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738章 38最终方向_亚人娘补完手册

首页
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亚人娘补完手册

第738章 38最终方向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费舍尔低头喘息着,身上触手一样的阿赞罗斯散发出的点点金光也开始变得黯淡,也象征着先前在他脑海之中留下重要信息的伟大神祇的隐去。

  在刚才祂触碰到藩篱的缺口时,阿赞罗斯的身影前所未有地明晰在他的眼前,给身为赐福者的费舍尔以指引。

  “祂不能直接给与帮助,否则会被藩篱外海洋的本体给发现并杀死。”

  “但海洋无法从外部直接击穿藩篱,藩篱是从内部被击穿的,海洋在藩篱破碎之后进入的意识同样会受到藩篱性质的影响。”

  “藩篱是可以被修复的,但只有一次修复的机会”

  “海洋已经找到剥离那宝贵性质的方法了。”

  费舍尔低垂着头,将这些好不容易从阿赞罗斯那里得到的讯息给牢记,但从阿赞罗斯的话语之中他还能分析出更多的信息

  蕾妮用月光搀扶着费舍尔向拉玛斯提亚祂们所在的地方飞去,而那边的三位神祇此刻也尽皆沉默,显然是在思索刚才费舍尔带来的讯息。

  “是从内部被击破的.也就是说,至少在一万年以前,转移之人来到这里之前终极就从内部被击破了.”

  阿涅巴托斯飞到了费舍尔的面前,抬了抬自己的眼镜,叹了一口气如此说道,

  “原来当时那个转移之人临走时说的话是这个意思啊”

  费舍尔微微一愣,他知道这群神祇现在所说的那个转移之人只能是亚人娘控了,他连忙抬起头来问道,

  “她说了什么话?”

  “她说,死神从你们犯下罪过开始就一直都在你我身边,而知晓祂存在的,要么早死,要么早逃.所以,拉玛斯提亚和赫鸦带走灵魂之海的时候,海洋的意识就藏在灵魂之海里了?可如果是这样,当时祂知道你们这样做了却不阻止?”

  “也有可能祂的确在灵魂之海中留了后手,但等祂发觉时灵魂之海已经被我们带入了藩篱封锁。但不管怎么样,那个转移之人肯定分析出了这一点。”

  “.她当时就知道击破藩篱的存在就在藩篱之内,但离开的时候却没有告诉我们,只可能说明她清楚,当时的那个存在可能正在监视她和阿赞罗斯,一旦说出来她就会死。”

  拉玛斯提亚如此分析道,但蕾妮却摸了摸下巴,看着费舍尔有一些担忧,

  “但现在费舍尔却说出来了”

  “是啊.”拉玛斯提亚的百相之容看向费舍尔,低声说道,“而这恐怕也是那个转移之人走后留下费舍尔作为后手的缘故,她确定,这句话由费舍尔说出来他并不会死,因为他身上有着那宝贵的性质,而且极有可能那性质在包裹它的费舍尔灵魂死后会烟消云散。”

  费舍尔垂了垂眼眸,嘲讽一笑,

  “阿赞罗斯刚才告诉我,海洋已经找到了剥离我的灵魂与性质的方法了。”

  “.”

  诸神都沉默下来,有一种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感觉。

  那可是海洋,似乎做到什么事情都可能。

  而费舍尔从始至终都知晓,他体内宝贵的性质是宝贵的性质,他的灵魂是他的灵魂。

  也许是亚人娘控制造了他这个没有前世的灵魂并将他包裹住了那宝贵的性质,因此形成了一个使得海洋绝对无法出手消灭的【安全牌】。使得海洋要得到的“目的”变作祂计划上的“障碍”,这便是亚人娘控的想法

  海洋的确被亚人娘控的计划所困囿,仔细想一想,当那个未来带着宝贵性质的灵魂出现在万年之前赫莱尔的面前时,祂可能就已经意识到亚人娘控的计划形成了一个时间线上的死扣。

  费舍尔摸着下巴,将亚人娘控的想法一五一十地梳理了一遍。

  这个世界的灭亡结局应该从一开始就被海洋所宣告了,诸神们犯下罪过将灵魂之海带走,用藩篱封锁世界开始创世,从那时开始,那击穿藩篱的海洋就已经蛰伏下来了。

  如果藩篱对祂也有效果,那么祂那时留在灵魂之海的后手应该不足以将几位神祇全部杀死将灵魂之海带回,所以祂选择了借刀杀人。

  祂将藩篱从内部击穿,尽全力制造了一个缺口,吸引了拉玛斯提亚祂们原本敌对的神祇力量前来,通过降下转移之人和补完手册进入诸神们无法干预的现实来从内部破坏这个世界

  而海洋应该从头到尾都一直掩藏下来坐山观虎斗,只需要在适当的时候推那群外神一把就好。

  只要届时藩篱破碎,外神们已经获胜开始开香槟的时候,以祂本体的强大,只要显身便能展开屠戮将灵魂之海取回。

  但在计划中途,拥有阿赞罗斯赐福的转移之人亚人娘控发觉了掩藏在暗处的海洋以及灭亡的真相,她找到了海洋所求的“至宝”,并将那至宝与她所制造的灵魂绑定,于是费舍尔诞生,并将之送到了现实之中,将之推到了现实的阵营,外神的对立面

  这便逼迫了海洋从幕后走出,最好的效果是让海洋为了防止费舍尔死去而开始对外神出手,减轻这个世界的压力;再不济,就算海洋不对外神出手,至少也能必然保证费舍尔这口对抗灭亡的利剑不会死。

  亚人娘控很会分析灭世预言的矛盾所在,她将看起来毫无区别的外来敌人细分成了两个阵营,一个其他外神,一个海洋,而又将被窃来的灵魂之海中的性质变成了友方

  走到现在,其他外神死的死封印的被封印,只剩下了梦幻以及海洋两座大山,而且诸神们有办法解决梦幻的污染,费舍尔也因为不会被海洋杀死的“安全身份”透露出了海洋同样受到藩篱影响以及藩篱内有潜伏力量的信息。

  也就是说,现在只需要将梦幻的污染清除、将海洋潜伏的所有力量给消灭再修补藩篱隔绝内外

  灭世预言就赢了。

  想到此处,费舍尔的呼吸都不由得加重,和其他诸神无法得知阿赞罗斯落下的讯息不同,费舍尔现在知晓的信息足够多,已经足以描摹出前进的方向,却也带来了很多疑点。

  首先,诸神们当时带走灵魂之海的时候是没有发现那宝贵性质的,而海洋是知道的。如果当时海洋就率先将这宝贵性质给取走保存,然后降下灭世预言,那亚人娘控就会无牌可打,压根赢不了海洋。

  嗯

  除非,那性质必须包裹在灵魂之海中,或者说,必须包裹在灵魂之中。

  但这也还是解释不同啊

  海洋是灵魂之主,祂只需要仿照亚人娘控制造一个全新的灵魂将性质带走就好,甚至还能如亚人娘控一样培养一个站在外神一边的存在,何乐而不为呢?

  或者说,祂留在藩篱内的后手并没有这样的本事,无法制造灵魂将之带走,可是那样的话,随便找一个灵魂之海的纯净灵魂包裹性质带走也行啊,为什么非要一个全新的灵魂

  而且,亚人娘控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在海洋这位灵魂之主的面前凭空造一个全新的灵魂

  她是怎么做到的?

  越想,费舍尔的大脑就越烦躁,就像是看一台构造极其复杂的机械或是看一道极其难解的数学题那样。

  他不知道这台机械的运作原理,却能使得它运转;它不知道这道数学题的解法,却能直接写出答案来。

  他无比确信,走到这一步只需要将梦幻和海洋的残留力量给清除然后再修补藩篱就能取胜,只是对亚人娘控的计划和海洋的行为原因感到迷惑

  “哎”

  费舍尔长出一口气,终究还是决定以实干为主,不管如何,先动起来再说吧。

  费舍尔抬起眸子,将自己分析得来的所有讯息同拉玛斯提亚祂们说了一遍。

  而拉玛斯提亚和阿涅巴托斯对视了一眼,一边思量着,拉玛斯提亚无奈一笑道,

  “这么一想,梦幻的事情倒还算是轻松的了?”

  “是啊是啊,海洋留下的后手.如果真的如你这样说,祂已经在藩篱内的世界潜伏了快两万年,几乎是从这个世界诞生开始就藏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要找到祂并清除祂何其困难。”

  不知为何,到此刻费舍尔的脑海中突然就想到了在灵魂之海上看到的那四个漩涡,他不由得疑惑道,

  “灵魂之海上的四个那么明显的漩涡,这么久了你们难道都没有察觉么?”

  几位神明对视了一眼,而阿涅巴托斯也对费舍尔解释道,

  “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以前可不止有这几个漩涡,所以我们也不可能往这个方向上想。”

  拉玛斯提亚也同时开口提醒,“你忘了吗,费舍尔,我的三个子嗣、那些神话种、那些混沌种是怎么诞生的?”

  费舍尔微微一愣,突然想起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是啊,那三位半神的灵魂并不是诸神创造的,而是取自灵魂之海中最强大的那几缕,混沌种更不必说了,就连那些较为弱小一些的神话种也是两位半神亲自去灵魂之海挑选的灵魂啊!

  “所以当时的灵魂之海上到处都是这样的漩涡,坑坑洼洼的。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灵魂轮回转世一次次冲刷、经过了漫长的洗礼又将那些漩涡一一填平,才变成如今你看到的那样。”

  就是因为神话种是这样被创造的,所以赫莱尔那个海洋化身才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圣域啊!

  “而现在,除开那个你离开之后形成的漩涡之外,还有四个无论如何都无法愈合的漩涡留在灵魂之海上.”

  蕾妮皱起了眉头,对费舍尔说道,

  “也就是说,那个什么海洋留下的后手有四个。”

  “而且有可能是蕴含着祂特殊力量的【四个化身】.”

  阿涅巴托斯抬了抬眼镜,睿智地说道,

  “就算藩篱能从内部被攻破,但我们用本体维持了终极不扩散这么久好歹也是知道它的强度的。能打破这藩篱的,如果是用蛮力,就必须是真神以死相搏的全力。要么就是,那化身蕴含了海洋本体的某一个权柄的力量,能以巧力或者那权柄的性质将藩篱击碎。”

  费舍尔点了点头,看着阿涅巴托斯那只小松鼠的模样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等一下,阿涅巴托斯神”

  “怎么了?”

  “你不是命运之神么.如果我没记错,世界树的命运织机就是你给她的,那你本体应该具有那种能纵横时间的权柄。哪怕不能如我那样穿梭时间,也应该可以观测时间内发生的事情才对。”

  还记得当时玛格丽特用命运织机回溯时间去找那群蛇人的麻烦的时候,费舍尔当时就在场体验过那种玄妙的感觉。

  如果只是阿涅巴托斯的造物都能这样做,祂的本体没道理做不到才对。

  阿涅巴托斯赞赏地看向了费舍尔点了点头道,“的确是这样,不过自从终极破碎之后我就开始这样做了,但海洋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一旦混乱的力量出现,我的观测就会失效,哪怕祂当时就在场你也什么都看不见.终极破碎、理想国、世界树死亡、龙廷魂灾.这些大事我全部都尝试过了,却一点破绽没露。”

  “这样么”

  一条路被封锁,费舍尔沉吟起来,阿涅巴托斯却显得十分乐观,

  “不过嘛,也能通过这种方式来确定一些事,例如那四个漩涡到底是不是海洋留下的四个后手。往回观测它们出现的时候,如果是你确定的归属于海洋的化身便能锁定,或者是无法观测的情况也能反证这一点。”

  “嗯,对了.”费舍尔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后又说道,“我还想看一看亚人娘控将我体内性质取走的时候。”

  “哦?没问题正好,你体内的性质和其他的权柄性质截然相反,不仅一点排斥都没有,还会让我的观测变得更加清晰,所以每次我用权柄看你的事情的时候都特别详细不如说是有一点过于详细了,就像是发生在我脸上一样。”

  阿涅巴托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一些苦恼地如此说道。

  闻言的费舍尔满脸黑线,鬼知道祂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但是,费舍尔.”

  就在此刻,沉默了片刻的拉玛斯提亚却开口了,使得费舍尔的注意力转回到了祂的身上,

  “虽然你将这些信息告诉我们并不会出事,祂现在暂时还没分离你的灵魂与你体内的性质。但祂也一定会知晓我们的下一步动作,清除梦幻的污染和祂留下的后手那祂必然不会坐以待毙,恐怕还会让我们下面的每一步变得极其困难,甚至于与梦幻暂时联手,让我们原本的计划失败。

  “尤其是你,费舍尔,如果祂能将你体内的权柄分离,那么这是否意味着祂能运用你体内的权柄。你当时能借用那权柄沟通阿赞罗斯的隐秘将整个夹缝隐藏,那么祂是否也能用这权柄隐藏或者毁坏藩篱?”

  这话说得担忧,只是提醒费舍尔一旦权柄和他的灵魂分离,那基本上就等于海洋胜利

  费舍尔思索了片刻,发觉的确如此。

  还是太无知啊

  海洋的一切手段、一切谋算都宛如埋藏在迷雾之中,而自己身为与她相处了如此之久的人却难以发觉其蛛丝马迹

  不过既然祂是冲着自己体内的性质来的,那便避免走到那一步就好了。

  “我明白了,我会小心这一点的。”

  “好那我和奥云会先为处理梦幻的事情做准备,阿涅巴托斯会带你和月亮去灵魂之海寻找你想要的讯息。等到一切准备完毕,你再将修补藩篱的具体步骤告诉我们吧.”

  拉玛斯提亚抬起身子来看向了身边庞大无比却一直沉默的神祇奥云,奥云似乎也会了意,转头慢慢走向了终极的方向。

  阿涅巴托斯笑着对奥云说道,“嘿,多亏了你的差事,我还能提前和奥云换班嘞你们到时候一定要看看祂的化身,可有意思了。”

  “嗡嗡嗡!”

  前方终极一阵金光闪耀,小小松鼠模样的阿涅巴托斯嘿嘿一笑瞬间消失不见,而从前方金光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串响着清脆铃声的空灵存在。

  费舍尔抬眸看去,却只看到了一阵仿佛没有发光源的光芒。

  氤氲的灵界黑暗之中,怎么看都觉得有光照向自己,可却又不知道那光从哪里来的,也没看到阿涅巴托斯的本体所在。

  蕾妮在一旁轻笑一声,轻轻握住了费舍尔的手掌,对他道,

  “别看了,祂的本体就是那道光,现在我们只能看到祂本体的一部分,只有从各个时间同时看向祂才能看到祂的真容.所以很幸运,祂是所有神祇中为数不多的不需要化身也能被直视的存在。”

  “嘿,的确是这样,在转移之人的故乡,我经常伪装成极光骗那里的人类”

  阿涅巴托斯的声音虚幻地传来,而光芒也在灵界之中换了一个角度传来,让费舍尔察觉到祂的移动。

  “那我们现在走着?”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