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194章 石化地龙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194章 石化地龙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194章石化地龙

  短暂的心动后。

  陆长安很快冷静下来,猜到黄龙真人的用心。

  “傅雪梅的伤势,只是刚脱离危险,实力十不存一。要恢复到巅峰,估计还得大半年。”

  “这么长的一段虚弱期,需要我日夜照顾,以养生功加快她的伤势恢复。”

  “在撤离到邻国的路途中,还要共同承担未知的追兵风险。这哪里是道侣,简直是免费的医师、保镖、兼保姆。”

  陆长安不得不佩服,黄龙真人这算盘打得很精。

  “就算熬过了这些。等脱离危险,抵达邻国,傅雪梅恢复结丹真人的全盛法力,我一介筑基散修,岂有自主权?届时好坏全凭她的良心,任其拿捏。”

  念及此处,陆长安彻底打消了念头。

  想想也是,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吃的软饭?

  当然,黄龙真人画大饼的同时,可能确实比较欣赏陆长安。

  傅雪梅将来兴许不会做得那么绝,真正以道侣身份待他,共享黄龙山的遗产。

  但是,陆长安没必要去赌。

  “真人一片好意,晚辈心领了。”

  陆长安叹声,也不能说得太直接,只得拿出以往可考证的理论来拒绝:

  “修仙界风云变幻,筑基期才堪堪站稳跟脚,没有结丹真人的法宝神通,经不起大风大浪。晚辈一人勉强维持道途,岂敢娶妻结道侣?”

  闻言,黄龙真人混浊的双目凝视他片刻,最终竟是点头赞叹:

  “以陆小友的修为和阅历,竟有这等观念。”

  “便是吾辈真丹修士,也是时常身不由己。在这浩瀚修仙界,不成元婴,终在棋盘中。”

  听到这番言论,陆长安心有戚戚焉。

  他前世是结丹大修,明白黄龙真人的这番话,是发自内心的感慨。

  随后的交谈中,黄龙真人只字不提结道侣之事,或许是知道陆长安看穿其中利弊。

  黄龙真人惊讶的发现,自己与陆长安相谈很尽兴,没有筑基期与结丹真人的天然隔阂。

  要知道,黄龙真人并非寻常的真丹修士。

  普通的结丹初期,中期修士,都要敬让他几分。

  “可惜,老朽时日不多,不能与陆小友深聊。”

  黄龙真人的眼神意味深长,隐隐察觉到陆长安大有来历,或者具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能与黄龙前辈这样的传奇结丹共坐一叙,陆某此生尚是第一回,与有荣焉。”

  陆长安微笑道。

  此世一百几十载,好不容易能与一位前世层次相近的结丹真人一叙,于他而言,也是一一种心理上的慰藉。

  黄龙真人又是将死之人。

  因而,在谈吐气质上,他没有刻意的收敛。

  ……

  “初临贵府,老朽看到那只玄水龟,修为成长非凡。曾听闻,陆小友获得玄水龟蛋时,生命体征弱,极可能是一个病秧子。”

  黄龙真人似有兴趣的道。

  “由此可见,陆小友在培养灵宠方面,有独门的造诣。”

  “只能说略有心得。”

  对此,陆长安早有合理的解释。

  “在下的养生功,较为擅长温养。再加上早年得到的一味天材地宝,机缘巧合下,才让玄水龟如此顺利的成长。”

  玄水龟的真实修为,常年收敛在一阶后期,寻常的修士看不出来。

  但是,近距离接触下,瞒不过眼光毒辣的黄龙真人。

  “陆小友,倘若你真有独门手段,或者是奇人隐士,还请救一救我的老伙伴。”

  黄龙真人忽然起身,言辞恳切,拱手一礼。

  他口中的老伙伴,自然是地龙兽。

  “真人莫要折煞晚辈!在下只是一位普通的筑基修士,绝非所谓的隐世高人。”

  陆长安哭笑不得。

  也就稍微显露点谈吐气质,便让黄龙真人有这方面的联想。

  不过,修仙界确实有这样的传闻。

  某些神秘老怪,因为不为人知的限制,或者目的,喜欢隐藏身份,游戏人间。

  天珩大陆《宇内奇人系列》中,就有相关的记载。

  其中有一个说法,化神期的传说大能,由于特殊的原因,不能轻易出手,甚至不愿意显露身份。

  至少,陆长安历经三世,都没证实哪里确切出现过化神期。

  “陆道友,不管是真是假,还请帮老朽一看。”

  黄龙真人说罢,从腰间取出一个灵宠袋。

  二人移步空旷的洞府正殿。

  随着禁制开启,灵宠袋表面荡漾一片土黄光晕。

  很快,一条通体石化,似鳄似蛟的异兽,呈现在陆长安的面前。

  “石化封印?”

  陆长安面露异色,打量几眼。

  在感应中,这只石化的地龙兽,心跳不存,生命气机近乎死寂。

  他将手掌放在石化地龙兽的体表,有种大理石纹理的冰冷触感。

  神识融入其中,才感应到微不可察的沉睡意识。

  “无力回天!”

  陆长安叹了口气,直接摇头。

  从某种程度上说,地龙兽的肉身几乎身殒,只是临死前用秘术封印身体,让身体不朽,保存残余的灵智和生机。

  仅凭他长青法力的疗伤能力,根本救不了。

  纵然施展长青秘术,消耗寿命,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毕竟,地龙兽的生命层次,远远高于他。

  这跟救当年的慕秀芸,难度不是一个级别。

  “陆小友真的没办法?”

  黄龙真人仿佛抱着一种侥幸心理,注视着陆长安脸上的表情细节。

  “此事若成,老朽必有重谢,愿以本命法宝做交易,并附加凝晶丹的一味主药‘七芯玄月花’。”

  为了增加说服力,黄龙真人祭出了成名法宝【黄龙山印】。

  凝晶丹的一味主药,封存在一个玉盒中,是一种罕见的三阶七芯奇花。

  陆长安心中一动。

  凝晶丹的主药,总共有三味,其中最罕见关键的一味,便是“七芯玄月花”

  恰好,他从卓师兄那得到的凝晶丹材料,凑齐了七成材料,最难搞的就是“七芯玄月花”。

  一旦得到此花,将来再炼制一颗凝晶丹,将没有真正的阻碍。

  至于黄龙真人的本命法宝,威力虽然强横无匹,但以陆长安的修为暂时用不上,且与功法属性不是很契合。

  “这株‘七芯玄月花’,尚差几十载满五百年份,可满足凝晶丹的主药需求。若是投入珍稀灵液,可加快其成长。”

  留意到陆长安的目光,黄龙真人补充道。

  “可惜,在下确实无能为力。”

  陆长安叹了口气,没有掩饰对凝晶丹主药的期望。

  纵然黄龙真人是将死之人,陆长安也不愿暴露长青功的秘密。

  除非他没有凝晶丹,还可尝试冒险。交易完后,必须迅速远遁,远离梁国。

  见陆长安的反应,黄龙真人基本确信,对方没有能力救治地龙兽。

  否则,面对结丹机缘,筑基修士难以抵挡诱惑。

  ……

  “姐姐……你醒了。”

  不远处的车厢里,传来傅冬喜极而泣的声音。

  黄龙真人收起法宝和凝丹主药,跟陆长安一起过去查看。

  “师……师尊,恕徒儿无能,没能保下黄龙山。”

  车厢内,傅雪梅睁开眼皮,面色苍白依旧,想起身却是浑身酥软无力,腹部处隐隐作痛。

  “大势难以违逆,你已经尽力了,先好生休养。”

  黄龙真人笑容和蔼,脸上皱纹有种龟裂的苍老感。

  陆长安在一旁没有吭声。

  傅雪梅一双空灵美目,却是看向他,欣然道:

  “陆道友,伱我上次相见,还是一甲子前。前些年,曾想与你见面一叙,却没有合适的时机。”

  大约十五年前,陆长安以程师弟的身份,曾与傅雪梅打过交道。

  彼时,甚至阴差阳错的为其“护法”。最终以劣质凝晶丹,交易正品凝晶丹,让傅雪梅成就品质垫底的真丹。

  “今日一见,陆道友青春不老,风度依旧,在巫祁山养龟种草,怡然自得,好叫人羡煞。”

  打量着容貌未变的白衣男子,傅雪梅仿佛回到六十几年前的黄龙仙城,在华丹师府上历经的那一幕。

  当年之事,违背本心,甚至让她的心境留下破绽。

  “傅真人谬赞!陆某一成不变,是为固步自封。哪里比得上傅真人,不仅美貌倾城如当年,成就真丹后,更是风华绝代。”

  陆长安虽然有恭维的意味,不过说得也是实情。

  傅雪梅年龄比赵思瑶小,结丹时间又比较早,因而看起来近乎一位二十岁的年轻女子。

  由于结丹修为的加成,其风采更胜当年。

  “雪梅在陆道友心中的印象,倘若有你口中所说的一成美好,小女子便心无缺憾。”

  傅雪梅苍白的雪颜,略微泛起一丝血色,唇间浮现若有若无的笑意。

  陆长安暗忖,莫非此女有某种敏锐的直觉,怀疑过当年的自己。

  “方才,是陆道友救了我?”

  傅雪梅话锋一转,猜测道。

  “姐姐,你怎么知道?”

  傅冬露出讶然之色。

  傅雪梅刚苏醒,在昏迷期间,根本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地。

  “在下只是得尊师指点,协助傅真人体内的秘药,将伤势稳定下来。”

  陆长安谦虚道。

  “陆道友救命之恩,恕雪梅不能起身拜谢。”

  傅雪梅表情庄重的道。

  在昏迷期间,她陷入黑暗的意识,曾感应到一丝苍青暖意,仿佛来自一尊长青古木,生生不息,与她的真丹遥遥呼应。

  “傅真人太客气了,黄龙前辈已经付过报酬。纵然在下不出手,您也能安然渡过此关。”

  陆长安明白,黄龙真人还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这次出手本质上是一次交易,谈不上救命恩情。

  黄龙真人给的三阶灵木,三阶傀儡传承,都是他所需。

  “陆小友,你的年龄好像比雪梅要年长一些?”

  黄龙真人忽然开口。

  陆长安点头,自惭道:“得道分先后,陆某痴长一些年岁,无法与傅真人相提并论。”

  “哈哈!陆小友不必自谦,你与雪梅早年便相识,一次亏欠,一次有恩,这等因果无法以修为境界的备份而论。”

  “师尊言之有理,陆道友不必句句以‘傅真人’相称,你、我应该平辈而论。”

  傅雪梅很快领悟师尊的意思。

  对此,陆长安到没有反对。平辈就平辈,反正吃亏的不是他。

  “雪梅,这等因果,于你姐弟而言,堪比再造之恩,你应当称陆道友一声大哥。”

  黄龙真人表情严肃,语气加重。

  傅雪梅怔了一下,空灵孤寂的美目,落到陆长安脸上,轻声道:

  “见过陆大哥。”

  虽然不知道师尊这么做的用意,但傅雪梅对此并无排斥。

  让一位真丹女修这般轻柔敬称,而且还是当年高不可攀的地灵根天才傅雪梅。

  陆长安只觉头皮发麻。

  “使不得,使不得。”

  他略显慌乱的样子,大概猜到黄龙真人的意图。

  瞥了一眼空谷幽兰,气息虚弱的真丹女修。

  暗忖道:今日就算是称爹,这小龟峰也不能留你过夜。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