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210章 宝库空间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210章 宝库空间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210章宝库空间

  这一刻,在场众修屏住呼吸,凝神盯着露出一条缝隙的金铜大门。

  陆长安站在众人身后,隐隐嗅到一丝陈旧的药草味道。

  “莫非是储存药草丹药的库房?”

  胡真人胡须微微抖动,目光精亮。

  这座宫楼的六扇大门,很可能对应六个类别的仓储宝库。

  第一个破解的如果是药房密库,那运气则是不错。

  “陆小友,还请出动傀儡一试。”

  胡真人和谭真人短暂交流,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和迫切。

  越是这种关键时刻,越是不能急。

  “陆某的探查傀儡已经用完,之后使用的傀儡价值更高,这些损失……”

  陆长安犹豫着道。

  “放心!在秘境损耗的傀儡,我和谭真人会全额补偿你。稍后进入药房宝库,可让你多挑选一样。”

  胡真人爽快地保证道。

  “希望真人遵守承诺。”

  陆长安点了点头,取出一具二阶后期的重甲傀儡,操控其来到金铜大门前。

  重甲傀儡手掌用力,将金铜大门缓缓推开,随后踏步进入。

  其身影很快被夜明珠般的室内光亮吞没。

  六角宫楼本身的材质和阵法,具有隔绝神识的效果。

  便是真人,在外面也无法探寻。

  “的确是一座药库。”

  陆长安作为傀儡师,与傀儡之间存在着联系,可以接收到一些基本的信息反馈。

  不多时,重甲傀儡去而复返,拿回一个空置的药篓。

  “不错。”

  谭真人大喜,身形化作一道残影,飞快掠入宝库中。

  “谭真人!”

  胡真人面色一变,本来计划让一名筑基修士进去一探,没想到谭真人抢先冲了进去。

  谭真人实力最强,如果让他率先拿到最重要的机缘,那可就被动了。

  谭真人进去后,并没有触发禁制。

  见此,胡真人也闪身进了药库之中。

  长发纱裙的卫姑娘,紧随其后。

  筑基巅峰的高鼻梁青年和筑基中期的花甲老人,站在门外,没有进去。

  二人时刻关注着陆长安和师仙子。

  自从进入遗迹后,两位真人不允许陆长安和师曼容单独行动。

  毕竟,遗迹内还有一些未探索的危险区域,放任二人行动,难保不会引发不可控的变数。

  “陆道友不进去看看?”

  师曼容有些意动,发现陆长安站在原地没动,表情懒散的样子。

  “不急,急也没用。”

  陆长安笑了笑。

  师仙子若有所思。如果实力不够,纵然抢先拿到稀世的珍丹大药,也很难保住。

  “陆道友,这次开启的阵门,与琦真人当年临时破开的完全不同。”

  趁着两位真人在药库里搜查,师曼容传音道。

  “哦,你的意思是,当年破开的阵门,不在这六个之列?”

  “对!琦真人更早发现这处遗迹,在妾身之前,已经探寻了一段时间,可能掌握了我们不知道的关键信息。”

  师曼容颔首道。

  二人只是短暂交流了一下。

  陆长安在外面放风,让地岩鼠跟随师曼容,一起进了宝库。

  地岩鼠嗅觉更灵敏,通过与它的灵宠契约,陆长安了解到药库内的大致情况。

  药库内部的空间,比从外界估测的更大。

  其内分为若干区域,陈列了数以百计的药柜,从地面往上叠加,延伸几十丈高。

  然而,九成以上的药柜,都是空空如也。

  先进入的两位真人和卫姑娘,倒是找到了一些药材和装有丹丸、药剂的瓶瓶罐罐。

  然而,大多数的药材都已枯萎、腐化。

  少数的药材和丹药在禁制作用下,保存的相对完好,但药性却大大流失。

  “筑基丹?可惜药性流失了大半。”

  卫姑娘拿着一个玉瓶,倒出里面色泽暗淡的丹药,遗憾的摇头。

  在这座药库里,二阶丹药比较常见。

  偶尔能看到三阶丹药和药材。

  这种情形,陆长安早有心理准备。

  这处上古遗迹,作为避难所或者备用的宝库,应该是很早就被弃用了,在漫长岁月中被遗忘。

  在撤离前,此地便于携带的珍贵宝物,多半被主人带走了。

  哪怕有秘密保存的宝物,应该藏在暗处,而不是位于这么显眼的库房里,被假丹修为的三阶阵法师攻克。

  ……

  经过半日的探索。

  两位真人脸上的失望之色愈发明显。

  倒不是没有收获。

  在药库里得到的一些药材和丹药,哪怕算上药性的流失,也是一笔难得的财富,卖个数万灵石很轻松。

  偌大的药库,才探索不到一半。

  可是,这与两位真人的心理预期,相差甚远。

  他们要的是可让假丹能更进一步的机缘。

  在修仙界,存在着让假丹顺利化去的天地灵物,乃至人为炼制的珍稀丹药。

  这在如今的修仙界极其罕见,在更早的年代,相对容易获得一些。

  从现有的情况看,这座被遗弃的药库,不可能有那等珍贵之物。

  “贼鼠!给本真人留下妖丹!”

  忽然,一声春雷般的厉喝,从宝库里传来。

  吱吱!

  地岩鼠慌乱的飞窜出来,嘴里叼着一颗暗紫色的椭圆球体,约莫成人拳头大。

  “三阶妖丹?”

  陆长安神识一扫,看出此物的来历。

  由于妖丹蒙尘,暂时看不出具体的来历和品质。

  妖兽的内丹,往往可作为炼丹的材料,在上古遗迹的药库里出现也算正常。

  “陆小友,让伱的灵宠交出三阶妖丹。”

  谭真人语气不善地追了出来。

  地岩鼠将妖丹交给陆长安,畏惧地躲在主人身后。

  陆长安拿着妖丹,初步鉴定,应该是三阶中后期的大妖所留。

  可惜妖力流失严重,并非土属性。

  “陆小友,这不是你该拿的东西。”

  胡真人也从宝库里出来,许是没达到预期,面色阴郁,语气显出不满。

  “陆某没记错的话,胡真人刚才承诺过,会弥补在下傀儡的损失。进入药库后,也能多挑选一样物品。”

  陆长安拿着妖丹,慢条斯理地道。

  胡真人表情一滞,解释道:“那是两码事!等遗迹探索得差不多,再一起结算补偿。”

  “陆某挑选此物,有何不可?”

  “三阶妖丹的价值,自然不能简单的抵作一份。”

  胡真人轻笑道:“要不这样,这枚妖丹你和谭真人都有一份,先由老夫保管。”

  “也行。”

  陆长安想了想,将妖丹抛给了胡真人。

  两位真人现在心情极差,此刻若是闹翻,便要提前开战,不利于他的计划。

  胡真人接过妖丹,用神识探查,露出一抹喜意。

  血脉和品质好的妖丹,在修仙界属于战略资源,可与真丹修士和宗门势力交易有助化丹的稀缺灵物。

  吱吱!

  地岩鼠蹭着陆长安的衣服,似有些委屈的模样。

  陆长安摸了下它的脑袋,投去安慰的眼神。

  其实,这枚妖丹由于属性不契合,对地岩鼠助益不算特别大。

  它只是对自己的成果被夺,表达不满。

  “陆小友,你可去药库里,再自行挑选一样物品。”

  胡真人收起妖丹,慷慨的道。

  陆长安没有拒绝,和地岩鼠一起,又去了一趟药库。

  此时,药库才探查了三分之二。

  陆长安的神识,阅历,乃至地岩鼠的嗅觉,对于获取高价值的物品,具有外人不知的优势。

  半个时辰后。

  陆长安在药库的最上层,找到一个黑色药罐,略一辨认,不动声色的就收进了储物袋。

  两位真人留意到这一幕,不甚在意。

  这药库里,凡是丹丸药剂,药性都大大的流失。

  陆长安得到的黑色药罐,哪怕是罕见的三阶大药,其价值也不会多高。

  ……

  经过一整日,药库才探索完毕。

  尽管没达到预期,但收获的价值颇为可观,两位真人的脸色有所缓和。

  陆长安跟师仙子使了一个眼色。

  师曼容领会,主动与胡真人交流接下来破阵的思路。

  “你是说,这座宫楼上,可能存在一个暗藏的阵门?”

  胡真人抬头,看向六角宫楼的顶部,那里悬浮着一对光环,中心有一颗蓝色晶体球,释放着彭湃的灵力光辉。

  “妾身的猜测,这六个阵门护持的区域,这般显眼,应该只是寻常的库房。真正的宝库,应是藏在暗处。”

  师仙子有理有据地分析道。

  “六个阵门,首尾相连,并未发现暗藏的阵门……”

  胡真人面露疑惑,陷入思忖。

  “咦!六个阵门的中心,应该是阵眼所在?阵眼隐藏的极深,被六个阵门拱卫掩护,如果存在暗藏的阵门,那么只可能在……”

  胡真人脑中灵光乍现,与师仙子探讨片刻,有了初步的结论。

  师仙子清眸流转,似有所悟。

  “诸位,请靠后一些。”

  胡真人和谭真人传音交流了几句,对五名筑基修士道。

  陆长安面露异色,跟师仙子等人一起,退后了十几丈。

  只见,位于前方的胡真人,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古朴生锈的铜质令牌。

  “半年前,在遗迹的一具尸骸下方得到此物,不知用途,毫无反应。”

  胡真人表情郑重,暗忖道。

  他手握铜质令牌,看了一眼后面的几名筑基期修士,面露犹豫。

  “胡道友,你的猜想若是属实,最好不要让外人尝试,兴许机会只有一次。”

  谭真人传音道。

  “胡道友若是不敢,不如让谭某冒险一试。”言语间,显出敢当为先的胆魄。

  “谭真人不通阵法,还是让胡某来吧。”

  胡真人叹了口气,终于做出决定。

  谭真人面带微笑,倒没有硬争,这种尝试也是有风险的。

  作为假丹真人,前路渺茫,若是遇到可能再进一步的机缘,不少人愿意一试。

  胡真人手握古铜令牌,置于袖袍中,悄然注入丹力。

  令牌仍然没反应。

  胡真人闭上眼睛,脸上泛起惊喜之色。

  通过令牌,他感受到隐藏的第七个阵门,位于六角宫楼的中心之上。

  “六个外阵门,破了一道,正是最好的突破口。”

  良久后,胡真人睁开眼睛,精芒一闪而过。

  不待谭真人询问。

  他往前踏出一步,祭出破禁珠,朝着金铜大门上方已经破开的阵门空隙打去。

  破禁珠化作一道扭曲的黑白光束,掠过阵门后的阵法破绽,激荡起一片蓝红光焰。

  轰!

  六角宫楼上方的阵法光澜,破开一个大窟窿。

  大窟窿另一端,呈现出一片异域般的浮光掠影,投射在胡真人的眼中。

  那番景象,被混乱的阵法光芒掩盖,后方的修士看不真切。

  “难道是一处人为开辟的小空间?作为上古遗迹的密库所在?”

  陆长安遥遥打量那个大窟窿,虽然看不清里面的光景,却察觉到空间重叠的迹象。

  类似的气息泄漏,与青冥秘境开启时有点像,不过要弱很多。

  “不愧是资深的三阶阵法师,比当年的琦真人更加稳定精准,一击破开要害。”

  师曼容将个中细节牢牢记住,暗自感叹。

  ……

  “阴阳水……精品凝晶丹……”

  胡真人惊呼出声,眼中透出狂喜,在碎裂的阵法光辉下,面庞明暗不定。

  他振奋不已,运起护体法罩,手握古铜令牌,飞往那处阵法光澜的大窟窿。

  古铜令牌闪烁红色微光。

  胡真人周围的阵法光澜,凝结出一片蓝白交织的大网,呈旋涡状将其笼罩。

  “胡真人,小心!”

  谭真人瞳孔一缩,立即挥动事先准备的法器金绳。

  唰!

  金绳宛若一条金鳞游蛇,刹那间缠住胡真人的腰部,往后方一拽。

  光影一闪。

  胡真人矮小的身体,被拽了回来。

  定睛一看,谭真人心头发寒。

  他手中极品法器的金绳寸寸断裂。

  拉回来的胡真人,竟是一具焦黑的尸体。

  “还好老夫反应快,若是被那阵法陷阱吞没,十死无生……”

  心有余悸的沙哑声音传来。

  唰!

  那焦黑的尸体,化作一个黑炭化的稻草人。

  面色苍白的胡真人,从碳化为粉末的稻草人下方站起身来。

  “替命承伤的奇物?”

  陆长安目露异色,这类神奇的道具,在前世的大坤,也就见过两回。

  当然,此类保命的道具,往往有一定上限。

  刚才若非谭真人出手,胡真人也难逃一劫。

  “胡真人,刚才的景象是怎么回事?你说的‘阴阳水’、‘精品凝晶丹’是否真的存在?”

  谭真人呼吸紧促,忍不住问道。

  “老夫刚才破开的阵法窟窿,另一端通往一处独立小空间。在那里,老夫看到上古园林的风光,还有一个个被光罩盖住的石台。”

  “光罩石台?”

  在场众修的心神被牵引。

  “每一个石台上,都漂浮着一样宝物,并刻录了名称和用途……”

  胡真人低声陈述,随后的内容,则被谭真人布下的隔音罩屏蔽。

  “胡真人,看你刚才失态的样子,我怀疑是受幻象影响。”

  谭真人直言道。

  “幻象?如果真是幻象,‘清醒’过后,老夫自能分清。可刚才的景象,完全是亲眼目睹,找不到破绽……”

  胡真人服下丹药,摇着头道。

  “二位真人。”

  隔音罩外,陆长安往这边过来。

  “你有何事?”

  两位真人交谈被打断,面色不虞。

  陆长安察觉到两位真人越发冷淡的态度。

  上古遗迹攻克到这一步,他和师仙子的利用价值,所剩无几了。

  “胡真人,在下好心提醒一下,您刚才感应暗藏阵门,所用的那块令牌……”

  陆长安压低声音道。

  声音虽小,其余人都听到了。

  “令牌?不好!”

  胡真人反应过来,面色骤变,下意识往身上一摸,并没有找到。

  “令牌不见了?”

  两位真人和几名筑基修士,目光不由投向六角宫楼破阵的地方。

  “胡真人,你先疗伤,谭某帮你找找。”

  谭真人好心道。

  说罢,率先往那边走去。

  胡真人怎么坐得住?

  忍着伤痛起身,转身追向谭真人。

  便在这时,他感应到一丝隐晦的灵气波动,心头莫名一寒。

  嗤——

  一道无影针芒,散发近乎法宝的凌厉气息,从胡真人背心到胸口,一穿而过。

  “唔……”

  胡真人身体僵住,艰难的回头,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