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37章 劫修传闻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37章 劫修传闻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你既然能炼制精品寒风符,只要再努努力,‘寒霜降’也不是没有机会。”

  周青璇秀眉一凝,亮澈灵动的双眸死死盯着陆长安,似乎想给予某种压力。

  若是寻常修士,面对背景可怕的周青璇,此刻可能要诚惶诚恐。

  毕竟是假丹真人宠爱的孙女,哪怕是慕家筑基慕仁龙亲临,都要客客气气。

  “周姑娘另请高明。”陆长安淡淡道。

  他前世就是修仙世家的结丹老祖,岂会怕这个小孙女的狐假虎威。

  “周姑娘,抓捕一阶后期火禽,不一定非要寒霜降。”

  慕秀芸柔声劝道。

  “我是御兽师,必须独立战胜、抓捕那只火禽,如此才能让它真正敬畏,便于日后驯服。而寒霜降是最佳选择,又不至于对它造成伤害。”

  周青璇拧在原地,贝齿紧咬粉唇,颇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

  陆长安暗忖,这小姑娘追求完美,要独自擒拿火禽,不能让人帮忙,又不能伤害到目标。

  这么看,寒霜降确实很适合,属性克制,又有较强的控制能力。

  让这小姑娘如此重视,那只火禽的血脉品级恐怕不低,至少是上品血脉。

  “陆符师,你真不肯帮这个忙?”

  见陆长安无动于衷,周青璇皱巴着琼鼻,一张精致无瑕,吹弹可破的脸颜凑到近前,轻轻吸了一口气。

  距离不到半尺,传来少女淡若清荷的吐息和体香。

  陆长安内心泛起古怪,难不成这小姑娘还玩美人计?

  他的年龄比对方大一倍。

  如果成婚跟二狗一样早,周青璇大概是她女儿一样的年龄。

  念头刚起。

  周青璇俏目转动,闪过一丝狡黠,粉唇蠕动,冷笑传音道:

  “没想到,陆符师竟会喜欢地岩鼠这种妖兽?”

  闻言,陆长安心头一突,对此女不敢有任何轻视。

  周青璇不愧拥有极佳的御兽天赋,刚才凑近吸气,并不是玩什么暧昧,而是通过气味确认他养了一只地岩鼠。

  这只地岩鼠,是杀葛丹师的战利品。

  葛丹师又是从郑元华那里得到的御兽牌支持。

  最终的源头,来自御兽周家!

  “如果本姑娘没记错,我周家好像没有把地岩鼠卖给你们慕家。哦,你姓陆,未必是慕家族人。”

  周青璇唇线抿动,笑意更浓,仿佛一下抓住陆长安的把柄。

  陆长安面色微变,倒不至于惊慌。

  诚然,中品血脉的灵兽对应修士的中品灵根,价值不低,周家每出手一只都有严格把控和记录。

  但只要卖出的地岩鼠不止一两只,就难以精准判断。

  况且,从其它途径也有机会获得地岩鼠。

  “周姑娘到底想怎样?”

  陆长安面无表情,退后一步,跟周青璇保持距离。

  他无牵无挂,惹不起可以随时跑路,不至于被胁迫。

  “陆符师,你若能练成我所需的‘寒霜降’,本姑娘承诺欠你一个人情。”

  周青璇展颜一笑,纯真俏皮的模样。

  陆长安懂了,这叫做恩威并施。

  小小年龄竟有这等手段。

  当然,最终目的还是想让陆长安乖乖的尽最大力量炼制符箓。

  听到周青璇许诺的人情,在场的慕秀芸,以及霓裳阁的徐掌柜,不禁惊讶意动。

  假丹真人宠爱孙女的人情,这份量可不小。

  以周青璇的灵根天赋和背景,可以预估将来至少是一位强大的筑基期御兽师。

  “给我十张寒性精品符纸,只能试试,不保证成功。”

  陆长安叹了口气,不得不接受的样子。

  寒性符纸,属于非通用符纸,用相应属性的妖兽皮和灵木制作而成。

  其价格往往是通用符纸的两倍以上,成符的概率有小幅加成。

  “寒性精品符纸?好!我给你二十张,如果能炼成四张,这支一阶法器符笔一并赠予你。”

  周青璇眼眉含笑,早有准备的取出符纸,又递上一支白色精品符笔。

  陆长安怔了下,接过符纸和符笔。

  看上去,从头到尾他被周家天才孙女拿捏的死死。

  但谁能知道,陆长安储物袋里有现成的寒霜降符箓。

  这是送上门的资源和人情。

  周青璇承诺的符笔,是一阶中的精品,比陆长安目前用的要好。

  “只能尽力。”陆长安拱手道。

  “给你六天时间。”

  周青璇说罢,秀发一摆,带着老仆离开。

  “你有把握吗?”

  慕秀芸来到他身边,声音清柔,暗袖盈香。

  迎着她期许的目光,陆长安沉吟道:“有这支符笔和寒性符纸的加成,两三成把握。”

  ……

  六天时间,晃眼而过。

  周青璇如期来到慕氏灵符铺,坐在一楼后面的会客厅。

  “周姑娘,这是你需要的寒霜降。很抱歉,陆某技艺不精,勉强画出三张。这支符笔,还请周姑娘收回。”

  陆长安略显惭愧的样子。

  他不会那么傻,为了一支符笔就真画出四张寒霜降。

  给了三张,应该能达到对方的心理底线。

  倘若画成四张,对寒霜降这个难度的符箓来说,几乎比拟一阶上品符师了。

  “算了,这支符笔你收下吧。”

  周青璇脸上看不出满意还是失望。

  最后看了陆长安一眼,拿着符箓离开了。

  陆长安收回符笔,嘴角微抿,以对方的身份,这一结果不出所料。

  慕秀芸欣然含笑,虽说没完成四张的目标,但也基本让周青璇满意了。

  “陆符师,可喜可贺,能得到周家天才孙女的人情,让人羡煞。”

  周青璇刚走,隔壁的徐掌柜笑眯眯的过来道贺,似乎不太确定,有试探的意思。

  “侥幸侥幸。”陆长安谦虚道,这件事也不好隐瞒。

  得到周家天之骄女的一份人情,足以让人羡慕。

  何况画制那几张寒霜降,又薅到一笔不菲的材料。

  陆长安心情甚悦。

  ……

  接下来几个月,坊市里的人流量平稳上升。

  刚开业一年的灵符铺,竟然开始稳定盈利。

  虽然盈利不算多。

  店铺是慕家低价买来的,不用租金,但是要考虑持有成本,以及坊市的管理费用。

  坊市的管理费用,用于阵法维护,巡逻执法的修士。

  陆长安的日子依旧很清闲。

  一方面时竹叶山的木灵气浓郁,每天只用修炼一个半时辰。

  另一方面,学徒慕珊可以画制简单的一阶符箓,慕二顺也能画部分基础符箓。

  陆长安不会一直在楼上苦修。

  时常去坊市的茶楼酒肆,饮茶品酒。

  这种场合,汇聚天南地北的修士,往往会带来一些消息。

  霓裳阁的徐掌柜,时不时陪陆长安一起品茶,天南地北的闲聊。

  这位对坊市各个人物的身份背景如数家珍。

  “听说没,前段时间有几个练气散修,死于劫修之手。”

  “竹叶山坊市怎么搞的,才开一年,外面就发生几起杀人夺宝的恶性事件。”

  酒肆里,几名散修忿忿不平的道。

  “劫修?”陆长安面泛思索。

  杀人夺宝,不一定是专职劫修干的。

  坊市里,任何一个职业,都可能临时客串一把。

  坊市有了人气,出现劫修很是正常。坊市里的巡逻修士,最多只能维持坊市内和门口附近的安全。

  “陆符师不必担心劫修之事。你可听闻我们坊市里开店的有谁被打劫过?”

  徐掌柜倒了一杯酒,老神在在。

  “那也确实。”陆长安笑了笑,倒是认可这一点。

  劫修,多是柿子挑软的捏。

  坊市里开商铺的,大多有背景势力。要么修为不俗,要么是多人一起外出。

  劫修基本挑散修下手,不敢轻易招惹这些有势力的商家。

  “陆长安,我家公子请你过去一叙。”

  就在二人闲聊时,一个小厮走过来,压低声音道。

  “你家公子?”陆长安看向小厮,炼气三层的修为。

  徐掌柜传音提醒:“陆符师,这是黄少主手下跑腿的。”

  黄少主?

  陆长安想起一年前,黄宇造访刚开业的慕氏灵符铺,当时把自己当路人甲,连名字都没问。

  不想今日,竟主动邀请自己。

  徐掌柜面色凝重,传音道:

  “黄少主是坊市的管理者之一,仅次于坐镇的筑基老祖。你最好去一趟,莫要得罪这位。”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