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337章 追踪天罗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337章 追踪天罗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337章追踪天罗

  半个月后。

  一座云烟朦胧的水上仙城,映入蓑衣老者的视线。

  云烟仙城,距离荆国魔道战场,尚有一段距离。

  在和平年代,这座位于湖泊上的仙城,隶属于商盟,由数个商会联合掌控。雪狐商会,便是其中的一个主要大商会。

  到了战争时期,各大仙城,世家灵脉族地,接受卫道盟分舵的统一调度、指挥。

  蓑衣老者筑基后期修为,进入云烟仙城,竟也需要身份验证,耽误了片刻功夫。

  如今的云烟仙城警戒森严,严查魔道奸细。

  身份不明者,很容易被抓走,充当壮丁。

  蓑衣老者也是耍了伎俩,蒙混进来。

  “时隔一百四五十年,当年的安逸繁荣,贸易自由,已经不复存在……”

  陆长安走在清冷的街道上,物是人非,看不到一个熟面孔。

  经过打听,当年的雪狐商会,四分五裂,毁于战乱中,完全在荆国除名。

  寻仙府,作为城内最高档的客栈,背后有商盟背景,倒是延续下来,但生意冷清了大半。

  眼下的蓑衣老者,修为境界、面容形象,与当年都不相同,时隔这么多年,倒也不担心被认出来。

  与蓑衣老者有羁绊的雪狐商会,不复存在,让陆长安意兴阑珊。

  当晚,陆长安在寻仙府的独栋小院入住,整理近期搜集的情报。

  其中最重要的情报,与天罗宗有关。

  “天罗老祖,伤势没有痊愈,就急着迁移宗门和家族?”

  陆长安没想到,天罗宗动作这么快。

  他抵达荆国之前,天罗宗和陈国谢氏,已经着手分批撤离。

  ……

  获取【太阴玉液】,离开烽国后,陆长安对冥冥中的一劫,卜卦更清晰了,确定其存在。

  天师的境界高,因而可以提前更早判断。

  在卫道盟,陆长安完成两个既定任务,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

  那就是图谋元婴资源,在战争秩序颠覆中寻找机会。

  如今,陆长安感觉时间紧迫,金阳宗那边是没有机会了。

  金阳宗虽然损失了一位年迈元婴,但有六阳真君这种鼎盛期的老牌元婴坐镇,不是省油的灯。

  另一个图谋目标,则是破败百年的天罗宗。

  天罗宗失去四阶灵脉,加上魔道战争的持续损失,本身经营不当,实力一落千丈。

  天罗老祖至多只剩两百年寿元,由于两次元婴出窍,重塑肉身,恢复法力,实力底蕴比一般元婴真君差。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即使抛开天罗老祖这位元婴真君,天罗宗以及陈国谢氏的整体实力,仍比金云谷这样的宗门强得多。

  由于未来一劫的存在,陆长安其实也不强求对天罗宗出手。

  毕竟,在大青东域待得越久,越是危险。

  可没想到,天罗宗在这个时间点,选择迁移前往七国盟。

  “听海阁在大青所留的空间节点,就在七国盟附近的隐蔽之地!”

  陆长安目光闪烁,盘算起来。

  他要去探寻那处空间节点的可靠性,如此便与天罗宗正在迁移的路线,基本一致。

  如果那处节点可靠,陆长安准备去大渊那边,谋求元婴之路。

  一来,可以躲避各种风险,不限于未来一劫。

  获得【太阴玉液】后,陆长安遭人嫉恨,得罪不少人和势力,在卫道盟不好混。

  魔道那边,兽王谷长老也对陆长安虎视眈眈。

  一旦战局崩盘,孔雀圣女回归,兽王谷腾出手来,肯定不会放过陆长安。

  二来,大渊那边修仙文明发达,资源丰富,结婴机缘,远超大青。

  别说卫道盟周边,便是玄门十宗所在的大青中域,都远远比不上。

  这种局面下,陆长安前往大渊,自然是两全其美的选择。

  “既然顺路,那就见机行事。”

  陆长安不相信,天罗老祖这么大的年龄,没有为宗门家族谋划结婴之物。

  就算没有化婴丹,结婴相关的天材地宝,结婴灵物,化劫宝物,或多或少肯定有。

  陆长安与天罗宗、陈国谢氏早有仇怨,对其落井下石,毫无心理压力。

  此外,盯上天罗宗的势力和修士,绝非他一个。

  在修仙界,不乏趁火打劫的情况。

  何况,天罗宗以往横行霸道惯了,仇家众多。

  ……

  次日清晨,陆长安不作逗留,离开云烟仙城。

  出城的时候,再次受到排查。

  “前辈请听妾身解释,颜宏是我高家新入门的女婿,因而面孔显得陌生。他绝对不是魔道奸细!”

  这时,一个娇柔央求的女子声传来。

  一对炼气后期的年轻夫妇,正被守城修士严厉排查,其中一个青年修士遭到扣押。

  陆长安随意瞥过,对这种事见怪不怪。

  嗯?

  他目光忽然一凝,落到心急如焚的年轻女修,此女身穿雪狐法袍,面容姣好,双眸冰莹清澈。

  乍然一看,陆长安有点眼熟,投缘的感觉。

  此女的容貌气质,依稀有点寒玉真人的影子,虽然不算很神似。

  陆长安又打量其身穿的雪狐法袍,略一推算,若有所思。

  当年的寒玉真人,名叫高铃玉。

  雪狐商会虽然四分五裂,不复存在,但构成商会的各族修士,并没有彻底消亡。

  寒玉真人出身的高家,如今沦落为普通的筑基家族,眼前的雪狐法袍女修,就是当代天赋最好的女修。

  “高家小娘子!你的夫君在云烟仙城一带,没有留存记录。他从何而来,祖上在哪里,过往是否有罪行……以上只要有一条说不清,便要带去盘问,以防魔道奸细。”

  一名筑基初期的棕肤男子,眼中精光浮现,冷笑道。

  “前辈,能否通融一二。我夫君是从俗世踏上仙途,父母早亡的孤儿,只要花点时间,必能查到清白来历。”

  高雪晴面带哀求,欠身一礼,将装有灵石的布袋,悄然递给筑基初期的棕肤男子。

  “高家娘子!私自贿赂巡城修士,乃是明文禁止的违规行为!”

  棕肤男子神识扫过布袋,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推回灵石布袋时。

  棕肤男子在高雪晴光滑细嫩的葱指上,轻轻摩挲了一下。

  高雪晴目含羞愤,快速收回白皙素手。

  这时,耳边传来筑基男子的传音:

  “这点灵石打发叫花子呢?小娘子若是愿意侍奉一晚,吴某不介意给你高家自查的机会。”

  棕肤筑基男子,似笑非笑,目光掠过少妇玲珑起伏的体态。

  高雪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中厌恶。

  若是不屈从,夫君被当作不明身份的修士抓走,就很难赎回来。

  “高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一个淡漠的老者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阁下,可是要插手……”

  棕肤男子看向那筑基后期的蓑衣老者,有所忌惮。

  轰!

  话音未落,他识海巨震,面色涨红,体内法力被镇压,举步维艰。

  “结丹真人……”

  棕肤筑基男子,心头震骇,当即勉强露出笑容。

  “老朽作保,能否证明高姑娘夫君的清白?”

  蓑衣老者露出慈祥笑容。

  “既然前辈开口,那自是没问题。”

  棕肤男子发现身上压力轻了些,当即作揖,赔笑道。

  他一个筑基初期,若是得罪了结丹真人,哪怕事后上报,也难逃一劫。

  而且,刚才刁难的行为,也经不起推敲调查。

  棕肤男子挥手,让手下放了扣押的青年。

  见高雪晴夫妇摆脱麻烦,陆长安踏起遁光,往城外方向飞去。

  ……

  “前辈留步……”

  飞出数里,高雪晴带着丈夫彦宏,匆匆追来。

  陆长安停下遁光,面带微笑。

  刚才,他刻意放慢遁速,让高雪晴有追上来的机会。

  如果此女追来感谢,陆长安随手赠与一份机缘,算是对寒玉真人后辈的照顾。

  若是不来,那就是无缘。

  “小女子高雪晴,感谢前辈援手之恩。”

  高雪晴拉着丈夫,跪拜答谢。

  “老朽出手,是因为与你高家祖上有缘。”

  蓑衣老者语气平静的陈述。

  “前辈,难道是……”

  高雪晴一双清亮明眸,打量面前的蓑衣老者。

  她豁然想到高家祖上的“寒玉真人”,其临终前留下的一幅画像,据说给那位老祖留下人生遗憾。

  眼前的蓑衣老者,与那画中之人的穿着,倒有七成相似。

  “伱随老朽过来一叙。”

  陆长安从高雪晴的神情变化,猜到几分,此女乃是寒玉真人同族的后人子孙。

  丹力光霞一卷,蓑衣老者和高雪晴,进入附近的小树林。

  看到这一幕。

  上门女婿的彦宏,面色忐忑,眼中亦有几分期待。

  然而,妻子随蓑衣老者进入树林良久,都没有出来。

  彦宏在原地徘徊,心神不安,渐渐焦虑起来。

  随时间推移,他脸色阴晴不定,暗握拳头。

  半个时辰后。

  只见妻子高雪晴独自一人出来,面色红润,欣然飞出小树林。

  那蓑衣老者,已经不见踪影。

  “夫君,刚才前辈赠与我……”

  高雪晴眼眉轻扬,激荡的心情,尚未平复,令得容光焕发。

  刚才,蓑衣老者不仅给了筑基机缘,保命的道具,还对她的修行误区,进行纠正指点。

  “高雪晴,你怎能如此?就算彦某是上门女婿,你也不能这般羞辱……”

  彦宏紧咬牙关,颤声道。

  “彦宏!你此言何意?”

  高雪晴瞪大眼睛,倍受委屈,看向满脸阴霾,眼中泛起血丝的丈夫。

  ……

  另一边。

  留下一段善缘的陆长安,飞到九罡天之上,心有慰藉。

  一个时辰后。

  陆长安来到曾经蛰伏修炼几十年的清沙湾夏氏。

  夏氏的老族长夏鸿羽,那位养生修士,早已寿终去世。

  在战乱的世道,能寿终正寝的修士,算是不错的结局。

  夏氏如今的族长,正是当年的少主夏名曲。

  夏名曲也是一位假丹真人,家族的整体实力,比之当年并没有衰落。

  陆长安只是暗中游览一圈,并没有露面。

  他曾经修行的秋风岛,还维持着原貌。这座岛屿道场,毕竟诞生了两位真丹修士,夏族将其保护的很好。

  秋风岛上,陆长安稍作沉吟,在当年的故居,留下两道隐藏的技艺传承。

  分别是炼丹传承和符箓传承,堪堪达到三阶。

  陆长安只是随手一笔,夏氏其实不需要他特意照顾。

  清沙湾夏氏,能在魔道战争中保全,没有衰落,得到傲月宫的照应。

  夏文月结丹后,曾以傲月宫结丹上修的身份,回过清沙湾,给予家族不少回馈。

  ……

  数日后。

  无间门在荆国的一处分坛据点,遭遇神秘修士的入侵。

  古怪的三阶异毒,让分坛据点的所有修士,陷入昏迷。

  当时,分坛据点修为最高者,是结丹初期的副坛主。

  好在,除了一些情报玉简失窃,该分坛并无人员伤亡。

  该分坛的坛主返回,得知事情经过,汗流浃背,当即向荆国分舵的绝影舵主,汇报此事。

  当无间门分舵,全力调查诡异入侵事件时。

  始作俑者已然离开荆国修仙界。

  荆国往西,数万里外的荒芜贫灵之地。

  临时开辟的山体石殿内。

  “如此大规模的迁移,分批进行。虽然都是朝着七国盟的方向,但具体路线,出发时间,地点都有区别。”

  陆长安放下手中的几枚情报玉简,面泛思量。

  邢鹏身死后,陆长安获取一些机密即时的情报,难免有所欠缺。

  好在,陆长安与邢鹏打交道过百年,对无间门的部署比较了解。

  他通过简单粗暴的方式,将无间门分坛近期的情报,一网打尽。

  无间门的情报网,不限于卫道盟这边,甚至在七国盟魔道战场也有它们的存在。

  对于天罗宗,陈国谢氏的迁移,无间门保持重点关注。

  然而,天罗宗谢氏的手段,也颇为了得。

  偌大的势力,分成若干股,从不同的地点、路线,或明或暗的前往七国盟。

  根本不知道,哪个批次路线的修士,是天罗宗谢氏的嫡系。

  天罗老祖明确离开了荆国。

  具体在哪,则失去了踪影。

  就连无间门,短期内也没摸清底细。

  “天罗老祖这是广撒网,哪怕损失很大,只要保住嫡系,将核心传承和资源带走,根本不愁东山再起之日。”

  陆长安不得不佩服,天罗老祖手段狠辣。

  七国盟的地界比较大。

  沿着黑雾山脉,往西可以抵达。

  从荆国或者陈国往西,正常也能到达,很难形成堵截。

  哪怕发动一个元婴宗门的势力追杀,也做不到一网打尽。

  不过,路途遥远,结丹期都要飞一个多月。

  路途远只是一方面。

  其间大片的荒芜之地,灵气贫乏,甚至绝灵,要么是环境恶劣的凶险区域,让修士飞行赶路,大打折扣。

  修为越高,飞行赶路的影响越低。

  譬如结丹大修,元婴真君,法力储备雄厚,不容易受环境影响,也不需要频繁休息,补充法力。

  ……

  半日后。

  陆长安卜卦过后,没有得到明确结果,只有一个大概模糊的方向。

  总体契合空间节点的方向。

  陆长安抱着随缘的想法,一路往西,飞往七国盟的方向。

  七国盟,他当年以“聂远”的身份,去过一次。

  彼时,暗助离火宫获得准四阶灵脉,完成离火上人的遗愿。

  这次前往的大方向一致,但具体路线,有一定差异。

  在广袤无边的荒芜之地,方向精度哪怕差一分一毫,都可能相差数千里的距离。

  又飞行数万里。

  陆长安运气不错,强大的神识,发现陈国谢氏一支迁移的修士。

  领头者是假丹修为,队伍里其他修士,以筑基期为主,个别的炼气后期。

  “假丹真人,都可以带队,恐怕是随手丢置的棋子,用来分散注意力。”

  陆长安神识暗自探查,确定队伍中没有隐藏修为的异常者。

  即使如此,陆长安还是派地岩鼠和弓箭傀儡出手,几个呼吸间,将这支迁移的队伍灭杀。

  遭遇敌对势力,陆长安不会心慈手软。

  他并不想杀戮弱小,但万一天罗老祖反其道而行,让这些羸弱的修士,被动携带重要资源,理论上有可能。

  吱吱!

  地岩鼠清理战场,将战利品打包呈了过来。

  “想多了。”

  陆长安检查过后,发现都是些破铜烂铁。价值最高的物品,还是假丹领头的一件劣质下品法宝。

  当然,对于普通的筑基修士来说,这些收获算是发了一笔横财,足以改变修行命运。

  战利品只是其次,真正对陆长安有用的是,陈国谢氏的血脉。

  陆长安从几名血脉比较接近的亡者身上,提炼出一颗“血裔珠”。

  这是一种邪道手段,大青这边来源于魔道六宗之一的血灵门。

  陆长安拥有两大元婴真君的记忆,自然也会这一手段。

  通过提炼的“血裔珠”,陆长安可以由此感应、追踪一定范围内,陈国谢氏的其他血脉者。

  范围远近,要看施法者的法力和神识。

  譬如陆长安,可以感应一两千里的范围。

  这种感应手段,其实也存在风险。

  如果感应范围的相应血脉,存在修为更高的修士,譬如元婴真君,则会被其反向感应,锁定。

  出现那种情况,对普通修士而言,将难逃一劫。

  因此,其他的追踪报仇者,未必敢用这个手段。

  运气差点,就会被天罗老祖反向察觉、锁定。

  陆长安却不必顾忌。

  天罗老祖应该是卫道盟现存实力最弱的元婴真君。

  陆长安压根不怕被其找上门来。

  ……

  有了血裔珠,配合卜卦之术,陆长安的追踪效率,大幅提升。

  两日后。

  陆长安又追踪到一队迁移的天罗宗谢氏修士。

  咦!

  陆长安靠近几百里时,发觉斗法的动静。

  其中,更是爆发力真丹级的战斗,飞沙走石,山石崩裂,

  “玄阴教!项景龙!”

  “尔等不去前线抵抗魔道,竟然劫杀昔日并肩作战的盟友?”

  天罗宗谢氏这边,一位头戴纶巾的中年真人,带领十几名宗门弟子,奋力抵抗。

  对手却是两大“真丹级”的强者,还有四名假丹真人。

  玄阴教两名领首,其中一位真丹期的白眉道人,施展一片黑云暗雷法术,围困敌方。

  另一人,并非真丹修士,而是一尊高达两丈,浑体暗黑魔纹,喷吐煞气焰云的三阶体修巨人。

  其面容与昔日的项景龙,并无区别。

  眼下的项景龙,在体修神异下,仿若一尊傲世铁塔,力大无穷,动辄间地裂山摇。

  众多的法术攻击落到身上,如同挠痒痒。

  嘭!!

  天罗宗一个假丹真人,被项景龙高速近身,一拳击碎护体法罩,爆体而亡。

  天罗宗的中年真人,亦是被项景龙逼得险象环生,勉强腾挪躲闪。

  “《地煞托天功》,不愧是顶级的体修神功!”

  一旁的白眉道人,不要太轻松,打打辅助。

  不过半盏茶功夫,天罗宗一方倾灭。

  唯一真丹修为的中年真人,纶巾脱落,狼狈不堪,如同一只羔羊,被项景龙硕大的暗黑魔纹大手,狠狠钳制住,动弹不得。

  “谢霄,乃是天罗老祖的直系曾孙!恭喜项护法,逮到一条大鱼。”

  白眉道人恭喜道。

  “不堪一击!”

  项景龙恢复正常的麦肤中年模样,肌肉虬结,摇摇脖子,一副刚热身的样子。

  天罗宗与玄阴教同在荆国,难免结怨,关系不合。

  天罗宗迁移,玄阴教自然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

  不过,劫持曾经共抗魔道的盟友,这种行为并不光彩。

  哪怕天罗宗名声很臭,也不能摆在明面上。

  而且,玄阴教主力,被魔道战场牵扯。

  最终,梁掌教将此任务,交给劫修出身的项景龙,让其碰碰运气,从分批迁移的天罗宗修士身上,搜刮一些资源。

  “啧!不愧是谢氏嫡系,此人身上携带物资不少,居然有凝晶丹主药,接近四阶年份的青玄木。”

  清点战利品,项景龙和白眉老人面色皆喜。

  项景龙保管战利品,含笑道:“还得劳烦林道长搜魂,追查天罗宗迁移辛秘,尤其是其他嫡系的撤离路线。”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