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231章 结丹灵物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231章 结丹灵物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231章结丹灵物

  “相比三年前的灵舰之旅,方道友修为分毫未进,口气倒是大了不少。”

  陆长安轻笑道。

  他和方钟都是梁国修士,曾在九辰商会灵舰上比邻而居,对酒畅谈,关系不错。

  下船后,二人分道扬镳。

  方钟加入实力更强的新月商会,成为该商会的镖卫打手。

  论待遇和处境,其实还不如陆长安。

  “吴道友,既然你执意阻拦,莫怪方某下手无情。”

  方钟面色淡漠,周身紫红灵光大涨,散发筑基后期巅峰的灵压。

  呼!

  他掐指一弹,几颗深邃的火焰光球,膨胀至水缸大,势若烈炎流星,砸向陆长安和夏盛兰。

  “吴道友小心!此人斗法委实厉害!”

  夏盛兰面色苍白,出声提醒,运用残剩的法力,催动受损的法袍。

  轰!嘭嘭……

  陆长安祭出的银盾极品法器,灵光骤然黯淡,被打得险些掉落。

  陆长安略露讶异,方钟的斗法战力,比他预料中更强,不愧是上过修仙战场的宗门修士。

  “哼!”

  方钟看似杀向陆长安,身形忽地一个模糊,下一刻便出现在夏盛兰身侧数丈外。

  一柄黑色长矛,缭绕诡异蓝烟,迅猛一击的刺向夏盛兰。

  “不……”

  夏盛兰花容失色,由于面临筑基中期精瘦青年的追杀压制,身受重伤的她,已是无力躲闪。

  “铛”的一声。

  一块褐黑色的矿石,几乎是同时飞过来,击中黑色长矛的尾部。

  咔!

  二阶上品的褐黑色矿石,应声碎裂。

  那黑色长矛的飞行方向,出现明显偏转,至少掉转四十五度。

  噗!

  那筑基中期的精瘦青年,身体巨震,不由僵住。

  他茫然的低头,看向洞穿胸口、缭绕诡异蓝烟的黑色长矛。

  “方钟……你……”

  筑基中期的精瘦青年,吃力的转头,怨恨的目光盯视方钟。

  蓬!

  胸腔内脏腑炸裂,剧毒发作,精瘦青年的尸体跌落而下。

  “这……怎会如此!”

  方钟面色难看,瞪大眼睛,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他阴晴不定的看向陆长安。

  这种离奇的画面,方钟第一感觉是巧合。

  但陆长安扔出的矿石,精准截住他的黑矛,至少有一定的预判。

  否则,在他占据先机的情况下,筑基后期都难做到这一点。

  “方道友手刃队友,莫不是要转投五福商会?”

  陆长安在短暂的惊愕后,抚须而笑,一脸畅快。

  方钟留意到他的表情,听到嘲讽之言,显得异常恼怒。

  “一起受死!”

  方钟厉喝一声,操控黑色长矛,破空杀向陆长安。

  他再度身形一闪,正面杀向虚弱重伤的夏盛兰。

  陆长安理解他的心思,在折损一个同伴的情况下,务必要完成任务。

  夏盛兰元气大伤,法力不济,仅能勉强发挥筑基初期的实力。

  筑基后期巅峰的一击,足以轻松灭杀。

  斗法的地点,离清沙湾夏族比较近,时间有限。

  陆长安咽喉鼓动,法力大涨一截,再次祭出银盾法器。

  铛!

  这一次,银盾稳稳挡住威力更强的黑色长矛。

  “服用秘药,法力增长近乎筑基后期?”

  方钟察觉到陆长安的变化,心头一沉。

  在挡住黑矛的同时。

  陆长安弹指打出一张二阶上品的护法,形成一片水幕墙壁,协助夏盛兰,挡住方钟的正面攻击。

  便在这时,清沙湾的方向,隐隐传来破空声。

  方钟面色大变,望着法力大涨,几乎比肩筑基后期的陆长安,知道大势已去。

  “吴道友区区一介散修,竟有这般斗法能为?方某看走眼了。”

  方钟冷锐的目光,在陆长安脸上定格一瞬。

  经此一战,他意识到陆长安的不简单,绝非梁国修仙界的普通修士。

  嗖!

  方钟放弃追杀夏盛兰,催动秘法,身上血光荡漾,以近乎假丹真人的速度逃遁。

  ……

  “方道友,念在当年灵舰上相识一场,吴某放你一条生路。”

  陆长安平淡的声音,传到方钟的耳中。

  飞行中的方钟,听到这警告之言,心头一凛。

  他并不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过了一遭。

  陆长安没有杀他,出于两点。

  其一,他与方钟同为梁国修士,没有真正的仇恨,只是立场之别。

  其二,陆长安在五福商会的身份,是筑基中期的丹师。

  服用秘药,增幅法力,与筑基后期过过招,且占了便宜,这已经算是很了得。

  筑基中期与后期的差距本就大。

  要留下方钟这样的后期巅峰,得要有假丹级的实力。

  便是当世天骄,也做不到筑基中期时,拥有假丹真人的战力。

  噗!

  夏盛兰终于支撑不住,口中溢出血迹,一袭蓝裙的高挑身影,摇摇欲晃的往江面坠去。

  “夏姑娘。”

  陆长安脚踏遁光,飞身过去,将夏盛兰抱住。

  吱!

  地岩鼠不用陆长安吩咐,钻进长虹江里,收取精瘦青年尸体上的战利品。

  “吴道友……”

  夏盛兰躺在陆长安怀中,眼皮挣扎,感受到陌生男修的体温。

  陆长安听到远处的破空声,可不想夏盛兰昏迷在自己身上,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届时少不了一番解释。

  他取出两粒丹药,一颗疗伤,一颗回元,给夏盛兰服下。

  另一只手掌贴在夏盛兰背部,以法力引导丹药的效果。

  这一世,陆长安成为二阶丹师,长青法力善于疗伤,在医术一道算是略有心得。

  片刻功夫。

  一只二阶上品的飞舟,载着三名筑基修士,抵达斗法的现场。

  夏盛兰恢复少许法力,秀丽的脸颜仍是苍白一片,浑身无力。

  “永叔!名曲……”

  夏盛兰此时还依偎在陆长安怀中,秀丽白皙的脸蛋微微一红。

  她身体酥软无力,想动用法力,却牵动内伤,不由娇吟一声。

  夏名曲和父亲夏永中相视一眼,表情略显怪异。

  好在,陆长安亲自将夏盛兰送到飞舟上盘坐疗伤,化解了尴尬的气氛。

  ……

  “盛兰,伱为何伤成这样?”

  回去的路上,夏盛兰伤势稳定,气色略有好转,夏永中开口问道。

  此时,陆长安已经知道夏盛兰的身份。

  此女是夏族外嫁出去的女族人,按辈分算是夏名曲的堂姐。

  说是外嫁,其实是与五福商会实力排名第二的辛家联婚。

  “我这次从辛家回来,是有重要的消息向族长汇报。”

  “结果,在接近清沙湾的路途中,遭遇两名筑基期的截杀。其中那名筑基后期,端是可怕……”

  “盛兰耗尽保命手段,元气大伤,眼看在劫难逃。幸遇到回族的吴丹师,得其相助,坚持到援兵赶过来。”

  说到这里,夏盛兰向陆长安投去感激的目光。

  陆长安身为当事人,自然免不了回答一些询问。

  “吴某服下一颗乌玄丹,法力增长一截,堪堪能与筑基后期周璇。也是运气好,那方钟的攻击手段,竟然误杀其同伙……”

  陆长安的陈述,回溯当时的情形,得到夏盛兰的确定。

  夏氏的筑基修士,除了对陆长安不错的斗法实力略感惊奇,倒也没有多想。

  陆长安作为二阶丹师,有增幅法力的丹药,也是合情合理。

  回到清沙湾。

  夏永中父子,私下与陆长安交谈片刻,表达感谢之意。

  “吴丹师今日救下盛兰,我夏族欠你一个人情。往后,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

  夏永中是五福商会的会长,郑重许下承诺。

  “夏会长客气了。”

  陆长安顺手救人,得到夏族的人情许诺,达到了心理预期。

  陆长安对夏族以及五福商会,也是有某方面需求的。

  稳定的修炼道场,炼丹练手,这只是最基本的需求。

  地岩鼠凝丹的场地,可以考虑用夏族的准三阶灵脉。

  陆长安将来结丹,需要向商盟内的仙城,申请使用三阶灵脉;若有商会的协助和背书,则要容易得多。

  再不济,陆长安未来提前毁约,离开五福商会,抵消这份人情,没有任何亏欠。

  ……

  返回秋风岛,陆长安让地岩鼠潜心闭关,调整状态。

  地岩鼠已修至二阶巅峰,修为进无可进。

  这个阶段,主要是调整自身的精、气、神状态。

  状态与心境圆满,则有助凝丹。

  地岩鼠闭关的几个月。

  陆长安还要筹划两件事。

  第一,确定地岩鼠凝丹的场地。

  凝丹的场地,夏氏家族的准三阶灵脉,或者雪狐商会提供的特殊灵脉场所,都可以考虑。

  后者的效果,可能稍微好一点,但差别不会很大。

  陆长安倾向于夏氏家族。

  主要源于了解,夏族的信誉口碑,陆长安看在眼里。

  夏族欠他一个人情,正好可以用上。

  如果找雪狐商会,陆长安还要倒欠一个人情,或者付出相应代价。

  第二,结丹灵物。

  地岩鼠有了煞元丹,对标凝晶丹,修炼场地也不缺。

  唯独缺少提高成丹品质的结丹灵物。

  确切的说,缺的是上乘的结丹灵物,比如陆长安曾经与天枢道人交易的天净水。

  普通的结丹灵物,陆长安在梁国修仙界的时候,曾谋到一物。

  只是,效果微弱,聊胜于无。

  “上乘的结丹灵物,价值不低于凝晶丹,甚至更稀缺。”

  几个月时间,陆长安曾悄悄潜出清沙湾,伪装不同的身份,去附近的仙城碰碰运气。

  结果,在他的预料中,并没有上乘结丹灵物的下落。

  陆长安的那份天净水,是为自己准备的,未来几十年都没把握弄到第二份。

  “时也命也。”

  陆长安长叹一声。

  地岩鼠是二阶上品的变异血脉,拥有煞元丹,根基和实战都不错。

  如果有上乘结丹灵物相辅,成就真丹有不小的希望。

  否则,只能保底假丹,争一争真丹,成功率低于三成。

  ……

  这一日,伤势初愈的夏盛兰,来秋风岛拜访陆长安。

  “夏道友请进。”

  陆长安从府邸内迎出来。

  今日的夏盛兰,淡妆浓抹,一袭冰蚕留仙裙,让原本中上的秀丽姿容,增添一抹惊艳的气质。

  “吴道友不必客气。妾身今日过来,一是送上谢礼,二是过来看看文月姑姑。”

  夏盛兰容光明艳,腮间浮现一抹淡红。

  倒不是此女娇羞,而是妆容上自带的微淡腮红。

  “让夏道友破费了。”

  陆长安稍加推辞,接过一个礼盒。

  寻常筑基期送的礼物,不可能让他惊喜,主要是一份心意。

  一袭素裙,弱柳扶风的夏文月,进入正殿,准备为二人沏茶。

  夏文月虽然身子弱,脸色苍白,但论容貌仍是超过夏盛兰不少。

  “文月姑姑,让我来。”

  夏盛兰眸含笑意,接过夏文月的活计。

  夏文月在族中的辈份很高,但让筑基期的夏盛兰这般对待,倒是让陆长安意外。

  陆长安索性让夏文月坐下,与夏盛兰一起闲聊。

  有夏文月搭桥牵线,夏盛兰很自然与陆长安拉近关系,气氛融洽。

  日落前。

  夏盛兰告辞离去,夏文月将她到秋风岛的边缘。

  “盛兰,你是不是喜欢上吴丹师?”

  夏文月迟疑的道。

  这次登门拜访,她发现夏盛兰有意与陆长安拉近关系,刻意展示自身的魅力。

  夏文月认为,夏盛兰作为外嫁的有夫之妇,这么做有违妇道。

  “喜欢?还好吧。”

  夏盛兰歪着头,想了下,不太确定。

  她的脑海中,浮现吴丹师圆脸黄须的中年男子模样,至少不讨厌。

  吴丹师英雄救美,夏盛兰感激不尽,难免有些好感。

  只是,这种好感并不能与爱慕挂钩。

  “文月姑姑,有些事你不懂。”

  夏盛兰叹了口气,脸上泛起苦涩。

  “我与辛之靖只是名义夫妻,家族联婚。这些年,夏、辛两族在五福商会内的矛盾日益增加,我与他的夫妻关系,早就名存实亡了。”

  “嗯,是我误会了。”

  夏文月回想夏盛兰的经历,为家族承担了那么多,很是不容易。

  “不!你并没有误会。”

  夏盛兰留下一句话,飞离秋风岛。

  ……

  数日后,地岩鼠出关,精气神状态调整至最佳。

  陆长安来到地下室,与地岩鼠见面。

  “从周家那里得到的妖兽凝丹法门,你已经消化?”

  “嗯,这是你的结丹之物。”

  陆长安将煞元丹、两瓶丹药、一片芭蕉叶,交给地岩鼠。

  吱吱!

  地岩鼠双目绽放光量,张口将这些结丹之物吸入腹中,随后兴奋的蹭着陆长安,表达喜悦和感激。

  “可惜没给你找到上乘的结丹灵物。”陆长安遗憾的道。

  地岩鼠怔了一下,犹豫着张嘴,小心吐出一块色泽暗黄的晶体。

  “结丹灵物,玄黄晶!”

  陆长安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看向地岩鼠。

  玄黄晶,这是与天净水同层次的上乘结丹灵物。

  “不错,你竟然知道自备结丹灵物!”

  陆长安摸着它的脑袋,露出赞许之色。

  地岩鼠的结丹灵物,从何而得,陆长安有大概的猜测,但是并未追究细问。

  地岩鼠相伴一百多年,经常给陆长安收拾战利品,其中有筑基期,有假丹真人,包括烽国修士。

  此鼠嗅觉灵敏,去黑雾山脉历练过,在上古遗迹里也待过几个月。

  加之常年待在地下,也可能寻到机遇。

  见陆长安没有责怪自己私藏,地岩鼠松了一口气。

  吱吱!

  它开心地挥爪比画,蹭着陆长安的储物袋。

  “哦?我身上还有适合你的结丹灵物?天净水可不能给你。”

  陆长安摇着头道。

  他没有贪图地岩鼠的玄黄晶就不错了。理论上,不同类型的结丹灵物,也可以叠加效果。

  地岩鼠挥爪,摇着脑袋。

  “不是天净水?那还有什么。”

  “嗯,难道是——”

  陆长安脑中灵光一闪,不由拍大腿,自己竟然忽略了那样天地灵物。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