!”

  …………

  林然缓缓落下,心中的情绪无以言表。

  那个女人的脸,对他来说,很陌生,又很熟悉。

  这种感觉并不矛盾,陌生是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这张脸,在自己的成长过程里,他对此从未有过任何的印象。

  熟悉又是因为,林然觉得,这应该就是自己母亲本来的样子,除了这张面孔,他无法再把“母亲”二字具象到任何一个人身上。

  “阿姨,您真漂亮。”上官星月说道。

  苏倾城则是轻轻说道:“林然一直很期待与您的见面。”

  这两个儿媳妇,倒是先于林然开口了。

  “我叫凰菱纱。”林然的母亲说道:“我想,这应该是你们第一次知道我的名字。”

  的确如此,林然之前从未听过这三个字。

  甚至,他的父亲都从来没有提起过。

  但是,林然可以确定的是,对于那些站在人类武力金字塔顶端的人们而言,这个名字绝对不陌生,但……却是他们心中的禁忌。

  “我确实是第一次听说。”林然看着眼前的女人,声音微颤。

  由于胸中的情绪在一直涌动着,使得林然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语调。

  对面的女人,看起来无比的高贵,就像是站在天上冷眼俯瞰人间的女皇,可是,这位女皇,此刻的眼睛,也是红红的。

  “你来找我,还带来了两个那么优秀的儿媳妇。”凰菱纱的目光之中透着无比的欣慰,她轻轻说道:“我的孩子,我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很多年。”

  “妈。”

  林然终于吐出了这一个字。

  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让压抑多年的情绪彻底释放。

  林然知道,不管面前的女人是不是有野心,不管她是不是想要一统星空,她都是自己的母亲。

  这种“母亲”,不仅是生理和遗传意义上的。

  凰菱纱的眼泪唰地一下流了出来。

  “我最后一次抱你,还是在你两岁零十天的时候。”凰菱纱的嘴唇翕动,声音之中透着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怀想与难过。

  林然噙着眼泪笑了起来:“怪不得我什么都记不住。”

  “还好,你的到来,比我预想的,早了几百年。”凰菱纱伸出手来,轻轻触碰着林然的脸:“还好,我还没老,还能看到你风华正茂。”

  普天之下,哪一个母亲愿意缺失孩子的童年?凰菱纱即便再有野心,即便一直与世界逆行,也不愿与自己的骨肉分离。

  “见到了,就都好了。”林然说着,也伸出手,擦去凰菱纱脸上的泪水。

  “所以,你的父亲是对的。”凰菱纱轻轻说道:“我离开蓝星,还不到三十年,却已经想明白了以往几百年都想不通的事情。”

  林然问道:“妈,您所说的这些事情,是不是和整个星空有关?”

  “大势如此,我何必非要逆势而为?每个人都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为何非要把所有人的命运线攥在自己的手里?”凰菱纱摇着头,微笑着说道。

  这种微笑之中,也有着一丝释然。

  她放过了所有人,更是放过了自己。

  而上官星月和苏倾城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彼此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因为,在来到这里之前,她们皆是做好了被回绝的准备。

  那个时候,凰菱纱的形象还是虚化的,在他们的心里,这位未曾谋面的星空皇族,几乎近似于掌管命运的神,与这样的人相见,双方的立场截然相反,不发生冲突,已是万幸。

  而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好的超出了上官星月和苏倾城的想象。

  凰菱纱接着说道:“更何况,我若继续执迷不悟,便要一直与我的孩子分离……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在过往近三十年时间里最后悔的事情,没有之一。”

  林然看了看自己的母亲,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那些命运牢笼,大部分都已经被我打破了。”

  在这个维度的星空之下,命运的线条已经崩得稀碎。

  母亲所在的星空皇族,那么多代人累积的努力,却尽数毁于他们最出色的后代之手。

  “这是你的选择,那些套在你身上的命运枷锁,本来就该打碎。”凰菱纱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睛里没有因对方的所作所为而流露出半点失落的情绪,反而充满了欣慰:“你的优秀,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林然说道:“妈,这一次我过来,还有一件事情……”

  “我跟你们去蓝星。”

  还未等林然说出真实目的,凰菱纱便直接说道。

  林然闻言,眼睛里涌现出了惊喜之意:“您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事了?”

  “时间传承者出了问题,我当然能够感受到。”凰菱纱轻轻说道:“我随你去,把那个孩子救回来。”

  林然立刻点头。

  他没有问救回秋水的概率是多少,母亲能够答应做这件事情,便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次回蓝星,您……还会回来吗?”林然问道。

  “这里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凰菱纱指了指宫殿前方的宏大建筑群,轻声道:“事实上,我确实是最后一名血统纯正的星空皇族,而这样的人,不可以再走出这个世界,不然,必是星空之祸。”

  听这意思……她要选择自我禁锢!

  凰菱纱的声音很平静,显然,是早就做了决定。

  林然闻言,眼中闪过了一丝落寞:“其实,可以不必如此的……您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态,那么,生活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他当然想要把自己的母亲带回蓝星去,哪怕父亲和她不可能再复合。

  凰菱纱摇了摇头:“不一样的,那些曾经受制于命运牢笼的人们,也不会轻易地选择原谅。”

  林然说道:“可是,您不主动说的话,没人知道您回蓝星……”

  “你要相信我,到那时候,即便我隐姓埋名,世界还会因我而乱上一场,我若回去,那些家伙不可能睡得安心,最终,只有自我放逐这一条路。”

  说着,凰菱纱轻轻握住了林然的手:“活至今日,我已经没有什么不甘心的了,我希望你也是如此。”

  唯有自我放逐一途!

  听了这句话,林然不禁有些心痛的感觉,但是,他知道,母亲所说的也是事实。

  她那么骄傲的人,如果再次面对那些星辰之上的责难,又怎么会一直忍让不出手呢?

  世界必然会因此而再度乱上一场!

  四人站在宫殿门口,宁州号星舰悬浮于上空,而四周目力所及之处,皆是跪满了密密麻麻的人们。

  他们的眼睛里,写满了热切与虔诚。

  林然岔开了话题:“我们此次回去的话,如果通过幽冥之门,大概需要七八个月……”

  “七八天吧。”凰菱纱说道。

  “什么?”林然的身体狠狠一震!

  随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这位老妈,是真正的规则掌控者!时间规则与空间规则,尽皆在其手中!

  凰菱纱说着,黑金色的大袖一挥。

  远处的天际线位置,一个巨大的黑色光环开始出现,渐渐成型,面积越来越大。

  这简直是终极形态的幽冥之门!却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看到此等神迹,那些跪拜着的人们,表情更加热切!

  就连林然也流露出了震撼的神情,他即便已经集齐了这么多传承,看似无所不能,却还是远远无法做到这般程度!

  从这里回到蓝星,居然只需要七八天,那无疑是把整片星空变成了自己的后花园!

  凰菱纱深深地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说道:“这就是对规则的理解,而除了我之外,最有可能掌握这种规则的……就是你。”

  林然的眼眸里透出了些许郑重,他说道:“我猜到了。”

  其实,严格来讲,在凰菱纱之后,他才是最后一个星空皇族……哪怕不是纯血。

  “我很高兴的看到,你是个善良的孩子。”

  凰菱纱对林然说了一句之后,便率先飘起,凌空走向了宁州号。

  十分钟之后,宁州号飞向天际,那巨大的舰体,渐渐没入了幽冥之门中。

  当舰体完全进入的那一刻,那巨大的黑色门户也随之消失不见,天空再度恢复晴朗。

  而下方的人们,仍旧久久跪拜,不愿起身。

  有些观念是根深蒂固的,无法在短时间内打碎,但是,这里的所有人都意识到,在不远的未来,当那个年轻的皇子接过皇位的传承之时,所有人的命运线条都将发生彻底的改变。

  也许,那时候的命运,就叫做——自由。

  ——————

  「PS:跟大家汇报一下近期在做的事情。

  1、过了个没码字的年,以往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我都还在写稿子,今年属实难得。

  2、之前完本的时候说要休息,喊得震天响,但也始终放松不下来,一直在看书,写了几篇番外,其他时间都在想着新书的情节,脑子是得放空一下。

  接下来还会有番外,期待新书能早日和大家见面。」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