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333章 修仙三百年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333章 修仙三百年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333章修仙三百年

  一年后,金云谷。

  四阶幻阵笼罩整个大日峰。

  天地灵气剧烈波动,阴寒水汽蒸腾,在半空中凝聚黑水阴云。

  一滴滴淡黑水珠落下,沉重无比,在地面砸下水缸大的坑洞。

  一只数丈宽的暗青大龟,眼瞳墨绿,吞吐水汽,低沉的呼声,伴随闷雷之响。

  直至其灵力攀升,突破某个临界点,那些小范围的神通异常才消失。

  “主人,大龟突破了。”

  地岩鼠施展土系法术,修复玄水龟晋升三阶中期,在主峰上留下的痕迹。

  “嗯,带它去下面巩固。”

  洞府静室内,陆长安周身环绕多件卜卦奇物,眉头微皱。

  没有因玄水龟的突破,显出半分惊喜。

  在吸收玄天死物残留的先天浊气后,玄水龟的血脉神通,修行进展,都打破原有种族的桎梏。

  正常的玄水龟,修至三阶要四五百年,更别说三阶之后。

  不过,先天浊气也带来某些负面作用,玄水龟的脾气比以往暴躁,性情中隐含戾气。

  以前云玲常年相伴,将其安抚化解。近年来又有复发迹象。

  陆长安若是多陪伴,配合长青法力安抚,也有效果。

  但他兼修技艺多,没有那么多空闲。

  索性以暴制暴。让地岩鼠每隔段时间,与玄水龟切磋,暴揍一顿,让其老实乖顺一段时间。

  “在大青东域的未来一劫,并没有因为刹海真君的身死而消散。”

  陆长安收起卜卦奇物,脸色不好看。

  他的忧虑,并不在于玄水龟的性情变化,后者在可控范围其实无伤大雅。

  重返梁国五年,他如今全力推算,隐隐捕捉到未来的凶吉走势。

  刚回来的几年,大多时候凶吉正常,不好也不坏。

  如今,固定为凶吉不定。

  虽然没有呈现明显的凶兆劫难,但不确定的风险因素或许存在,或许在酝酿中。

  由此可见,刹海真君不是未来一劫的主要原因,至少不是唯一隐患。

  当年,天师的占卜结果,大体依然不变。

  在大青东域待得越久,风险越高。超过某个界限,甚至会酝酿成劫!

  “看来,等第四世点亮后,须得尽快去烽国,取得太阴玉液。至于其它的元婴机缘,不必过于强求。”

  陆长安沉吟道。

  ……

  数日后。

  陆长安离开大日峰,在金云谷后山的暗堂机构,获取最新的情报。

  在金云谷,张天枫给予陆长安很大的宗门权限,包括情报查阅方面。

  虽然在某些层面,比不上无间门,但在梁国以及卫道盟的本土情报上并不落后。

  半个时辰后。

  陆长安返回大日峰,销毁手中的情报信物。

  “金阳宗的不朽金丹,修至结丹巅峰。该宗门正在积极谋划结婴之物,甚至暗中联系四阶炼丹宗师……”

  金阳宗的动向,符合陆长安的预料。

  在陨落一位元婴真君后,该宗必然会倾尽全力,尽快培养第二位元婴期。

  事实上,金阳宗前些年就在暗中筹划,只是近年来消息瞒不住了。

  “天罗老祖再次受伤,谋划四阶灵脉失败,心灰意冷。”

  “近期传来不确切的消息,天罗宗无法接受持续的损失、宗门衰退,准备迁移离开卫道盟。”

  另外一个重要情报,关及陆长安的仇敌天罗宗,陈国谢氏。

  “迁移宗门?”

  陆长安不禁愕然,感觉天罗老祖有点赌气的成分。

  当年,天罗宗失守陈国,在荆国落脚退守,应该得到了楚盟主的某些承诺。

  譬如,协助重建四阶灵脉。

  在卫道盟,楚盟主的威信不可置疑,说一不二。

  但兑现承诺的前提,是在对抗魔道入侵时,作出相应的贡献。

  最初燕国没沦陷时,天罗宗肯定不愿去那边的四阶灵脉。

  后续在对抗魔道入侵上,天罗宗极其拉胯,在战场上的战功,还比不过玄阴教。

  而且,天罗宗内部腐朽,被渗透得厉害,不止一次情报泄露,给卫道盟拖后腿。

  天罗宗领导荆国修仙界时,也是不断失利。

  这种情况下,楚盟主很难说服卫道盟其它势力,牺牲各自的宗门灵脉,帮天罗宗重建四阶灵脉。

  而且,天罗老祖寿元不多,超过八百岁,斗法在同阶中平庸。

  与其帮扶这个烂泥巴,还不如扶持玄阴教。

  玄阴教执行力强,教徒斗法凶狠,不会闹出那么多幺蛾子。

  “如今的局势,迁移宗门去路甚少,路途风险更高。”

  陆长安略作推算,发现天罗宗只有一个去处。

  荆国往东,是金阳宗执掌的梁国。

  一山不容二虎,金阳宗绝不会允许,天罗宗迁移到自己的地盘。

  更何况,金阳宗在谋划元婴机缘的关键时刻。

  就算卫道盟内有人收留,天罗宗还是没四阶灵脉,在战争磨耗下,依旧会不断损耗,衰落。

  荆国往北,穿过黑雾山脉,以及无边沙漠,那里是风元国地盘,更加不现实。

  往西南方向,属于魔道势力范围。

  唯一可能的去路,就是顺着荆国北边的黑雾山脉,往更西的方向迁移,那里则是七国盟的地盘。

  一百几十年前,离火宫顺着荆国的西侧迁移,最终在七国盟落脚,谋取到准四阶的灵脉。

  当时的离火宫,还没有元婴真君。

  外界并不知道,离火宫彼时能谋取到准四阶灵脉,有陆长安的暗中相助。

  如今,由于周边地界大多被魔道把持,迁移到七国盟,风险比当年要高得多。

  “若是往那个方向迁移,倒是挺巧!”

  陆长安目光闪烁,呢喃道。

  ……

  次日,金云谷唯一的女真丹客卿,来大日峰登门拜访。

  “陆长老近日出关,妾身过来叨扰两句。”

  祝玉婷身着素色纱裙,螓首娥眉,体态婀娜,自有一股淡雅出尘的仙气。

  “祝仙子请进。”

  陆长安开启阵法,将祝玉婷迎到洞府一叙。

  言谈间,陆长安既不热情,也不冷淡。

  在金云谷结丹圈子里,祝仙子备受欢迎,追崇。

  无形对比下,似乎显得陆长安较为冷落。

  祝玉婷暗自不解,从《玄龟游记》的记载看:这位陆真人不介意与某些仙子发生一段露水情缘。

  若论美貌气质,身份地位,她显然超过陆长安此前有过情缘的女人。

  前两次的接触,祝玉婷以为是生分、慢热,或者是陆真人超然身份下的欲擒故纵。

  后来,她发现陆长安面对自己的态度和眼神,与宗主张天枫类似,对她和其他长老并无区别,一视同仁。

  “玉婷曾听小道传闻:陆真人与兽王谷的孔雀圣女结过仇?”

  祝玉婷露出好奇的样子。

  “确有此事,祝仙子为何有此问?”

  陆长安知道,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

  回到金云谷后,其他拜访的长老,也曾询问,或者旁敲侧击。

  “说来也巧,几个月前,玉婷去金阳宗拜访交流时,见到那位沦为婢女的孔雀圣女。”

  祝玉婷笑盈盈的道。

  “哦?”

  陆长安不由询问孔雀圣女的现状。

  祝玉婷巧笑倩兮,声音娓娓动听,陈述在金阳宗的见闻。

  随着兽王谷攻占的地盘越多,孔雀圣女在金阳宗的待遇越来越好。

  最初是囚禁,不见天日。

  后来,在其爷爷万鹤真君派人交涉下,恢复一定自由,可在金阳宗山门一定范围活动,不许与外界交流。

  如今,孔雀圣女名义上是婢女,但在山门内并不用劳作。除了修为被限,不能离开山门,待遇跟门内弟子差不多。

  甚至于,金阳宗准许孔雀圣女进入藏经楼,了解外界信息,与部分身份可靠的修士交流。

  “那日,孔雀圣女听说妾身是金云谷长老,主动过来交谈。期间,她暗自传音,让妾身给陆真人传一句话。”

  “她说了什么话?”

  “孔雀圣女说:让陆真人去金阳宗见一面,她有重要的事交代;如果不去,必让陆真人后悔。”

  “呵呵!她一个人质,阶下囚,竟然威胁本真人?”

  陆长安轻笑,露出轻蔑的表情。

  实则,他心生警兆,孔雀圣女敢让人带话,出言威胁,莫非抓住自身什么弱点?

  譬如,报复一些故人之后。

  又或者,向外宣称陆长安威胁论,是转世夺舍等。即使当年的孔雀圣女被擒,与陆长安没有交过手,不知道其真正实力。

  “那妖女之言,难保有什么算计,陆真人不必太在意,被其影响到。”

  祝玉婷又聊了片刻,发现陆长安谈兴不浓,便告辞离去。

  ……

  洞府内,陆长安陷入深思,感觉此事有蹊跷。

  他想到邢鹏身死之前的两年,曾提到一个不确切的情报:

  据说,兽王谷的万鹤真君,试图营救孔雀圣女,需要无间门的协助。

  或许代价太大,后来暂缓实施营救计划。

  “莫非,此女有信心摆脱阶下囚的身份,重返兽王谷?”

  陆长安暗自推算此次传话的缘由,却被无形的天机迷雾阻碍,得不到准确答案。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

  兽王谷未来取得的优势越大,此女重获自由的可能性越高。

  倘若卫道盟彻底败北,金阳宗肯定会利用好人质身份,甚至不排除主动交出人质,或者与万鹤真君私下沟通,故意放水。

  “可惜,邢鹏不在,无法获知与此相关的内幕消息。”

  陆长安暗叹,感到遗憾。

  想查明此事,须得他自己想办法。

  或者与孔雀圣女当面交流,试探虚实。

  若要扼杀隐患。

  最稳妥的方法,是潜入金阳宗,将孔雀圣女击杀。

  反正孔雀圣女法力被禁,只要金阳宗六阳真君不在山门,陆长安有机会做成此事,只是要承担一定风险。

  但这也可能是兽王谷的算计,等他出手。

  “先不急!”

  陆长安想到未来一劫,凶吉不定的卦象,行事还需更谨慎一些。

  ……

  两个月后。

  月夜下,一个头戴斗笠的青袍男子,悄然潜出金云谷。

  其人异常谨慎,神识扫视四周。

  确定四下无人。

  青袍男子又化作一道青木遁光,进入九罡天,朝梁国修仙界的中心区域飞去。

  次日傍晚。

  金阳宗数千里外的山岭间,青袍男子悄然落定,神识再次探查四周。

  “嗯?”

  青袍斗笠男察觉到异常,警惕的手握一撮符箓。

  数百丈的高岭上。

  六七道黑衣身影,融入阴影中。

  其中一根树杈上,站着一只喙尖颈长的黑鹤,约莫丈许高。

  “从金云谷出发,木系遁光,结丹后期的神识波动!必然是那小子。”

  黑鹤幽蓝双目闪烁,发出苍老的人类声音。

  “此子实力非同寻常!莫要犹豫,全力出手,一击毙杀!”

  黑鹤一声令下,六七个黑衣人,化作模糊阴影,以恐怖速度杀向青袍斗笠男。

  毒气怪风,阴影镰刃,法宝暗器……

  其中有两位结丹后期大修,包括绝影舵主,都是无间门的精锐杀手。

  在这些人的攻势,笼罩青袍斗笠男时。

  一声神鬼惊泣的鹤鸣,划破夜黑风高的天穹。

  便见一道数百丈的巨大鹤影,遮蔽天幕,振翅在飞行弧线最高点一顿。

  唰!

  下一刻,巨大鹤影的瞬移般,掠过青袍斗笠男的身体。

  那恐怖灵压,短时间达到元婴级的层次。

  “无间门杀手!”

  “元婴附灵……万鹤真君……”

  青袍斗笠男临死前,发出绝命的嘶吼,堪比三阶中品炼体的躯体,瞬间支离破碎。

  在其陨灭的同时。

  绝影舵主和另一位结丹后期杀手,各自发动一张四阶灵符。

  分别是金系的攻击符箓,以及一张水系的困符。

  斗笠青袍男的尸体,直接灰飞烟灭,连骨头渣都看不到。

  “恭喜真君,斩杀陆贼。”

  绝影舵主等人躬身道。

  “太顺了,毫无挣扎之力?”

  巨大鹤影消失,原地浮现一只七窍流血,三阶巅峰的黑鹤,眼中流露疑惑。

  通过御兽附灵秘术,此鹤短暂爆发元婴级的攻击,且蕴含神魂震慑。

  “不对——只是徒有神魂假象,没有结丹修士的血肉气息。”

  在仔细探查过后,黑鹤苍老的人类声音,透出气急败坏的惊怒颤音。

  此次附灵出手,他培育的地品血脉灵禽,承受莫大反噬,将丧失晋升潜力。

  ……

  金云谷,大日峰洞府。

  “委实阴险!竟然算计埋伏本真人!”

  陆长安睁开双眼,另一端的感应画面,彻底消失。

  在没有点亮第四世的情况下,陆长安若是本人亲临,面对刚才的伏击,将有不小的风险。

  那巨大鹤影的攻击,是完全体的元婴级,速度快若瞬移,比刹海真君的威胁更大。

  而且,还有两张四阶灵符,以及无间门精锐的围杀。

  纵然是准四阶傀儡陷进去,都要折戟沉沙。

  不过,刚才的伏击算计,代价颇大。

  一旦失败,兽王谷的长老,都感到肉痛、愤怒。

  堂堂元婴真君,吃了一个大瘪。

  陆长安的损失,是一具新炼制的三阶中品人形傀儡,非完全体,核心材料比较省。

  融入的第二世神魂之影,也是消耗大半的一份。

  不过,融入千机教的仿真技术,以及陆长安的木系法力,在非近距离接触下,可以做到以假乱真。

  “难怪在大青东域待得越久,越是危险。”

  陆长安此时深有体会。

  他面临的潜在威胁,不止听海阁的刹海真君,还有兽王谷元婴长老,孔雀圣女的爷爷。

  万鹤真君,乃是兽王谷资深长老,元婴初期巅峰修为,其实力威胁,远超当年非全盛状态,落魄逃亡的刹海真君。

  不仅是个体伟力的区别。

  万鹤真君背靠兽王谷,魔道六宗,其拥有的威慑和影响力,也超出离火上人,六阳真君这样的元婴修士。

  “还有大青中域的长青功同修者,未来是否过来,也是一个未知数。”

  陆长安再次推算,局势越发明朗。

  他待在大青东域,面临的潜在威胁,根本不止一个两个。

  兴许,还有他不知道的一面。

  “祝玉婷,有问题!”

  陆长安眼中冷芒掠过,推测祝玉婷可能被魔道势力收买。

  当年二人在望月仙城结丹,时隔一百几十年,可谓沧海桑田。

  前些年,恒国被兽王谷攻占。

  人心善恶,立场阵营,这些在百年以上时光变迁下,都可能产生截然不同的变化。

  自从回到梁国,陆长安一直待在金云谷,几乎没怎么出门。

  万鹤真君的布置埋伏,很难有下手机会。

  祝玉婷此前的带话,故布疑阵,让陆长安产生多疑。

  在修仙界,城府深,或者行事谨慎的人,更容易猜忌。

  就算是天师那样的智者,也会多虑,量事从宽。

  倘若孔雀圣女掌握把柄,或者有逃跑的可能,陆长安不可能毫无动容,不采取任何行动。

  陆长安的神识,扫过金云谷山门,没有发现祝玉婷的踪迹。

  “祝仙子,半个月前调去了前线战场。”

  随后从一位守山长老那里,得到了此女的去向。

  “哼!倒是巧合!”

  陆长安反而更笃定,祝仙子身份有问题。

  如果此女依旧待在山门,那还存在着被兽王谷,孔雀圣女利用的可能。

  至于装无辜,留在金云谷搞分裂?换作一个普通客卿长老,还有操作可能。

  对象是陆长安,金云谷首修不可能相信祝玉婷。

  当天,陆长安利用宗门权限,发送加急传讯,将祝玉婷的情况,传给前线的张铁山和赵檀儿。

  陆长安知道,祝仙子这次去了战场,不可能再回来了。

  虽然错失擒拿此女的机会。但是为金云谷拔除一个高层毒瘤,算是做出了一份贡献。

  在修仙宗门,中途加入的结丹修士,成不了核心长老,往往只是客卿身份,得不到真正权柄。

  只有从小培养的结丹修士,譬如张铁山,才能成为宗门核心长老,以及掌舵人。

  祝玉婷的例子,印证了修仙宗门的这套提拔规则,自有其道理。

  ……

  一晃眼,近两年时间过去。

  正如陆长安所料,祝玉婷那次去前线后,便没有返回金云谷。

  期间,张天枫回来一次,正式将祝玉婷除名。

  趁着那次见面,陆长安与张天枫密谈许久,彼此又做了一笔交易。

  这日。

  陆长安九印碑的第四世,终于再次点亮。

  陆长安的年龄,也来到了318岁。

  距离晋升金丹后期,过去第一个十年。

  “从十八岁此世觉醒,踏入仙途,如今过去了整整三百载修仙生涯!”

  陆长安一袭白衣,负手而立,脸上古井无波。

  其挺立的身姿,仿佛一棵参天古木,扎根大地,经历修仙界数百年的岁月轮回,风雨沉浮,屹立不倒。

  其根茎越发粗壮,枝叶越发茂盛。

  欣欣向荣之态,仿若永不枯萎的长青古木。

  “修仙三百载,我的实力完完全全超越前世,即使面对寻常的元婴真君,也有周旋,自保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九印碑提前点亮第四世,解开些许用途和隐秘。”

  陆长安闭目进入九印碑。

  第一世的清俊男子。

  第二世的白须老者。

  第三世的白衣男子,若隐若现,尚未刻绘成型。

  第四世的紫袍道人。

  以上四个框印,都是点亮状态。

  第五世,点亮十分之一区域。

  不知不觉,九印碑的九世进度,几乎快完成一半!

  每一世,都是陆长安的轮回经历,或者是转化模拟的修仙轮回。

  如果点亮九世,乃至九世合一,会有怎样的成就?

  陆长安无法揣测。

  第五世往上,就超出其理解范围。

  修仙界之所以知道更上层境界,因为自上古以来的典籍流传,更荒古的年代,不乏上境修士降临。

  在如今的人界大陆,放眼各地界,元婴真君至少是一方大佬。

  哪怕在修仙文明更发达的大渊,都不例外。

  “过往三百年,随波飘逐,身不由己。即使成就结丹大修,在修仙界大势面前,无足轻重。”

  “唯有成就元婴,方能跳出芸芸众生,拥有成为棋手的可能性,从而执掌修仙界风云变幻!”

  陆长安退出九印碑,目光眺望大青之外的方向。

  此刻,他明确往后百年的目标,完成几世的夙愿,全力谋划元婴!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