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179章 背锅甩锅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179章 背锅甩锅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179章背锅甩锅

  肥头大耳的游商胖子,没有立即离开赤水坊市。

  交易会结束后,他回到客栈里。

  次日,一名略微发福的花须老者,从客栈里出来,在坊市的摆摊区逛了半个时辰,买了两样价值不高的物品。

  花须老者,正是此前的游商胖子,二者皆不是他的真实面貌。

  尽管切换了身份,逃不过假丹真人的刻意盯梢。

  又过了两日。

  赤水坊市两三百里外。

  背着灰色箱笼的游商胖子,骑乘一只黑灰色的二阶飞禽,穿梭在云层间。

  除了陆长安和隐藏身份修为的假丹真人,没人发现他什么时候溜出坊市的。

  “这位道友可是游商?在下有一件出土不久的古物,正想找人鉴定出售。”

  云层间,迎面飞来一名身材魁梧的黑袍大汉。

  “抱歉,我不在坊市外与人交易。”

  游商胖子面露警惕,尽管黑袍大汉的修为才筑基初期。

  “阁下不妨看看,哪件物品……”

  “不必了!”

  游商胖子控制飞禽,准备绕开此人。

  “阁下如此不知好歹,莫怪某家强人所难。”

  黑袍大汉面色一寒,其身形陡然模糊,“唰”得一下,原地只剩一道残影。

  “筑基后期!”

  游商胖子面色大变,骤然感到一股筑基巅峰的灵压。

  呼!

  黑色的拳影,萦绕暴烈罡风,眨眼间轰至眼前。

  因为有警惕,游商胖子及时祭出一件极品防御的银色盾牌,弧形状的银色光幕,护在了身前。

  轰咔!

  银色盾牌猛烈一震,凝结的银色光幕瞬间崩裂,这件极品防御法器表面浮现几处裂纹,灵光暗淡至极。

  “不!你不是筑基期——”

  游商胖子惊骇,身形急退,在身上连拍两张符箓,皆是二阶顶级。

  一张防御符箓,一张遁符。

  他舍弃极品防御法器,让飞禽扑向黑袍大汉,自己在遁符加持下跑路。

  作为游商,独自在外行走,保命手段自是不俗。

  “想走?哪有这么简单。”

  此时,黑袍大汉身上隐隐散发丹力波动,肉身力量强劲。

  一拳打飞极品法器,又一拳打穿二阶飞禽的腹部,堪称摧枯拉朽。

  嗖!

  宛若一道离弦之箭,黑袍大汉快速接近遁符加持的游商胖子。

  真人级的法力波动太明显。

  因而黑袍大汉出手丹力尽量收敛,只有全盛四五成,配合肉身力量出手。

  确保击杀目标,不造成太大的动静。

  “这位真人,饶命!我愿意交出身上财物!”

  游商胖子绝望,求饶道。

  黑袍大汉不闻不问,操控一件极品法器飞刀,雪亮刀虹一闪而过,斩破游商胖子防御护罩,将后者从天空中斩落。

  嗖!

  就在这时,不远处飞来一道遁光,散发筑基后期的法力波动。

  “啧啧,杀人夺宝?竟然让我遇到了。”

  来者是一名头戴斗笠的青年,没有刻意躲避一追一逃的二人,颇为自信的样子。

  “这位道友,请出手搭救。啊……”

  游商胖子身体尚未跌落在地,被融合丹力的一刀,斩成了两截。

  “不对!这股气息?假丹真人——”

  待到靠近一些,斗笠青年面色大变,想也不想,掉头就跑。

  ……

  黑袍大汉隔空摄取游商胖子身上的物品,看向逃走的筑基后期斗笠青年,

  “晦气!”

  项景龙面色一沉。

  为避免显露身份和修为,他出手尽量收敛真人级的法力波动,否则干完一票就得换地,且会受到宗门的关注。

  不想,附近恰好有一位筑基巅峰的强手经过。

  看对方的法力波动,绝非散修之流。

  “既然让你见到,那就见者有份!”

  项景龙狞笑一声,索性不装了,身上丹力一震,急速杀向斗笠青年。

  斗笠青年,除了模样的差异,与卓师兄本人的修为气息一般无二。

  项景龙虽然隐藏了身份,但也不想留下第三者,准备干完这票换地方,低调一阵子。

  “假丹真人,杀人夺宝!梁国修仙界,竟有如此无耻之辈!”

  前面的斗笠青年,运转法力,大喝传声。

  “找死!”

  项景龙脸色阴沉,刚到攻击距离的极限,便操控极品法器飞刀,斩向斗笠青年。

  他此时隐藏了身份,只要不动用法宝,不被熟悉的修士目睹,便不会轻易泄漏身份。

  “前辈,请手下留情,在下只是路过——”

  斗笠青年慌忙祭出一柄黑伞法器,撑起一片浓厚的黑炎火罩,护持周身。

  这件极品法器,属于同类中的顶尖货,亦是“黑夜渔夫”曾经使用过的法器。

  一声爆响,黑炎火罩被攻破,火光劲风席卷十几丈。

  火光烟尘尚未消散。

  一道青影遁光,宛若天边流星,以惊人的速度掠向远方。

  “准三阶遁符!”

  项景龙面色微变,眉头凝起。

  他本人并不擅长速度,要追击拿下此人,恐怕要颇费周章。

  且可能再次节外生枝,真正暴露了身份。

  “假丹真人,杀人夺宝——”

  那青影遁光在飞遁中,传音发声。

  如此一来,项景龙更不好再追,毕竟在坊市周边,人多眼杂。

  “哈哈哈!能从‘贺某’手中逃走,算你小子的本事!”

  项景龙长啸一声,传音到数里外,而后调转方向,飞往偏远地域。

  ……

  “贺某?”

  斗笠青年面泛异色,确认那位假丹真人放弃了追击。

  他没想到,项景龙此次出手,如此谨慎。

  不曾暴露身份,也不曾动用自己的法宝。

  项景龙杀人夺宝,收敛法力,使用的是极品法器。

  如果不是他现身,即便附近有修士经过,只要不靠近,也会误认为筑基后期。

  不过,项景龙假丹真人的修为,最终还是暴露了。

  “不管伱是项景龙,还是贺元武。只要卓师兄在附近留过痕迹,与假丹真人曾有遭遇,这口锅便甩了出去。”

  陆长安通过“百幻面具”所化的斗笠青年,手握黑夜渔夫曾经的黑伞法器,在天空中急速飞遁。

  因为在坊市附近,途中难免有其他修士发现。

  他使用的准三阶遁符,也是卓师兄在宋温书手中获得的那张。

  法力气息,使用的法器,逃命的手段,皆是契合“死者身份”。

  ……

  两个时辰后。

  赤水坊市几百里外,一座悬崖下的蟒蛇洞外。

  陆长安伫立树荫下,注视蟒蛇洞的情形。

  因为卓师兄被下了禁制,洞内并未传来什么动静。

  吱!

  地岩鼠站在他脚边,好奇地看着。

  盏茶功夫后。

  陆长安确定,卓师兄已经彻底断了气。

  倒不是陆长安不想给卓师兄一个痛快。

  主要是此人身份背景不小,是离火宫核心长老的曾外孙。

  陆长安的前世,知晓一种死亡标记类的秘术。

  某些古老势力的嫡系,身上可能施加了此类秘术。

  一旦被某人杀死,便会在凶手的身上沾染气息,或者打下标记。

  其实,这种可能性在卓师兄身上出现的概率并不高。

  陆长安出于慎重,不想亲自动手。

  “没有异常……”

  又等了许久,陆长安心神融入九印碑,强大的神识,查看蟒蛇洞内的情况。

  呼!

  临走前,陆长安施展火系法术,炽热的火光将整个蟒蛇洞吞没,彻底的毁尸灭迹。

  做完这些,他重新调整身份,踏上返程。

  “距离当初‘黑夜渔夫’一战,过去近大半年。正常而言,卓师兄伤势已经恢复,只有假丹以上可杀他。”

  “时间、地点、人物,都与巫祁山撇清了关系。”

  回去的途中,陆长安简单梳理,确定此事没什么明显疏漏。

  ……

  梁国腹地。

  暗红色的滚烫岩浆上,矗立着一片恢宏,明亮的宫楼建筑。

  这里是梁国第一宗门“离火宫”的所在地,位于一片数百里范围的地下空间内,火灵气异常旺盛。

  离火宫山门,执法堂。

  一座庄严,森冷的殿宇内。

  叮咔!

  一名结丹初期,浓眉国字脸的铁衣中年,豁然摊开手掌,上面浮现一块碎裂的血玉。

  “东北方向,应是莫家的那片区域……”

  铁衣中年凝望手中的碎裂血玉,闭眸感应几息,得出初步结论。

  他脸上略显阴霾。

  这样一颗好棋子,竟然突然暴毙。

  沉思片刻,铁衣中年招手将一张传音符打出去,随后闭目养神。

  半日后。

  一名气质文雅的青衫男子,匆匆赶过来。

  “弟子宋温书,见过方堂主!”

  青衫男子恭敬行礼道。

  眼前的铁衣中年,乃是离火宫执法堂的副堂主。

  执法堂的堂主,由执法长老兼任。

  这位方副堂主,相当于元婴级大派执法机构的二号实权人物。

  “卓阳平死了。”

  铁衣中年语气平静,殿宇内却有种莫名的压抑感。

  “卓师兄死了?”

  宋温书面色一震,难以置信的样子。

  “卓师兄有法宝雏形,还有准三阶遁符,除非是真人出手……”

  确切的说,就是假丹真人要杀卓师兄,也要费些手脚。

  “以卓阳平的实力,不会死的毫无痕迹。”

  铁衣中年顿了顿,吩咐道:

  “温书,你私下调查此事,不要惊动门内其他人。”

  24号更新,估计在凌晨后。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