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226章 初临三年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226章 初临三年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226章初临三年

  时间飞逝,两三年过去。

  初临荆国修仙界的陆长安,在五福商会的“清沙湾夏族”,低调安然的修行,除了炼丹的本职,极少与外人交涉。

  他常年待在秋风岛道场,几乎不怎么外出。

  不知不觉,夏氏家族的修士,习惯了他这位来自邻国的筑基期中年丹师。

  相比刚来的一两年,夏族高层对陆长安的戒备和监督,降低了不少。

  几个月前,夏族高层邀请陆长安参加族内的重要议事。

  陆长安果断拒绝,理由是这与签订灵契的炼丹职责无关。

  陆长安来荆国,是为谋求稳定的修炼道场,安然过渡到筑基后期巅峰,寻求结丹。

  对于五福商会和夏族内部的事,陆长安缺乏兴趣。

  况且,夏族高层的邀请,很可能只是一个试探。

  “起!”

  这一日,秋风岛府邸的炼丹室内,陆长安手指掐诀,施展开炉法门。

  嗡!

  面前丈许高的双耳紫铜丹炉,灵纹闪烁,散发炽热气息,鼎盖忽然颤动,被一道灵霞平稳地冲开。

  伴随浓郁的药香味,三颗晶莹饱满的紫色丹药,从热浪中飞出,落到了陆长安的手心。

  陆长安审视手中的三颗丹药,其中两颗表面有四条道纹,代表二阶下品的丹药品阶。

  剩余一颗,有三条半道纹,属于劣品丹药。

  当然,劣品丹药并非不能用,只是药效差些,杂质更多,也可能蕴含一定的丹毒。

  “小明,你把这三颗镇心丹,送到库房去。”

  陆长安将装好丹药的药瓶,递给身旁药童打扮,肤色白净的方脸少年。

  夏明成,是协助陆长安炼丹的两名药童之一。

  炼丹,不仅是技术活,还是持续性的体力活。

  许多高品质的丹药,不是三五天就能搞定的。

  因而,辅佐炼丹的药童,对于每位专职丹师,是不可或缺的。

  只有这样,丹师才有时间去修行,不至于被明显耽误。

  陆长安炼制一些难度或价值不算太高的丹药,会将中间稳定的步骤,那些枯燥的时间,交由药童去看守。

  如此,他可以节省精力,药童也能得到指点和锻炼。

  “是,吴丹师。”

  药童夏明成接过丹药,恭敬地退去。

  夏明成虽是药童的名分,其本人实则是一阶中品的丹师,算是陆长安的半个弟子。

  在炼丹天赋上,夏明成也是超过陆长安。

  “这两三年,积累的炼丹机会和经验,超越过往二十年的闭门造车。”

  陆长安此时的炼丹技艺,比之来荆国前,精进了不少。

  好多年前,他就成了二阶丹师。

  由于天赋所限,练手的机会远不如专职丹师,此后多年炼丹技艺几乎是停滞不前。

  到了夏氏家族,陆长安练手的机会太多了,材料都是由夏氏家族或者五福商会提供。

  炼制的丹药种类,同样超过以往。

  这种环境下,陆长安的炼丹技艺,总算有所提升。

  晋升二阶中品依旧困难,可至少能感受到技艺的进步。

  陆长安主要是帮夏族炼丹,其次是五福商会的部分炼丹任务。

  在名义上,陆长安是五福商会的成员,签订的灵契也是如此。

  实质上,他属于夏族的外聘修士。

  毕竟,陆长安修炼所需的道场,灵米资粮,以及炼丹的酬劳,都是由夏族提供。

  而且,三年前在九辰商会的灵舰上,夏族与陆长安签订灵契,支付了九辰商会一笔灵石。

  包括购买二阶灵契,也是一笔开销。

  “不过,夏族和五福商会提供的炼丹材料,大多是不太珍贵的普通品类。”

  像是筑基丹,二阶的破阶丹药,陆长安从来没炼制过。

  缺乏相应的练手机会,陆长安炼制此类丹药,成功率和品质难有保证。

  五福商会有品阶更高的二阶上品丹师,由于年老力衰,精力不足,主要负责炼制重要的丹药。

  像是普通的二阶丹药,交由陆长安,或者其它家族的丹师。

  ……

  陆长安走出炼丹室,步入幽静的园林庭院。

  “吴丹师,这是少主近期从商盟搜集的情报。”

  清柔的少女声传来。

  身着素裙的夏文月,刚不久飞回秋风岛,敛衽躬身,将一枚玉筒递给陆长安。

  入驻秋风岛,陆长安只要了两个药童的名额。

  夏文月是另外一个药童。

  且兼任侍女,打理岛上的俗事,包括接人待物。

  她从小是病秧子,有丰富的药理知识,走的是药师一道,类似巫祁山的叶飞。

  药师一道,侧重药理,囊括医术毒术,但基本的炼丹技艺也少不了,只是没丹师那么专精。

  “嗯,你先下去休息。”

  陆长安接过玉筒,看了一眼玉颜苍白,气喘吁吁的夏氏少女。

  仅仅是在族内飞了一段距离,便显得吃力。

  陆长安入驻秋风岛两三年,夏文月便一直是病态苍白的娇颜,眉间笼罩轻烟,给人一种愁思感。

  即便身体羸弱,夏文月的容貌气质,在夏氏家族堪称一绝。

  为了留在秋风岛,夏文月甘愿当侍女。

  除了辅佐炼丹,还要打理岛上的许多事,包括端茶倒水,打杂跑腿。

  偏偏此女身体病弱,法力不济,有些吃不消。

  某一次,夏文月在岛上劳作时,直接晕倒过去。

  陆长安见此女本分,吃苦耐劳,性情不作妖,对其感观不错。

  在一次心情不错的闲聊中,陆长安好心提了一嘴:

  “小月,你体性寒弱,似乎有什么病根。吴某在医道略有涉猎,可以帮伱瞧一下。”

  陆长安这个提议,除了一部分好心,也是出于好奇。

  他的神识探查过,竟然看不出夏文月身上病根的缘由。

  他不禁怀疑,此女是否有特殊体质。

  那则需要法力接触,进入体内的深入检查。

  出乎预料的是,陆长安的一片好意,竟被少女拒绝了。

  “多谢吴丹师好意,小女子的病弱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母亲生前曾请三阶药师看过,无法得到根治,只能通过药剂稳定阴寒之气,勉强维持修行。”

  “这些年,文月已经知足,对此不抱有更多奢望。”

  彼时,夏文月看了一眼圆脸黄须,面部略泛油光的中年男人,委婉的拒绝了好意。

  陆长安自然不会热脸贴冷屁股。

  即便有些好奇,略感蹊跷,此后再没有提及这个话题。

  他估摸着,如果换成陆长安的原本面貌,结果可能会不一样。

  陆长安以百幻面具伪装的身份,继承他人的外貌气质,形象谈不上丑和猥琐,但多少点中年男子的油腻感。

  ……

  “梁国修仙界,四分之一的灵脉道场,被金阳宗阵营攻克?如今,有更多的梁国修士,逃往中立的荆国……”

  回到房间,陆长安查看玉筒中的情报信息。

  入驻秋风岛的两三年,他虽然没怎么外出,却保持着对梁国修行战争的关注。

  荆国商盟的消息渠道很广,五福商会的修士,每年都要去梁国一两次。

  陆长安便托夏族的少主夏名曲,给自己带回梁国修仙界的战争情报。

  同时,他很想知道,上古遗迹的消息是否走漏。

  陆长安不好直接询问,便找个借口,说关心黄龙仙城周边的情况,让五福商会帮忙留意一下。

  “依然没有上古遗迹的消息。可以确信,遗迹的消息至少没大范围走漏。”

  “师仙子成为三阶阵师,几年时间,至今安然无恙。她离开遗迹前,应该处理了首尾,没有暴露最核心的秘密……”

  陆长安得出基本的结论。

  他身上的玄木葫藤,涉及元婴级以上的重大机缘。

  如果真走漏了这等核心秘密,三阶阵法师的身份,也保不住师仙子。

  若是寻常的洞府,遗迹。

  师仙子晋升假丹,成为三阶阵师,身份媲美真丹,完全可以罩住。

  现如今,师仙子在梁国修仙界算是一号大人物。

  一年之前,五福商会带回的情报中,对于这位在黄龙仙城周边新晋的三阶阵师,有简单地提及。

  值得一提的是。

  五福商会与梁国的御兽周家,有些许的生意往来。

  其中的部分情报,还是御兽周家的修士提供的。

  “烽国的金阳宗那边,至今没有传来悬赏‘乌龟符师’的消息。莫非,当年的慕九安一伙人,将此事隐瞒了,并没有引来金阳宗的追究?”

  对于另外一个隐患,陆长安同样有所留意。

  他只能肯定,小小一个乌龟符师,没有进入金阳宗高层的视野。

  如果是重要的悬赏人物,会被元婴级宗派跨国悬赏。

  “目前看来,这两个隐患没什么大问题。”

  陆长安思忖道:

  “将来,我或者地岩鼠其中之一结丹成功,就不足为虑了。甚至不必隐瞒身份,能够以陆长安的身份在荆国之地正常的修炼。”

  看完情报,陆长安心境越发安定。

  在五福商会提供的三次情报里,从未提过“乌龟符师”。

  乌龟符师的名号,只是在梁国修仙界略有知名度,一旦跨越修仙国,基本就无人知道这号人物。

  除非是黄龙真人那样的人物,具有一定的“传说度”,即便在邻国,也被部分修士知道。

  或者如师仙子这样的三阶阵法师,会被烽国高层、荆国商盟的情报关注。

  陆长安猜测,夏氏家族的修士,前两年肯定查过“吴凡”的身份。

  调查后的结果,或许会怀疑陆长安用了化名。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只要陆长安对夏族没有坏心,老实炼丹即可。一个偷渡避难的筑基中期,又能翻起多大的浪花?

  短期内,陆长安不担心自个的真实身份曝光。

  一来,跨国调查,五福商会的影响力非常有限。

  逃往荆国的修士不在少数。混乱的战争背景下,消失一个筑基期不要太正常。

  二来,外界没人知道,陆长安有二阶丹师的造诣。

  即便有心人联想到乌龟符师,但二阶丹师、筑基中期的修为,就可以排除陆长安了。

  正常来说,筑基期隐瞒修为,很难瞒过夏族的假丹老祖。

  ……

  夜晚十分。

  陆长安遣退夏文月,独自一人去了秋风岛府邸下方的地下室。

  在秋风岛,两名药童住在外围搭建的住房里。

  陆长安的府邸和背后的深潭,处于准三阶阵法的笼罩范围。

  地下室的下方,有一条秘密隧道,与府邸后方的那口深潭相连。

  这条隧道,是刚到秋风岛的几个月,地岩鼠偷偷挖掘的。

  玄水龟,平日里就住在隧道另一头的深潭里,没人时就出来冒泡,有修士过来就潜到下面去。

  由于明、暗两阵的遮掩,秘密隧道和玄水龟至今没有被夏族修士发现。

  而且,陆长安让它伪装成普通的灵龟。

  吱吱!

  一只毛发斑黄的鼠妖,顶开隧道的暗门,在前面给陆长安带路。

  斑黄鼠妖,看形体外貌,是一种名为“黄岩鼠”的常见品种,与地岩鼠算是近亲血脉。

  这是地岩鼠修习易形术的结果。

  由于血脉相近,便是御兽师也不容易识破。

  平日里,它以黄岩鼠的身份,二阶中期的修为,待在秋风岛的府邸内,负责劳作和镇守。

  有阵法遮掩,地岩鼠只要不外出撞上夏氏族长“夏鸿羽”,就没什么问题。

  片刻后。

  顺着隧道,陆长安来到另一端的深潭。

  在深潭之地,有一座阵法遮掩,隔绝水流的石屋。

  哗啦!

  玄水龟载着陆长安和鼠妖,屏蔽水流,进入潭底暗藏的石屋。

  石屋内,脚下是干湿适中的土壤。

  一个硕大的瓷缸,立在土壤表面。

  瓷缸里装满五色土壤,种植着一截枯萎的葫芦藤。

  正是陆长安从上古遗迹带出的玄木葫藤。

  瓷缸的底部,破开了一个窟窿;缸底的五行土与湖底的土壤接触,与“地气”相连,不再是无根之萍。

  虽然不算真正的落地生根,但也具有近似的效果。

  陆长安将玄木葫藤,放在此地生长,自然有一番考虑。

  其一,这口深潭,与地脉相连,灵气活跃,地气旺盛。

  其二,借助深潭的天然地理,结合准三阶阵法的暗阵,以及幽影石打造的隔绝材料,隐蔽性好。

  其三,玄水龟在深潭里居住,可以常年照看。

  陆长安忙的时候,玄水龟施展云雨术,帮忙浇灌玄木葫藤,维持其生机。

  玄水龟非常乐意干这个活。

  “将玄木葫藤放在此地生长,比我带着外出,更为隐蔽难寻。”

  陆长安在前世阅历的基础上,曾对玄木葫藤反复推敲,甚至略作推算。

  结果,他得到一个结论。

  玄木葫藤,具有屏蔽天机和推算的能力。

  当然,陆长安前世并不精通推算,只是略得皮毛,以筑基后期修为发动的推算,效果很是鸡肋。

  陆长安靠近枯萎的葫芦藤,观察片刻,不禁摇头。

  那葫藤在潭底与地气相连后,并没有明显的生长迹象。

  玄木葫藤自从被带出遗迹,陆长安能做到的,仅仅是维持其生机。

  若是付出寿元,施展长青秘术,可以感受到玄木葫藤的生机有极小幅度的攀升。

  兴许,投入大量寿元,有逆转生长的可能。

  然而,陆长安怎么舍得用大量的寿元,去赌一个未知的结果?

  就算要稍加尝试,至少得晋升真丹,寿元大幅度增长才行。

  ……

  “走吧。”

  陆长安一挥手,将种植葫芦藤、装有五行土的大瓷缸收进储物袋,暂时断去与地气的相连。

  接下来,他准备外出一趟,为地岩鼠谋划结丹。

  玄木葫藤放在此地虽是隐蔽,但主观上还是随身带着更安心。

  只要有五行土和长青法力的滋养,便能维持葫藤不枯死。

  “三年时间,取得了夏氏的初步信任。不宜再拖了……”

  陆长安拍了一下地岩鼠的脑袋。

  随后,他通过秘密隧道,返回了秋风岛府邸的地面。

  次日上午。

  陆长安主动拜会夏族的少主夏名曲,说出自己的来意。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