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318章 白衣再现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318章 白衣再现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318章白衣再现

  陆长安面露思忖,独自一人出关。

  哗啦!

  洞府水池边,一袭洁白素裙的云玲,抿动粉润唇瓣,眼眸没有焦距的发呆,小脚丫不经意的划着水花。

  “徐先生,您出关了。”

  云玲眸光清亮,眉线轻扬,起身盈盈一礼。

  她下意识看向陆长安身后,不禁有些失望。

  “大龟还在闭关,修习灵兽秘术。再等等……”

  陆长安看出她的心思。

  数年前,云玲突破小境界,顺利踏入筑基中期。

  “嗯。”

  云玲星轻应一声,尽管心里担忧,却没有多问。

  跟大龟亲密接触这么多年,她难免有所察觉:

  大龟的灵性,蕴含奇异滋养的水泡浴,不像寻常的水箭龟。

  她肌肤的细腻水嫩,胜过少女时期,根骨体质,乃至柔韧性,也越来越好。

  连玄音阁的女修,都十分羡慕,向云玲请教保养心得。

  砰砰!

  地下密室,玄水龟头部撞着大门,发出声响,以示不满。

  其墨绿深邃的目光,不再是单纯的憨萌,隐隐泛起一丝暴躁和煞意。

  近期,陆长安不让它与云玲见面。

  原因是,玄水龟施展的水系法术,以及妖力波动,蕴含阴煞寒意,重水神通的特性。

  在不能控制血脉天赋,施展纯净无害的水系法术前,不能与云玲见面。

  若是以往的玄水龟,想做到这点很难。

  须得精准的掌控血脉之力,才能维持纯正的水箭龟或玄水龟形象。

  然而,才过三个月。

  玄水龟出关,能够控制蜕变的血脉能力,施展纯净的水木系法术。

  陆长安测试过,玄水龟的攻伐能力,至少达到天品血脉的平均水准,战斗力比以前不知强多少。

  有得亦有失。

  玄水龟的治疗滋养能力,下降了两三成。

  但仅限于人类修士,对妖兽不变。

  对玄天葫藤的滋养能力,反而有提升。

  “大龟!”

  云玲眼角湿润,笑靥明动,欣喜的张开手臂。

  大龟的体积太大,她只能将其头部抱在胸前。

  玄水龟眼中的暴躁情绪,安定下来,乖巧伸头,亲昵的蹭着。

  些许的水渍,浸湿了少女的裙衫。

  云玲精致白皙的俏脸,水润透红,意识到不妥,便脱了鞋子,盘腿坐大龟的背上。

  陆长安一袭青衫,负手而立,暗暗点头。

  血脉提升后的玄水龟,受先天浊气的影响,性情有所变化。

  经过几日观察。

  陆长安确认云玲的陪伴,安抚,有助玄水龟的心理成长。

  地岩鼠那边,倒不用操心,性情并无大的变化。

  地岩鼠的土遁天赋,土系法术,速度,近战搏杀,都有小幅度提升。

  此外,它比以往更善于隐匿,遁入地底或者伏击时,难以被察觉。

  以往的地岩鼠,只是后天学习隐匿,常年运用。如今,则是多了这方面的天赋。

  ……

  又过了一个月。

  玄水龟的状况,稳定下来。地岩鼠也没有表现出异常。

  陆长安这才放下心来。

  先天浊气,对大多人类修士甚至是有害的。对妖兽虽有好处,可难免有些负面影响。

  这日,陆长安将云玲单独叫过来。

  “铃儿,我和大龟准备回一趟卫道盟。许你回家一年半载,与阿婆、兄长团聚。”

  陆长安说着自己的安排。

  云玲点头应诺,每过两三年,她会回一趟河源绿洲。

  方镇死去多年,离火宫后裔最大的威胁不复存在,开始在外宗盟区域稳步发展。

  陆长安曾经修行的山水庄园,如今建立了一个名为“段氏”的修仙家族。

  或许是出于保护,又或者是其他考虑,云婆婆并没有让云氏兄妹改姓。

  三日后。

  陆长安带着云玲出发,乘坐一件质朴,低调的车辇法宝,暗青色的车厢,隔绝外界的风沙。

  飞出数千里后,一名头戴面纱的青裙女子,中途加入车辇法宝。

  陆长安与青裙女子相视颔首,并未发言。

  云玲只能看到朦胧面容,除了身段姣好,无可挑剔,容貌气质并不出众。

  车辇法宝,抵达河源绿洲上空的云层。

  云玲欠身一礼,与陆长安道别。

  临别前,她不禁又看了青裙面纱女子一眼。

  “小玲这个丫头,真是越来越水灵,后天丽质的根骨,竟有如此成长。妾身都想收她当亲传弟子了。”

  直到云玲离开,青裙女子才开口,珠落玉盘的声音,仿佛萦绕着美妙弦乐,让人怡然心悦。

  看似普通的青裙女修,竟是外宗盟第一结丹女修的霓月仙子。

  “她已入了符道,没有精力修习音律。”

  陆长安面无表情的道。

  青裙女子“扑哧”一笑,“妾身只是试探之言,看你像护宝似的!露出马脚了吧?”

  “徐大修,莫不是想提前栽种,培养一位绝代佳人。日后等妾身人老珠黄,再取而代之……”

  霓月仙子眼波柔媚,似有幽怨的嗔道。

  “霓月阁主如今被誉为风元国第一美女,就这般没自信?”

  陆长安轻笑道。

  他不好养成这一口。

  从投资回报的角度看,养成的性价比很低。

  成长的过程中,需要投入大量时间、财力,其间还要呵护,抵挡一些窥视者的麻烦。

  最终成功,说不定会便宜他人,被摘了桃子。

  譬如霓月仙子,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这等琴心通明的绝代佳人,数百年才得一见。

  因此,陆长安当年对夏文月没有投入太多,将其送往更高,更广阔的舞台。

  一个月后。

  车辇法宝离开风元国,穿过无尽荒漠,临近卫道盟的地界。

  陆长安不由注视霓月仙子的面纱。

  “徐大修请放心,妾身定不会暴露身份,也不会擅自行动。这次陪同前往梁国,只是想重温故地,顺便找找柳清妍的下落。”

  霓月仙子嫣然浅笑,保证道。

  说罢,她又施展秘术,在面纱上加了一层禁制。

  陆长安这才满意的点头。

  ……

  几个月前,陆长安推算到昔日有所羁绊的故人及晚辈,寿元接近大限。

  其中一人,更是不到半年寿元,眼下快到弥留之际。

  陆长安决定回一趟梁国。

  所为之事,不限于此。

  还有另外两件事。

  其一,三阶后期的傀儡,涉及的高阶珍稀材料较多,当前还差一些。

  陆长安财力是不缺,但凑齐完整材料,需要的时间很长,某些罕见材料得碰运气。

  如此进展,还是有玄音阁和星月商会相助的情况下。

  仅限外宗盟一片,局限性较大。

  正好卫道盟在停战期间,那边高阶仙城,元婴势力更多,有助于搜集材料。

  第二件事,玄天葫藤的痕迹,隐患。

  以陆长安元婴期的眼界,分析当日的玄藤之变,想到一界中可能不止自己这截葫藤。

  枯萎玄果落地后,其它的玄藤或许也有机会。

  不过,他拥有的葫藤,吸收了玄天遗物的养料,优势应该更大。

  当年从上古遗迹核心的神秘空间,得到玄藤,师仙子说用阵法撬动,令其崩毁坍塌。

  后来,这处遗迹被梁国金阳宗为首的宗门封锁,只有宗门弟子,可以进入其中历练,探宝。

  陆长安早年修为不够,没有机会再进入。

  如今实力神通大涨,他想再次与师仙子确定,进入遗迹核心,排查可能存有的线索痕迹。

  理论存在的可能性很低,这么做只是为了安心。

  师仙子,正是寿元接近大限的另一个人。

  她稍微好点,寿元还有七八年。

  假丹真人,正常可以活到三百来岁。

  师仙子筑基期时,被假丹真人在识海种下禁制,后来取巧勉强破除,受到反噬,一度失忆。

  那样的遭遇,让她寿命有所折损,后续只能结成假丹。

  进入梁国后。

  陆长安并未第一时间去找师仙子,而是飞往翡月湖的方向。

  霓月仙子早已知晓陆长安的身份,月华般的清眸,凝视下方物是人非的梁国大地,心绪起伏。

  途经巫祁山的时候。

  陆长安稍有停顿,神识扫过下方的小龟峰。

  关巧芝的陵墓尚在洞府外,被戚氏一族尊为祖母。

  年过一百六十岁的戚风,筑基中期巅峰修为,已是五十多岁的白眉老者模样。

  这般年龄修为,已然无望结丹,哪怕是假丹。

  陆长安从白眉老者身上,依稀看到这一世义父“怒江帮”帮主戚惊云的影子。

  而今,小龟峰成为戚氏一族,及镖卫队的灵脉驻地。

  戚风买下小龟峰两百年的使用权,分两次支付,未来灵石充足,可以彻底买断。

  有如此优待,一方面是金云谷的额外照顾。

  另一个是机运使然。

  在前些年的魔道战争后半段,各大宗门消耗海量资源,抚恤伤亡者,一度急缺灵石。

  因而便宜处置,租售一些产业,通过延长租赁期限,获取更多的灵石储备。

  陆长安离开不久。

  白眉老者的戚风,拆开一封书信,看完其中的内容,低叹一声。

  那位筑基老祖,曾念在陆爷爷的情分,对他有所照顾。

  不多时,戚风带着资质最好的孙子,赶往翡月湖。

  ……

  翡月湖慕家,月心岛腹地。

  一座风景秀丽的洞府前,汇集了不少慕氏族人。

  这些慕氏修士,来自慕家元老一代,与李二青那一脉没有关系。

  自从李二青逝去后,再经历魔道战争,慕家日渐衰退,不如当年鼎盛期的一门三筑基。

  而今的慕家,只有两位筑基修士,其中一人寿元已达大限。

  慕家老祖洞府前的修士,大多面带愁容哀色。

  就在这时,一道强大气息的遁光,直奔翡月湖。

  无形的丹力灵压,让慕家修士动容,抬头仰视。

  遁光的主人,是一位头戴高冠的中年假丹真人,不苟言笑,有种上位者的威仪。

  “见过李真人!”

  “拜见雪梅山李氏老祖!”

  慕家众修,齐齐见礼,神态恭敬。

  慕家当代家主‘慕长秀’,筑基初期修士,急忙从洞府内迎出来。

  他是慕冰芸留下的唯一子嗣。

  “李真人造访,翡月湖蓬荜生辉。”

  慕长秀身着白色长襟,文雅俊朗,风度翩翩,此刻却受宠若惊的模样,朝着上方的遁光,深深鞠躬一拜。

  眼前的高冠中年,正是雪梅山李氏的老祖——李聪仁。

  李二青正传后裔中,历史上第一位真人。

  “长秀老弟,不必这般重礼。”

  李聪仁语气温和,挥袖摆手。

  论辈分,李聪仁和慕长秀同辈,前者要年长一些

  李聪仁的遁光落下,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随行,分别是筑基期、炼气八层。

  两个年轻人,都是李聪仁看好的子孙。

  “李真人请进。”

  慕长秀恭谨的抬手,请李聪仁三人进入母亲洞府。

  在场的慕家老修士,目视家主恭维陪笑的卑微姿态,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一百多年前,慕家两脉分裂后,何曾料到今日。

  慕家短暂几十年的强盛后,开始走下坡路。

  自立门户的雪梅山李氏,诞生假丹真人,成为梁国修仙界名震一方的修仙家族。

  等到慕冰芸逝去,周边势力觊觎翡月湖的现有产业。

  如今,慕家反而要巴结雪梅山李氏,希望通过联婚,得到雪梅山李氏的庇护。

  这也是慕长秀受宠若惊,毕恭毕敬的原因。

  “唉,早年二青老祖的骨灰,就不该分一半给雪梅山李氏!坏了慕家的风水!”

  一个苍老快要入土的慕家老人,在远处观望着这一幕,有种捶胸顿足的懊恼和不忿。

  那位失踪的龟真人,当年的插手行为,实在是偏袒!

  “世间沉浮,潮起潮落。真以为半罐骨灰,可以决定翡月湖的气运……”

  一个云淡风轻的声音,在慕家老人的耳边响起。

  “谁?是谁在说话?”

  慕家老人打了一个激灵,四下张望,空无一人。

  他喘着气,跌倒在地,惊魂不定。刚才的声音,仿佛只是幻听。

  ……

  月心岛,慕家老祖洞府。

  “冰姨状况如何?”

  李聪仁问道。

  “快不行了,气血干枯,虚不受补。只剩最后一丝法力吊着……”

  慕长秀语气低沉,有些哀伤,但并非万分悲痛。

  因为,慕冰芸活到了二百一十岁,家族正在筹备喜丧。

  几人来到慕冰芸的寝殿,压低声音。

  “娘亲,李真人来了。”

  慕长秀来到母亲的床榻前,躬身轻唤了一声。

  床榻上,躺着一个满头银发的女修,其面容却维持在四十岁左右模样。她画着精致的妆容,配合姣好的五官轮廓,乍然看去,仿佛一位逆转时光的睡美人。

  看到这一幕,李聪仁愣了下,不由想到上代的某个传闻。

  他抬手示意两个年轻后辈噤声。

  听到声音,银发女修艰难睁开眼帘,疲惫无力的眼神,看到李聪仁时,隐隐闪过一丝失望。

  “聪仁,等我走了,劳烦你……”

  慕冰芸勉强与李聪仁聊了几句,便又合上眼睛。

  她太虚弱了,凭着最后一丝执念坚持。

  李聪仁转身,叹了口气。

  他能看出,慕冰芸尽管是喜丧的结局,可临终前郁郁不欢,心底终究有着那么一丝遗憾。

  刚才,慕冰芸似乎有什么想问他,却没开口,好像缺乏勇气。

  李聪仁知道冰姨想问什么,那是他也想知道的答案。

  那位的生死踪迹,在梁国修仙界是一个迷。

  “陆……陆叔……”

  背后,忽然传来惊呼声,慕冰芸苍老的声音,语调拔高了几分。

  李聪仁、慕长秀四人,不由回头看去。

  只见慕冰芸颤抖的枯白手掌,抓着空气里的什么。

  沉寂浑浊的双眼,如同点亮的蜡烛,泛起一抹明灿。

  仿佛重归当年小龟峰上,那个婉约孤清的侍女。

  然而,在四人眼中,慕冰芸床榻前,就是一片空气,什么都没有。

  “慕老祖弥留之际,出现了幻觉?”

  李聪仁随行的两名年轻男女,目光相视,眼神交流着。

  只有假丹修为的李聪仁,面色豁然一变,张了张嘴。

  他的神识,察觉到一层无形的透明涟漪,隔绝着外界的感官。

  透明涟漪内。

  一道熟悉的白衣背影,伫立慕冰芸的床榻前。

  那白衣男子,青春依旧,宠辱不惊,不老不死,不受岁月变迁的影响。

  白衣男子握着银发老人的手掌,面带微笑,与回光返照的慕冰芸,低声交流着什么。

  “陆叔……小龟峰……愿来生……”

  弥留之际,慕冰芸面容舒缓,嘴角微微扬起,终于如愿以偿,达成最后的心愿。

  最后,白衣男子手掌抚顺她合上的双眼,表情并无明显的喜悲。

  “翡月湖慕家的气运,就此……”

  白衣男子起身,稍作沉吟,掐指推算,眉头微皱。

  这期间,他淡淡暼了李聪仁等人一眼。

  “爷爷,您这是……”

  雪梅山的两个年轻人,露出惊讶之色。

  只见假丹真人的李氏老祖,表情肃穆尊敬,一言不发,却朝着床榻前,躬身长拜,久久不起。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