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385章 铁算缘由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385章 铁算缘由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385章铁算缘由

  元婴中期的强大灵压,远超陆长安此世面临的任何一位真君。

  他心中惊疑,上回见到此女,还是三四十年前,与景无枫组队打魔化石心龙的时候。

  彼时,冥水真君并未见到陆长安真面目,且是元婴初期修为。

  这回现身已是元婴中期,似乎有些机缘。

  是石心龙巢穴的那次捡漏?

  还是古幽殿中另有斩获?

  这些年,关于冥水真君的唯一消息,就是进入过古幽殿,但存在感很低,那时也尚未晋升元婴中期。

  “冥水道友如此重礼,项某铭记在心。”

  陆长安面色不悦,语气不冷不热。

  既没有当场发作,也没有刻意隐忍,其反应在众人预料之中。

  冥水真君刚才的赠礼,明显是试探;换作法力底蕴稍差的新晋元婴,很可能当众丢丑。

  这般冒犯无礼,陆长安和紫霞仙子自然不快。

  然而,冥水真君作为元婴中期,背靠镇海十六宗,却有狂傲的资格。

  “项真君言重了。妾身听闻项道友与景天真君关系不浅,景天真君一身神通不输元婴中期,想来项真君实力也不遑多让。”

  冥水真君言笑晏晏,试探过后,倒没有进一步举动。

  项大龙的反应没有异常。作为新晋元婴,法力比她预料中稍强。

  “让冥水道友高看了!项某只是普通的元婴修士。当年认识景天真君,源自炼制傀儡的交易。”

  陆长安语气稍缓,不卑不亢的道。

  “哦?原来如此。”

  冥水真君似乎信了大半,随后与正常客人一般,在元婴大典落座。

  紫霞真君稍松一口气,与陆长安眼神交汇,有询问之意。

  “我与这位冥水道友不相识,可能是景天真君的恩怨……”

  陆长安微微摇头,传音解释。

  冥水真君提及“景天真君”,陆长安不禁有所猜测。

  猎杀魔化石心龙时,景无枫曾被石化,以秘法挣脱,显露真实形象。

  当时虽有幻空大阵遮掩,但在激烈斗法中,阵法并非毫无破绽,可能被冥水真君窥探到模糊景象。

  如此倒也罢了。

  一甲子前,景无枫通过空间裂缝初临大渊,“异域气息”没有第一时间消除。曾与魔物厮杀,被魔化石心龙追杀,动静可不小。

  冥水真君曾追杀刹海真君,调查听海阁宝库遗迹,对异域来客之类的线索,绝不会忽视。

  何况,景无枫后来在古幽殿一役扬名,与伪灵宝的线索有关,可谓非常高调。

  陆长安最大的顾虑是,冥水真君从听海阁的部分典籍线索,知晓或推测到传送通道,以及听海阁遗迹的存在。

  “还好,景道友存在感更强,疑点也多,顶在了最前面。”

  陆长安分析缘由后,稍松一口气。

  如果冥水真君盯上自己,早就找上门来了。

  如今,陆长安晋升元婴,名声也不小,再加上赤蛇真君的穿针引线,这才进入冥水真君的视线。

  赤蛇真君和冥水真君搅和一起,陆长安不由想到自己当年留下的小破绽。

  地岩君晋升化形妖王之前。

  陆长安用提纯过的龙血,与赤蛇真君交易【玄心兽丹】。如果没有此丹,地岩君未必能挺过心魔劫,化形成功。

  那时,陆长安第四世降临,伪装元婴修士,气息迥异,赤蛇真君未曾识破。

  大渊属于临海的州界,龙血的来源主要是海域蛟龙。

  赤蛇真君真正与冥水真君打交道,还是在古幽殿,应该是后来认识往来。

  ……

  “修罗道友,可察觉此人的异常?”

  冥水真君落座后,闭目养神,实则与储物道具中的古朴油灯交流。

  古朴油灯的灯座,由养魂木打造。油灯光晕中,包裹着一团惨青色的残破鬼魂,正是“修罗鬼君”的残魂。

  “此人有问题。”

  修罗鬼君的分魂,肯定道。

  “本君作为石心龙的主人,曾经有灵契关系,对其血脉气息无比熟悉。刚才施展秘术,感应到此人身上石心龙血脉的微弱气息。也就是冥水道友靠得近,这才感知到。”

  “哦?那项大龙是否察觉你的感应秘术,打草惊蛇?”

  冥水真君确认道。

  “呵呵,本君作为元婴中期巅峰的鬼修,即使是分魂,鬼道秘法之精妙,老牌元婴初期难以察觉。何况,冥水道友出手试探,让那小子被迫自保,无暇顾及。”

  修罗鬼君自信的道。

  当年他最强的时期,甚至轻伤到元婴大修士,最终以惨重代价,险些丢命,逃过大修士追杀,从而一战成名。

  不过,那一战的惨重代价,也为他后来的不幸埋下伏笔。

  “鬼君如何看待此人?”

  “项大龙作为新晋元婴,多半是景无枫的帮凶。依赤蛇真君所说,此人还拥有傀儡军阵,可以牵制元婴初期。早年,景无枫得项大龙之助,配合四阶大阵,确实有威胁石心龙的可能。”

  修罗鬼君分魂分析道。

  冥水真君认同道:“嗯,地岩君应该得到了石心龙的精魄大丹,从而晋升化形。”

  “项大龙对景无枫助力较多,包括古幽殿里的机缘。此子应该分到了部分龙血材料,即使炼化提纯,龙血的本质未变,较近距离的感应,瞒不过修罗道友。”

  分析到这里,冥水真君内心振奋,或许可以通过项大龙这条线索,逮到景无枫这条大鱼。

  景无枫作为异域来客,古幽殿的最大赢家,乃是气运之辈。

  此人的空间神通,擅长挖掘遗迹宝物,说不定捡漏了当年逃亡到异域的刹海真君,甚至得到听海阁的部分遗泽。

  冥水真君一人之力,奈何不了堪比元婴中期,擅长空间遁法的景无枫。

  然而,景无枫在古幽殿得罪的元婴老怪不少。在中域大势力多年排查和推算后,近些年才被认定为伪灵宝下落的关键线索。

  冥水真君完全可以借力打力,再不济,还能从所在的“黑泽宗”搬救兵。

  但是,黑泽宗的首修,比新晋元婴中期的冥水真君实力更强。为避免失去主导权,她不会轻易找宗门帮忙。

  “从刚才的试探看,项大龙的功法,不是听海阁的路数。”

  冥水真君念头转动,觉得陆长安与刹海真君,听海阁应该没关系。

  景无枫这等气运之辈,拥有空间神通,又确认是异域来客,倒是有几分可能。

  “修罗道友可有把握,助妾身擒拿项大龙?”

  “本君滋养多年,如今只能发动元婴初期层次的鬼道秘术。若是项大龙在宗门不出,绝无机会。除非此子不带地岩君,落单外出,那才有可行性。”

  修罗鬼君如实道。

  云霞宗有三大元婴战力,再加上四阶阵法,元婴中期也根本不是对手。

  在元婴大典上,到场的元婴真君,大多与云霞宗关系不错,或者是中立,更不是时机。

  “冥水道友若想增加胜算,最好继续为本君寻找魂道养料,待到鬼道秘术更上一层楼,便能撼动、压制此子的元婴……”

  修罗鬼君又蛊惑提议道。

  当年在石心龙的巢穴,他落到冥水真君的手中,曾备受拷问。后来,交代修罗鬼君留在中域禁地的一处藏宝点,让冥水真君获得不小的机缘。

  在他的指点下,冥水真君参加古幽殿,又有不俗的收获。

  种种助力下,体现了价值,冥水真君才帮忙他蕴养,恢复一部分鬼道修为。

  ……

  冥水真君是场上唯一的元婴中期,她与修罗鬼君分魂的交流,元婴初期修士难以察觉。

  然而,不远处的青衣居士,打量闭目静养的冥水真君,深渊迷雾般的眼眸中,泛起一丝奇异。

  “咳!芷薇,陪我去周围转一转。”

  铁算真君咳嗽着起身,在芷薇郡主的陪同下,观览云霞宗的风景。

  元婴大典持续三日,不少客人在山峰附近闲逛、游览,只要不踏入宗门禁地便可。

  作为四阶卜卦宗师,铁算真君不是单纯的观景,他能望气,勘测风水,了解一个宗门的大概气运走势。

  作为传承万载的元婴大派,云霞宗的祖师堂,也有天机类的奇物,主要是防止外界推算宗门机密。

  半个时辰后。

  冥水真君和赤蛇真君离开了云霞宗。

  目送冥水真君离去的方向。

  铁算真君运转卦力,手掌往虚空中凭空一抓。

  刷!

  一枚铁质卦签浮现。

  卦签上,玄异光芒流转,勾勒出一行古老蝌蚪文字,外人根本不认识。

  铁算真君看完卦签上的内容,若有所思的样子。

  对这一幕,芷薇郡主并不惊讶,只是不解的问道:

  “您老为何不推算项大龙,而是卦算冥水真君二人的情况。”

  她知道铁算真君此行的任务,自己前来打配合。

  “咳!推算那小子?鄙人还想多活几年。”

  铁算真君微微摇头,叹息一声。

  他是迫于无奈,只能从侧面入手。

  芷薇郡主惊奇道:“项大龙一个新晋元婴,为何不能推算?”

  “这位项真君,至少有多件卜卦奇物,这还是鄙人能感受到的,说不定还有其他屏蔽天机的宝物。”

  “而且,他身上有另一位卜卦宗师的命道布局,这导致其人天机深邃浑浊。再加上元婴境界,气运强盛。若是强行卜卦,鄙人这身子骨可遭受不住。”

  铁算真君笑了笑说明缘由。

  卜卦者,强窥天机,难免要付出代价。

  折寿,属于通病。

  铁算真君所修的卜卦之道,将“折寿”的危害降低数成,实属了得。

  但相应的代价是,身体常年羸弱,房事不举。

  “项大龙背后,竟然有卜卦宗师的存在?”

  芷薇郡主不由吃惊。

  卜卦之道冷门难修,晋升四阶卜卦宗师的难度,要远远高于突破元婴期。

  “那您老在冥水真君这边,可有收获?”

  “那位虽是新晋的元婴中期,推算阻力也颇大。好在略有收获,足够鄙人看清部分局势。”

  闻言,芷薇郡主很好奇。

  再次追问,铁算真君却是笑而不答,带她返回元婴大典的场地。

  ……

  两日后。

  元婴典礼进入尾声,在座的元婴真君大多中途离去。

  唯有乐大师和铁算真君没有走。

  乐大师没有离开,是另有原因。

  铁算真君还没走,让陆长安心存顾忌。

  不过,铁算真君这两日并没有冒犯的举动,中途甚至表现出善意,主动与他敬了一杯酒。

  铁算真君身体不好,在典礼期间仅与陆长安饮了一杯酒,此举算是很给面子。

  “咳!项真君可否与鄙人单独一叙?”

  铁算真君临行前,提议道。

  “好。”

  陆长安稍作迟疑,还是答应了。

  铁算真君作为皇室代表,金口铁断,既然主动表达善意,还是不宜得罪。

  “项真君与那位不速之客接触,咳……可曾察觉她的异常之处?”

  “异常?倒未察觉。”

  “但此女似乎对项某有成见,应该是景天真君的缘故。”

  陆长安摇头,如实道。

  他的法力神识,都不如冥水真君,确实没看出什么问题。

  “那位道友身上存有隐晦的鬼道气息。”

  铁算真君透漏道。

  “鬼道气息!”

  陆长安心念转动,瞬间产生诸多联想。

  当年猎杀的魔化石心龙,其原主人是修罗鬼君,但是失踪多年。

  那位修罗鬼君,来自北域“黄天鬼宫”,属于元婴大修士之下的第一阶梯实力。

  而那冥水真君,当年趁机捡漏,去了石心龙的巢穴。

  “多谢先生提醒。”

  陆长安拱手一礼,感谢道。

  这个情报,对陆长安很重要。

  假若冥水真君与修罗鬼君凑合在一起,威胁足以让其重视。

  要知道,陆长安身上还有石心龙的提纯龙血。

  “咳咳!项真君若是诚心感谢,能否回答鄙人一個问题?”

  铁算真君目光一闪,似笑非笑的道。

  陆长安语噎,怔了怔,勉强道:

  “先生有什么问题,只要不涉及本人机密,项某愿意回答。”

  “鄙人只有一个问题,项真君来自大渊之外的哪个州界?”

  铁算真君双目精亮,给人一种洞悉心灵的异样感。

  这个问题,始料未及,让陆长安心生警惕。

  他来自大渊之外,即使在云霞宗,也属于机密。

  当年,陆长安只告诉了紫霞仙子,后者也说了会保密。

  紫霞真君最多告诉道侣云岚,其余人都不知道。

  “项某来自坤州。”

  陆长安想了想,决定给出一个“真实”的答案。

  他隐隐意识到,这个问题对皇室重要,最好不要回避。

  “哦?坤州?那距离倒不算太遥远。”

  铁算真君凝视着陆长安的表情,作为四阶卜卦宗师,直面相对,基本判断后者没有撒谎。

  没错,陆长安前世出自大坤的修仙家族,名叫徐玄。

  随后,铁算真君聊了下坤州的风土人情,陆长安应答自如。

  铁算真君面露笑意,这次造访云霞宗的目的基本达到。

  只要排除项大龙来自大晋仙朝的跟脚即可。

  “那位冥水真君的情报,先生还知道多少?”

  陆长安趁机打探情报。

  大宇皇室,作为中域霸主势力之一,且有四阶宗师,情报来源众多。

  “冥水真君出自镇海十六宗之一的‘黑泽宗’,此女积极追杀听海阁余孽,挖掘获得部分传承宝物。百年前,此女追杀听海阁余孽‘刹海真君’,后者不知所踪。近百年,冥水真君时常徘徊在中域禁地周围,或许得到了某些新线索……”

  铁算真君对相关情报,信手拈来。陆长安怀疑,此人在皇室或许是掌管情报部门。

  “……三十年前,冥水真君进入古幽殿,乃是隐藏赢家之一。彼时,有两位元婴期厮杀,争夺一样天地灵物,结果被此女黄雀在后,捡了便宜。冥水真君晋升元婴中期,或许与这次收获有关。”

  铁算真君又补充了冥水真君近些年的情况。

  陆长安听完,暗自咋舌。

  此女竟然不止一次捡漏还在古幽殿坐收渔翁之利?

  相关内幕,陆长安此前闻所未闻,也就皇室的情报网知道真相。

  ……

  “先生,可曾知道景天真君的下落?”

  辞别前,陆长安好奇的试探道。

  这些年,在中域一直没听到景无枫的下落。

  铁算真君咳嗽一声,沉默几息,不由看了看陆长安。

  那表情仿佛在说,你小子才回答我一个问题,还要白嫖多少情报?

  陆长安略显尴尬,打了一个哈哈。

  “景无枫,疑似离开中域,在东域近海猎杀妖兽。消息不保真。”

  铁算真君说完,便挥袖辞别,离开了云霞宗。

  “这小子,要不是看你气运强盛……”

  云层之上,铁算真君摇头,不禁莞尔。

  他之所以善待陆长安,是因为通过卜卦冥水真君和赤蛇真君,得到侧面的印证。

  的确,他不好直接卜卦陆长安,代价太大了。

  但是,铁算真君能卜卦陆长安的敌人。

  尽管看不出全貌,他却能捕捉某种趋势,冥水真君的运势达到巅峰,隐隐有盛极而衰的征兆。

  由此可见,作为对头的项大龙,天机难测绝非善类,相比冥水真君更不宜得罪。

  ……

  元婴大典后,陆长安在云岚峰招待乐大师,及其孙女乐清霓。

  原来,陆长安与乐大师另有约定,请对方帮忙炼制四阶延寿丹。

  当年从大青带来的三阶顶级寿果,培育了几十年。后又通过长青秘术折寿催生,大幅提升成长速度,进而突破到四阶。

  延寿丹的其他材料,陆长安搜集完成。不是单凭个人,还通过云霞宗的宝库兑换,以及发布宗门任务获取。

  “四阶寿果,年份及格。”

  乐大师检查了材料,对陆长安能拿出四阶延寿丹的完整材料,还是颇为意外的。

  其中最难得的是四阶寿果,单独服用都能延寿几十年,价值超过化婴丹。

  “等老朽调整好洞府的地火和阵法,便能着手炼制延寿丹。”

  乐大师没有问报酬,直接应下委托。

  陆长安心生期待,他服用延寿丹,效果比寻常修士好一倍,且耐药性只会逐步递减。

  当年,他服下的第一颗三阶延寿丹,都能延寿六十年。

  服用四阶延寿丹,至少可以延寿百载。

  延寿增加,能提升长青功的法力。若是服用两颗以上四阶延寿丹,大幅延寿之下,元婴期的法力恐怕能明显增幅。

  ……

  在乐大师筹备炼丹期间,陆长安分析、推算冥水真君带来的相关危机。

  然而,他尚未晋升四阶卜卦宗师,最多算准四阶,只觉天机阻力颇大,迷雾重重。

  冥水真君作为元婴中期,很难推算到具体情况。

  陆长安只能反复确认,在听海阁一事上,并未留下破绽。就算有,那也隔绝在大青,没有带到大渊。

  “当年与赤蛇真君交易龙血,的确留下破绽。不过,如今我和地岩君都达到元婴层次,当年隐藏身份的交易,已经无关紧要。”

  陆长安晋升元婴期,曾经的很多机密,如今不担心曝光。

  哪怕长青功被人知晓,到了元婴层次,算不上惊天机密。

  在天珩大陆各地界,修行长青功的师兄弟,绝不止一个两个。

  唯有听海阁、玄天葫藤的相关秘密,绝不能暴露。

  确定大方向没有疏漏,陆长安放眼当下。

  铁算真君之前的询问,存在一个疑惑。

  没有凭证线索,皇室及铁算真君,如何知道他来自外域?

  陆长安作为卜卦大师,知晓卜卦者凭空推算难度大,最好有线索媒介,否则准确率大幅降低。

  重要的是,陆长安身为卜卦者,奇物众多,对天机卜卦的阻力极强,这是外人不知道的秘密。

  铁算真君接触他后,才知道这个情况。

  想到这里,陆长安造访紫霞真君,询问相关之事。

  姜梓妍答道:“关于大龙来自外州之事,妾身除了对云岚师兄提及,没有与任何人说过。而师兄他早已逝去……”

  听到这里,陆长安眉头微皱。

  如果只是元婴真君的私下交流,其自带对天机的干扰阻力,也是不容易被推算到的。

  此事,要么姜梓妍撒谎;要么当年逝去的云岚真君留下漏洞。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