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335章 太阴玉液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335章 太阴玉液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335章太阴玉液

  陆长安不难看出,夏文月似有难言之隐。

  由于冰月堡有元婴真君坐镇,他通过傀儡分身秘密传讯,将夏文月约出来。

  夏文月身后居然跟着一个小尾巴。还好,他为了防范元婴真君,提前布下四阶幻阵,将纳兰师姐困住,隔绝与外界的联系。

  “这些年,在傲月宫过得怎么样?”

  陆长安没有生硬的索要太阴玉液,语气随和,先叙叙旧。

  夏文月端坐莲花台,舒缓心头情绪,眸光清幽平静:

  “托陆先生的福,文月在傲月宫修行顺遂,师尊和师姐对文月多有照顾。只是,刚来的那几十年,时常思恋……在清沙湾夏氏的时光。”

  思恋这个词。

  夏文月忽觉陌生、遥远。

  最初的几十年,她最挂念的人是陆先生,少女情怀仍在,给金云谷寄了很多信。

  然而,陆长安几乎从未回信。

  后来她明白,陆长安是故意撇清关系,为避免他人联想到其图谋。

  随着成长,阅历的提升,她明白了很多事。包括陆长安当年的“老谋深算”,让她立下心魔之誓的约定。

  所幸,陆长安行事坦然磊落,没有在她年少时欺骗感情。

  陆长安对她有再造之恩,对清沙湾亦有庇护之恩,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单纯以一笔交易而言。

  当年的约定,公平公正,童叟无欺,陆长安并不亏欠她。

  只是,陆长安那些年的冷淡回避,以及明白的那些真相,让她心中的倾慕,褪去了无形的光环。

  “前几年,师尊想撮合文月与其族人后裔中的结丹男修结为道侣。那人如同硕鼠的贪婪、猥琐眼神……令人厌恶。”

  “还好,有司徒阑!”

  “他替文月顶住很大压力。某些时候,文月的外出自由,拒绝其他的追求者,避免诸多麻烦,都是以司徒为幌子。”

  四阶幻阵的秋风岛上,夏文月陈述这些年的经历。

  过往百年,一个孜孜不倦的俊逸身影,宛若暖阳般,试图慢慢融化她的冰心。

  “司徒阑?陆某一路过来,听闻夏仙子与无涯殿的司徒真人,郎才女貌,有望结成道侣?”

  陆长安面带微笑,并无忌讳,直接讨论此人。

  如果夏文月被此人打动,那么获取太阴玉液,司徒阑是绕不开的阻力。

  司徒阑是无涯殿的结丹后期,先天道体天才,楚盟主亲传弟子,差一丝成就真正圆满的不朽金丹。

  同时,司徒阑是楚天封母亲那一脉的子孙后裔。

  “道侣之事,为时尚早。”

  夏文月先是否定,但那双清秋之眸,波光温和些许。

  “司徒追求上百年,其人谦谦君子,不可挑剔。非但不让人讨厌,还给人一种亲和感。就像当年的……”

  “半年前,为了保护文月不受伤害,司徒险些战死。面对这样的男子,百年不舍的追求,文月若说没有任何一丝心动,那是自欺欺人。”

  说到这里,夏文月葱指一点,面前浮现一个冰晶镜面。

  镜面中,亮起一名长身玉立,剑眉朗目,云缎锦衣的俊伟男子。

  “确是人中龙凤。”

  陆长安颔首,赞许道。

  不得不说,司徒阑出身、资质、人才,各方面都堪称顶尖。

  见陆长安神色如常,夏文月稍松一口气。

  “所以,这是你准备违背约定的原因?”

  陆长安笑容敛去,冷不丁的道。

  司徒阑的真心诚意,苦苦付出,与他有半毛线关系?

  陆长安只是过来取属于自己的东西。

  “陆先生误会了!”

  夏文月俏容微变,解释道:

  “文月无意违背约定,只是想与先生商量一下,能否用其它交易方式,取代当年约定的太阴玉液。”

  “不行!”

  陆长安摇头,果断拒绝。

  “除非,夏仙子能拿出化婴丹,或者顶尖的结婴灵物。”

  陆长安并非不通人情,前提是夏文月能拿出完全等价的物品。

  太阴玉液的效果,至少相当半颗化婴丹。

  但其作用原理不同,可在化婴丹之外,得到额外的增益,实际更为珍贵。

  毕竟,就算有多颗化婴丹,没法叠加使用,一次只能用一颗。

  “这……文月只是结丹中期,如何拿得出上乘的元婴机缘?”

  夏文月语气有点弱,说出自己的筹码:

  “文月愿意付出一个人情承诺,加上一两百年的积蓄,抵扣太阴玉液的交易。”

  闻言,陆长安摇头一笑。

  诚然,夏文月未来若是成为傲月宫的结丹大修,决策层,甚至成就元婴真君,那份人情承诺很重。

  然而,魔道战争存在变数,夏文月能否成长起来很难说。

  即使顺利结成元婴,那是很久后的事,对陆长安当下谋划元婴,没有任何帮助。

  陆长安如今的实力,足以与普通的元婴真君周旋,自保不难。未来的元婴人情,对当下意义不大。

  ……

  “陆先生,以你现在的年龄,不入结丹后期。获取太阴玉液其实并无意义,甚至是浪费……”

  夏文月眸光清寒,直言道。

  陆长安三百多岁,结丹中期修为,这种年龄潜力,注定与结婴无缘。

  她所认识的烽国天才,哪个不是在两百岁前,就是结丹中期,甚至有两百岁多岁的结丹后期。

  “谁说没有意义。”

  陆长安面无表情,身上法力豁然波动攀升。

  在金云谷维持多年的结丹中期修为,恢复到结丹后期。

  “结丹后期大修!”

  夏文月难掩惊讶之色,发现自己低估了陆长安。

  进入傲月宫,眼界圈层不同。

  当年崇敬、仰慕的陆先生,不过是下游真丹。

  放在天才如云的烽国,在她追求者中,是如此的平庸。

  结丹后期大修,这道门槛有多难,她非常了解。

  傲月宫不少修仙天才,即使结成真丹,都没法跨越这一步。

  譬如她的纳兰师姐,至今未能突破这一关。

  其实,陆长安的修为展示还有保留。

  若是显露不朽金丹,恐会让眼界颇高的玄冰仙子失态。

  夏文月抿动朱唇,沉默片刻。

  这种情形下,她有何借口,劝阻陆长安放弃太阴玉液?

  “夏仙子,你现在既无道侣,又没有成婚。将太阴玉液交予我,有何不可?”

  陆长安不以为然地道。

  夏文月苦涩道:“若单单是赋予太阴玉液,文月何须介意,直接给先生就是了。”

  “然而,太阴玉液的酝酿,与处子元阴彼此一体。必须通过最亲密的接触……才能赐予其他男修。”

  个中缘由,陆长安在古籍中略知一二。

  太阴玉液的赋予,必须是先天道体的夏文月自愿配合才行。

  否则,纵然强取一血,也得不到增益。

  还有一种说法,太阴玉液不能离体,否则会飞快流逝精髓。

  因此,最好是通过阴阳合璧的方式获取,效果最佳。

  再不济,也要唇嘴吻合,通过口服的方式,效果其次。

  “原来如此。”

  陆长安稍作沉吟,再联想到司徒阑,明白了夏文月的顾虑。

  不得不说,夏文月虽然性情大变,成为冷冰冰的仙子,但其本质仍是一个传统善美的女人。

  夏文月不介意“太阴玉液”本身的利益,而是在乎那层贞洁观念。

  她想保有清白之身,留给未来最重要的人。

  这种观念没有错,陆长安甚至比较欣赏。

  可眼下,这种观念却有损陆长安的利益,阻扰元婴之路。

  虽然有心魔之誓,可强扭的瓜不甜。

  历经几世,陆长安从未强行违背女性意愿,向来讲究伱情我愿。

  念头飞转间,陆长安很快想出一个对策。

  ……

  “夏仙子,你确定自己真正爱上司徒阑?”

  陆长安正色道。

  “文月说不清,只是确定被他打动,彼此有好感。如要说真爱,应该还没到那一步,需要更长久的相处。”

  夏文月思忖,不太确定的道。

  她只是近些年,才渐渐被司徒打动,彼此间都没有什么亲密接触,缺乏深入了解。

  “文月,你尚未分清,什么是感动、好感,以及真爱。试想,司徒若是真心爱你,会介意区区一份太阴玉液?”

  陆长安语重心长的道。

  夏文月颔首,司徒若是为了太阴玉液,追求接近她,自然是虚情假意。

  “如果司徒介意,感到不满,甚至翻脸。说明此人城府极深,此前所付出的一切,都是伪装,何其可怕。”

  “是真是伪,你如何断定?”

  听到这里,夏文月不由沉吟,觉得陆长安说得不无道理。

  正如今日的她,识破陆长安当年的谋算,不复仰慕之情。

  陆长安至少磊落,把交易摆在明处,没有欺骗她。

  若是那种隐藏极深的歹毒之辈,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

  夏文月迟疑,有所动摇,过不了内心最后一关。

  “文月,你我都是修仙之人,不能被世俗理念约束。”

  “你要明白,真心爱你的人,自愿接纳你过去的一切,包括贫苦的出身,过往的屈辱挫折。岂会在乎那层区区意义上的膜?”

  陆长安知道,这番话其实有诡辩的成分,主要是借用穿越前,地球上的女-权思维。

  “若是真爱,自愿接纳过去的一切,而不是现在身份高贵,先天道体的玄冰仙子……此言有理!”

  夏文月琢磨片刻,豁然明悟,眸光灿亮。

  这一刻,她仿佛打通任督二脉,开启新世界的大门,承受新思维、新理念的灌输洗练。

  “嗯?”

  看到夏文月的反应,这么快的“顿悟”,陆长安不由愕然。

  他没想到,这种对男性来说,难以接受的理念,堪称谬论,在夏文月这里,能如此顺理成章的接受。

  这种思想观念,似乎天然容易让女子共情,无论在哪个世界。

  此外。

  修仙界毕竟不是凡俗,没有房子,彩礼等物的约束。

  作为眼界甚高的结丹真人,更容易接受新思想,新理念。

  “多谢陆先生点拨!此前是文月着相,拘泥于固化传统。”

  夏文月眼中又多了敬意,曼妙身段站起,优雅的躬身一礼。

  对于司徒的苦苦追求,夏文月心底难免也有一丝怀疑。

  倒不是她多疑。

  而是几乎所有接近攀交的天才,都对太阴玉液垂涎三尺。

  就连高高在上的元婴真君,傲月宫如今的金月真君,她的师尊都有所算计。

  夏文月虽然被司徒打动,有所好感,但不能完全排除那个可能。

  正好,陆长安刚才的“新思想”,解开她传统思想的约束。

  夏文月心里有了计较。

  通过赋予太阴玉液,有两个好处。

  其一,完成当年约定,回报再造之恩,解除心魔之誓的桎梏。

  其二,又能验证司徒的真心。

  如果司徒阑介意,说明不是真心。

  只是看上她的太阴玉液,跟其他追求者没区别。

  夏文月行完一礼。

  又端坐在莲花台上,闭上一双清秋美眸,不再言语。

  陆长安看向闭目不言的夏仙子。

  秋风岛上的凉风吹拂。

  莲花台上,一袭月白宫裙的清丽女修,青丝如瀑的披散,那清冷如雪的脸颜,眉目如画,琼鼻樱唇。

  仿若一位冰莲仙子端坐,超凡脱俗,那拒人千里外的孤清仙气,让人只能远观,不敢近亵。

  沉默良久,近乎冷场。

  “夏仙子,可曾想清楚?”

  “陆先生尊为结丹大修,莫非要本真人卑躬屈膝,主动服侍……”

  闭目端坐的夏文月,寒霜般的俏颜泛起红霞,清冷的声音,蕴含羞恼之意。

  “唉,是陆某着相了。”

  陆长安没想到夏仙子思想洗礼这么快,说干就干。

  他不再犹豫,跨步来到夏仙子端坐的莲花台上。

  夏文月看似清冷,面若冰霜,心跳也略有加快。

  陆长安感官暗自探查,确定没什么陷阱,这才挨着夏文月坐下。

  随后,他将烽国众多天才仰慕向往,先天道体的玄冰仙子,搂入怀中。

  夏仙子仍是闭目不言,冰美高贵的身躯拥入陆长安怀中,除了心跳呼吸加快,俏脸泛红,没有任何举动。

  显然,夏仙子对陆长安没有男女感情,只是当成一桩兑现承诺的交易。

  看着眼前没有互动,却任君施为的冰莲仙子。

  陆长安暗叹,跟霓月仙子的风情体贴比不了。

  “罢了!为了太阴玉液。”

  虽然体验不完美,陆长安只能勉为其难,多主动一下。

  莲花台上,两道身影不断亲近,最终重叠,不分彼此。

  ……

  秋风岛所在的幻境空间,由白天化作黑夜。

  一轮皎洁明月升起,美轮美奂。

  “师妹!”

  纳兰师姐被困在沙漠地带,看到黑夜中升起的明月,有种不妙的感觉。

  然而,任由她施展各种手段,祭出法宝攻击,施展神通,喊破喉咙,都没能脱困,找到夏师妹的踪迹。

  “此地的幻阵,纵然不是四阶,也相差无几。”

  纳兰师姐无可奈何,尝试与外界传讯,却被幻阵阻断了感应。

  冰月堡,中心区的冰晶府邸内。

  一位头戴凤冠,身着金色法袍的元婴女修,豁然睁开凌厉冰寒的凤眸。

  此女国色天香,眉心点有朱砂,但仪态间的强大气场,仿若一位君临天下的女皇。

  正是傲月宫的当代宫主,金月真君!

  她以不朽金丹结成元婴,才华更胜上代宫主,修成傲月宫镇宗功法的《金月傲世功》。

  此寒性金系功法,威力霸道绝伦,同时会影响修士的性情。

  “不好!文月的守宫砂被破!”

  金月真君掐指施法,仔细感应后,不由变色。

  曾经在一次护法疗伤时,她秘密施法,在夏文月的体内,留下一层隐密之术,连禁制都算不上。

  只要夏文月失身,她便会第一时间感应。

  甚至不必等到真正失身,在情动潮起之刻,她便能第一时间感应。

  这件事,夏文月本人都不知道。

  此刻,她那秘术似有迟钝,直到出现结果,才隐隐产生感应。

  “司徒阑!伪君子,无耻之徒!竟然动用下三滥的手段……”

  金月真君震怒,脸色发青。

  她知道夏文月洁身自好,而且与司徒阑的关系,仅限于好感,远远没到那一步。

  出现这种情况,必然动用不光彩的手段,违背夏文月的本意。

  此举,更是侵取了傲月宫的利益筹码!

  咻!轰——

  一道金色长虹,冲天而起,贯穿冰月堡上空的云霄。

  ……

  烽国,无涯殿。

  三阶上品灵脉的主峰上。

  正在养伤静修的司徒阑,眼皮跳动,心头莫名不安。

  “司徒师叔。”

  不多时,府上的管家,将一枚加急玉简传讯,呈递上来。

  “文月要来无涯殿看望我?纳兰晴一并追了出来,不过二女在途中失去踪影。”

  司徒阑思忖,眉头皱起,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所拥有的先天道体,感知敏锐,直觉灵验。

  “文月,你可千万不要出事!”

  司徒阑心中担忧,焦虑,终是坐不住,决定出去一趟。

  “司徒师叔,您伤还没有好……”

  府上管家急声喊道。

  身为结丹大修的司徒阑,已然从府上消失,下一刻出现在天空。

  清越的剑鸣声响起。

  司徒阑踏剑而行,直奔冰月堡的途中方向。

  ……

  四阶幻阵,秋风岛。

  莲花台的顶部,垂下半透明的白纱。

  朦胧间,可见一个冰肌傲骨的曼妙身影,仿佛一尊宝像端庄的青莲女仙,在浪潮中起起伏伏。

  莲花台的四周,散落着月白宫裙,内袍衣物,发簪丝带,罗袜绣鞋……沁人心脾的清幽芬芳,让人神清气爽,飘飘欲仙。

  某一刻,飘动的白纱间,踏出一只纤秀如玉,肤如凝脂的长腿,莲足轻颤的落地。

  “夏仙子,初次后须得静养,莫要妄动气血。”

  陆长安温声安抚,动作轻柔,托住酥软无力的夏文月。

  夏仙子脸上余韵残红犹在,别转臻首,眸光清寒,冷声道:

  “陆先生若是没有玩够,还可继续。今夜,文月完全属于先生,权当偿还昔日恩情。”

  话语虽尖锐强势,夏仙子闷哼一声,眉心紧皱,痛得冷汗淋漓,一缕不着的娇躯,跌倒在陆长安怀中。

  她银牙紧咬,忍住心中的悲愤和自愧,没想到陆长安身体如此强壮。

  按理说,结丹女修的体质,哪怕是初次,不至于如此。

  半个时辰不到,她就情不自已的低泣求饶。

  “不必了!陆某已经如愿以偿,得到应有之物,自不会让夏仙子继续受苦。”

  陆长安盘膝而坐,体内不朽金丹表面,环绕着水雾状的晶莹玉液。

  一股玄妙难言的太阴之气,正被不朽金丹吸收。

  那种感觉,类似当年玄天玄果枯死跌落时,散发的先天浊气。

  区别在于,太阴玉液蕴含的神秘力量,对人类修士,尤其是男修,有着正面的增益。

  夏文月默默调理气息,看向身边“浅尝辄止”的白衣男子,心中情绪复杂。

  早年,她倾慕此人的时候,对方视若无睹。

  当感情完全淡了,她对另一个男子产生好感时,却又阴差阳错,与之发生最亲密的关系,交出身上最宝贵的第一次。

  嗯?

  盘坐吸收太阴玉液的陆长安,心血来潮,产生不安的感召。

  “怎么来得如此快!”

  陆长安强大的感官,察觉数百里外,高速接近的元婴级气息。

  陆长安面色大变,当即起身,穿好衣裳。

  暗中吩咐地岩鼠,收取四阶幻阵,准备跑路。

  此地的四阶幻阵,没有相应灵脉支撑,主要靠灵石消耗,欺瞒不了元婴真君。

  “陆先生,怎么了?”

  夏文月忍着痛意,挽着陆长安的手臂起身,将散落的衣裙穿上。

  “有元婴真君杀来,从寒性法力波动看,应当是尊师——傲月宫主。”

  陆长安面色凝重,解释道。

  “怎会如此巧!”

  “我们刚刚……她就察觉追来。难道,师尊在我身上动了手脚?”

  夏文月花容失色,看向刚才亲密无间的白衣男子,深深担忧。

  以师尊的霸道,得知真相,定会杀掉陆长安。

  “文月……”

  陆长安准备告辞。

  “陆先生,你已经被师尊盯上,绝对逃不掉。但请放心,文月向师尊求情,说明缘由,必让先生安然离开。”

  夏文月紧抓陆长安的手臂,眸光决然的道。

  一旦陆长安落单,离开她身边,必死无疑。

  陆长安看向眸含清泪的冰美人,几乎以为这是一个局。

  他只要稍微用力,就能将夏文月震飞吐血。

  陆长安暗自推算因果,确认夏文月并未设局算计自己。

  如果真有算计,夏文月不至于心甘情愿,献出最宝贵的东西。

  “哼!夏文月,你好大的胆,竟敢私订终身——”

  一个空幽冰冷的女子声,在头顶响起。

  嗡!

  一轮光华璀璨的金色圆月,蔓延方圆数里,笼罩二人头顶的天穹,取代刚收取的四阶幻阵。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