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398章 跨界神念,长青逆转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398章 跨界神念,长青逆转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400章跨界神念,长青逆转

  陆长安闷哼,神魂震动眩晕,耳鼻眼渗出血迹。

  此刻,他算是尝到【钉头箭】攻杀其他元婴的那种滋味。

  若非他与第四世融合,神魂堪比元婴中期巅峰,只怕要遭到重伤。

  巨魔头颅的“唔”声,似乎蕴含某种神念之力,经过封印大阵的削弱,扫中陆长安和景无枫。

  “上古巨魔何时复苏了意识,刚才的神念冲击是什么情况?”

  景无枫面色泛白,嘴角溢出血迹,被迫中断阵法修复。

  二人匆匆瞥过深渊里的巨魔头颅。

  其中一只眼瞳,依旧空洞淡漠。

  另一只眼瞳亮起暗蓝月牙印记,神秘威严,泛起若有若的戏谑情绪。仿若一位无上尊者,俯瞰这方界面的渺小生灵。

  经过刚才一轮冲击,引发魔气潮汐,这只魔瞳中的暗蓝月牙印记,黯淡过半。

  锁住巨魔的【八龙锁】闪烁辉煌的龙纹金光,八条巨大的金鳞龙影,盘旋在巨魔的上半身,将其脖颈锁得更紧。

  滋滋!

  龙锁上的密集阵纹,激发一条条五色电链,缠绕击打巨魔上半身,其头颅上缭绕大片的黑烟。

  “上面两个小家伙,莫要恐慌。”

  通天灵宝【八龙锁】中传来一个虚弱苍老的声音。

  “尊者神念跨界而来,遭到极致削弱,不过是趁着老夫沉睡,来天珩界偷鸡摸狗罢了。”

  陆长安和景无枫顿时明白,这是通天灵宝的器灵。

  “器灵前辈。”二人稍松一口气,恭敬行礼。

  “有老夫在,巨魔头颅难以造次,引发魔气潮汐。你们尽力解决刚才溜出去的魔物,但莫要勉强,打不过就找你们的长辈……”

  苍老器灵的声音交代后,就不再言语,全力遏制被尊者魔念附身的巨魔头颅。

  ……

  在与器灵沟通的当口,陆长安和景无枫也在打量刚才魔气爆发时,从封印大窟窿里流出的东西。

  其中一截残破黑袍,在魔风中漫无目的飘动,没有任何生灵气息。

  另一个身高五丈六的魔物,头生犀角,眼如红灯,棕色的暗肤有种金属纹理感,此刻身上有多处焦黑伤口,冒着浓烟。

  似乎在突破封印后,受到不轻的伤。

  嗡!

  此魔身上荡起暗血光流,体表伤口焦痕正在修复自愈。

  “铁血奎魔,四阶中期。”

  景无枫擦拭血迹,稍微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之前那只双头四臂的古魔。

  他庆幸,那封印的大窟窿,此前被他修复了一部分。

  否则,刚才魔气爆发中,若是杀出四阶后期以上古魔,在此刻的险境下,二人都有生命危险。

  陆长安目光掠过铁血奎魔,只觉此魔带来的威胁感,不亚于【金坤老怪】。

  他又看向远处的残破黑袍,暗自推算,眉头不由紧皱。

  陆长安已经明白,刚才魔峰界的尊者,神念跨界而来,制造混乱,其目的是送出什么东西。…。。

  若单单是四阶中期的铁血奎魔,分量似乎不够,应该还另有布置算计。

  “项道友,趁这头铁血奎魔伤势未愈,尽快将其斩杀。”

  景无枫服下疗伤圣丹,声音有些急切。

  周围漫天的魔蝠魔蛾,攻势源源不断,经过傀儡军阵、地岩君、四阶傀儡的防线后,还有些残余攻击落到二人的法力护罩上。

  “好。”

  陆长安以长青法力治好轻伤,祭出【龙木杖】,并取出两张宝符。

  呼轰!

  【龙木杖】化作通天古木,血色龙影缠绕,凶猛的一击砸中铁血奎魔,传来击打重物的沉闷声响。

  铁血奎魔微晃,体表暗红血流包裹,竟然没有受到明显伤害。

  此魔褐红色的眼瞳里,闪过淡淡的讥讽。

  陆长安并不意外,其中一张宝符已经落到【龙木杖】上,巨大古木杖身缭绕青翠光芒,生长出一根根硕大的翠绿枝条藤蔓。

  这些枝条藤蔓疯狂生长,粗如巨蟒,韧性十足,捆缚铁血奎魔的躯干四肢,限制其行动力。

  【龙木杖】的重压拍击,四阶宝符的藤蔓捆缚,让铁血奎魔难受不适,不禁露出厌烦恼怒。

  嗤嗤!

  此魔头部犀角闪烁寒光,金属切割般的声音传来,将数道粗大藤蔓枝条切断。

  “人界修士,弱不禁风!”

  铁血奎魔狞笑,魔臂左右展开,暗肤肌肉膨胀,金属纹理勾勒,挥出一道魔影残风。

  咔嚓!蓬!

  众多藤蔓枝条寸寸断裂,巨木形态的【龙木杖】也是被击飞,灵光黯淡的闷响,回到陆长安身前。

  就在这时,虚空浅层传来异常波动。

  嗤——

  薄如蝉翼的【无空刀】,锋刃上镀着晶光,泛起空间涟漪,狠狠刺中铁血奎魔的心脏。

  “空间法宝?”

  铁血奎魔表情微变,心口处传来痛楚。

  那银色刀锋刺中心口,传来划中金属岩层的摩擦声。

  空间之力的特性,强行突破铁血奎魔的坚硬体表和暗血光流,刺出一道血口。

  可惜铁血奎魔躯体庞大,这一击要害攻击,并没有带来致命伤害。

  “心脏是铁血奎魔的要害,力量来源。”

  景无枫传音交流,施法让【无空刃】隐遁虚空。

  “哈哈!区区元婴初期,纵然掌握空间神通,对本座威胁有限。”

  铁血奎魔咧嘴一笑。

  怦怦!

  其心脏有力跳动,心口处流转精纯的暗血光流,被刺破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长出新的肉芽。

  “此魔居然有不灭特质?难道与封印的不灭巨魔有关……”

  景无枫表情凝重,感觉异常棘手。

  之前,铁血奎魔被阵法封印伤害,力量层次更高,所以修复速度不明显。

  此刻,展露不灭体的特性,纵然多位元婴中期联手,也难以击杀他。

  接连化解陆长安、景无枫的手段。…。。

  铁血奎魔发动反击,腹内仿佛有一个大血球鼓起,张口吐出一道血色光虹,其内蕴含一颗金属核。

  “小心!”

  陆长安二人感到危险的气息。

  刺啸声响起时,金属核所化的血色光虹,已经击中目标。

  蓬噗!

  傀阵的防御晶光破碎,护在景无枫身前的两具三阶上品傀儡,触及的瞬间,化作一摊血渣。

  不过,傀阵防御和损失的两只傀儡,给了景无枫一丝反应时间。

  叮!

  虚空涟漪中,银色锋芒的【无空刀】掠过,与血色光虹内的金属核撞击在一起。

  血色光虹黯淡熄灭,但那诡异的金属核力量恐怖,将【无空刀】撞击的偏转。

  刺啸声临近,诡异金属核流溢污秽黑血,三分余威撞中景无枫周身的空间涟漪法袍,如陷泥淖速度大减。

  当空间涟漪法袍溃灭时,金属核血光黯淡,残影一闪的被收走。

  “项道友,我的【无空刀】遭到轻微污秽,需要时间拔除清……”

  景无枫脸色不好看,施法召回法宝。

  话音未落,一道鬼泣尖啸的破空声,在铁血奎魔那边传来。

  “混账,竟敢暗算本座——”

  铁血奎魔愤怒咆哮,其胸口被一枚青黑色的獠牙突破血流防御层,来自青甲傀儡的袭击。

  一年前,凌雪真君就是被此手段暗算,中了四阶剧毒。

  趁着铁血奎魔攻杀景无枫,陆长安果断发动反击与算计。

  青甲傀儡的獠牙,只是前置伤害,威胁有限。

  枯灭神光!

  陆长安损耗精血元气,更是折损寿元,手掌虚握间,凝聚一团明暗扭曲的深邃青光,流转灰黄死气,刹那间打出一道岁月轮转的枯灭光华。

  蓬!

  枯灭神光实实打中铁血奎魔的心脏伤口处,由于青黑獠牙的前置伤害,都不需要额外突破那层暗血光流。

  “嘶……”

  铁血奎魔面色大变,胸口区域融出一個干枯腐烂的血窟窿,血肉骨骼瞬间枯萎老化。

  这股力量,甚至侵蚀到铁血奎魔的心脏。

  顷刻间,铁血奎魔气血精元亏损,心脏跳动衰弱几分,容貌仿佛苍老了二十年。

  “呵呵!魔峰界过来的高阶魔族,居然只有区区近百年的寿元,莫非是打前哨的死士?”

  陆长安打出一记《枯灭神光》后,看到多出几分暮气的铁血奎魔,轻笑嘲弄道。

  原来,陆长安此前观察,配合四阶卜卦,发现这只铁血奎魔的弱点。

  此魔寿元竟然不多,借助魔气爆发,闯过封印后受伤不轻,元气受损。

  在不灭体特质下,一旦久战,对己方很不利。

  陆长安这记《枯灭神光》发挥奇效,在打中伤口要害的情况下,杀伤力翻倍不止,直接削减对方近二十年寿元。

  他本人越阶施法,也折损了两三年寿元。若是打空了,或者被防御格挡,那就会打水漂,白白浪费。…。。

  “削减寿元……枯灭之力……”

  铁血奎魔气息跌落,脸色难看,牙齿咬得咯咯响。

  他枯萎的心脏附近,暗血光流滋养,自愈修复速度大减,效果不理想。

  “《枯灭神光》不愧是木系禁忌神通,居然对不灭体的自愈,也有明显遏制效果。”

  陆长安感到惊喜,以前只知道此神通造成的伤害破坏,难以修复。

  击中的土地,百年内寸草不生。被侵蚀杀伤的生灵,修复伤势也更难。

  或许,只有长青秘术,可以更有效治愈这种扼杀生机的伤势。

  ……

  “项道友,还得是你!”

  另一边,驱除法宝污秽的景无枫,不由大喜过望。

  铁血奎魔不单单是寿元削减,由于心脏被侵蚀,生机血元枯萎,其实力至少削减两成。

  他本来只想让陆长安招架一下,没想到造成如此伤害还让强大敌人实力削减。

  二人趁机发动反击。

  陆长安又拍出一张冰蓝宝符,浩大的冰雪风暴席卷,核心处包裹着一道晶蓝急冻寒气,扫中铁血奎魔。

  高大魔躯爆发一团暗血光环,震碎冰雪,其腿部仍凝结寒霜。

  虚空颤鸣,【无空刀】再次斩来,逼得铁血奎魔护住心脏,咽喉等要害,不敢再托大。

  二人正要尽快杀伤铁血奎魔。

  呼!

  漫天魔蝠魔蛾呈飓风状,在周围旋转,攻势越发有组织,威胁更大。

  噗轰!

  一些高阶魔蝠魔蛾,悲惨嘶鸣,飞蛾扑火的自爆,冲击阻拦陆长安和景无枫,让二人无法尽全力威胁铁血奎魔。

  “果然……”

  陆长安此时感应到诡异的精神异力,那众多飞行魔物的外围魔雾中,缓缓飘来一位背生双翼的魔女。

  “月魔一族!”

  景无枫眼皮微跳,想到宗门古籍中的相关记载。

  那魔族女子肤色月蓝,勾勒浅浅纹理,身着祭祀法袍,背后一对很薄的肉翼,仿佛只是精巧的装饰品。

  此女的法力气息,大约相当于元婴初期,却散发着堪比元婴中期的精神异力,操控铺天盖地的魔蝠魔蛾。

  那些娥蝠魔物,似乎与月魔一族有着什么关联,敬畏臣服于月魔祭祀的血脉与法术。

  “景道友,月魔一族有何种能力?”

  陆长安与双翼魔女的墨蓝眼瞳对视,意识微微一恍。耳边传来缥缈异域之音,仿佛只要愿意,就能回归理想温暖的原初母乡。

  尤其是对方眉心闪烁的月牙印记,宛若霜月,冷艳不失高贵。

  陆长安有种熟悉感,想到巨魔头颅的其中一只眼瞳,曾浮现类似的月牙印记。

  那跨界神念的尊者,与此魔女有何关系?

  “月魔一族血脉,修习太阴魔力,且善于幻……”

  景无枫传音的当口异变顿生。

  “尔等,听从幻月圣尊的号令,击杀天一门徒,阻止封印修复!”…。。

  双翼魔女抬起手中的权杖,其上镶嵌的蓝黑月形宝石,闪烁神念晶光,又瞬间黯淡,四分五裂。

  而月魔祭祀眉心的月牙印记,闪烁皓月般的神异光芒,无形的神魂压迫感,近乎元婴大修士。

  “项道友,守住灵台!”

  景无枫面色一变,闭眸施展神识秘术,元婴灵体掐诀捏印,元婴的脖子上,贴着一张天字符神秘玉符。

  嗡!唰!

  魔云滚滚的深渊之上,浮现一轮诡异魔月,与深渊内的巨魔头颅遥遥相对,照耀出一片泛紫的月之光华,笼罩方圆几十里。

  魔月光华透射在场每个生灵的瞳孔,心灵之中,辉映出一个月魔完美世界。即使闭上双眼,也无法阻挡。

  ……

  魔月映天,幻象丛生。

  深渊巨魔眼瞳中的月牙印记,彻底黯淡消失,恢复原本的空洞淡漠。

  “不好!幻月尊者的跨空残余神念献祭,增幅月魔女的神通。同为月魔一族,她们血脉相连,封印大阵和通天灵宝也无法完全隔断。”

  苍老的器灵声音,低喃道。

  他暗暗一叹,上面两个优秀年轻后辈,终究是元婴初期,难以幸免此劫。

  此时,封印大阵上方的景无枫、陆长安、地岩君都陷入恍惚。

  青甲傀儡迷茫的站在原地,情况稍有不同。

  “遵从圣尊之命——”

  铁血奎魔冲头顶魔月躬身一礼,哈哈大笑,双臂一展,震碎身上残余的藤蔓冰霜。

  然而,还有一个神秘存在,比铁血奎魔更快。

  呼!

  那件破损黑袍内,一道鬼魅影子窜出,虚空中形成一连串的影子轨迹。

  那道影子比铁血奎魔后发动,却一瞬间杀进傀儡军阵。

  “影魔!魔峰界的顶级斥候一族,竟然也混了出来。”

  深渊下的【八龙锁】器灵,认出那影子的来历,声音里透出异常。

  咔嚓!

  影魔连串的残影掠过,手握一柄阴影之剑,泛起的影刃余辉,瞬间粉碎路径附近的四具傀阵傀儡。

  当铁血奎魔接近傀阵时,那柄阴影之剑,已经斩到景无枫的身上。

  天一门徒,乃是刺杀首要目标。

  景无枫额头渗出冷汗,恍惚之中,尚未挣扎出月魔幻术。

  生死一刻。

  潜伏在他周身浅层虚空的【无空刀】,颤鸣示警。

  叮!

  【无空刀】本能护主,化作一道银色锋刃,消耗法宝里的残余法力。

  没有主人操控,法宝的威力不足一半,【无空刀】被阴影之剑轻松劈飞。

  火星飞溅。

  【无空刀】颤鸣一声,光芒彻底黯淡,表面留下一道缺口,灵性受损。

  然而,法宝示警、护主,争取的短暂时间,却为景无枫赢得一线生机。

  景无枫豁然睁开眼睛,感受到彻骨杀意,阴影之剑斩至面前。

  他周身黯淡敛去的空间涟漪法袍,在法力催发下,再次凝现护身。…。。

  噗!

  阴影之剑轻松切开空间涟漪法袍,只是速度稍有迟缓。

  最终。

  阴影之剑的必杀一击,威胁依旧,砍中景无枫身上的古朴内甲。

  古甲荡起暗金色的鳞纹,却没有刀甲碰触的脆响。

  阴影之剑仿佛没有实体,在黯淡的最后,前端剑尖的部分阴影,刺入景无枫的身体。

  噗!

  景无枫吐出一口血,面色苍白。身体隐隐的扭曲,其所处的虚空背后,呈现一个银青色的漩涡风团。

  ……

  景无枫被一剑刺中,陷入危机的时刻。

  陆长安也迎来前所未见的危机麻烦。

  “大胆——”

  刚睁开眼睛的陆长安,暴喝一声。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只血盆大口,尖牙利齿的巨鼠。

  地岩君双瞳闪烁妖异的月牙印记,与天穹上的魔月交相辉映。

  那巨大的嘴盆,足以轻松吞下人类身体,锋利口牙滴落着口水,足以轻松粉碎元婴法体。

  啵!

  陆长安袖子里的宝符激发,周身亮起一层瑰丽深邃的四阶水罩,仿佛蕴含着一口大湖的水流,护持在身前。

  地岩君一口咬下,被四阶水罩挡住。

  随着口咬爪撕,一层土黄光晕侵入水罩,眼看就要撕开四阶水罩。

  啪!

  忽的,一只膨胀的金铜大手,散发苍青法力光芒,从水罩内挥出,打得地岩君血盆大嘴一歪。

  被魔月控制的地岩君,心神一震,出现短暂的挣扎。

  陆长安趁机掏出一枚四阶冰心丹,弹入地岩君的大嘴中。

  好在,被控制的只是地岩君,那边的四阶傀儡与生灵有区别,且融入过第二世的结丹之影,没有做出背叛行为。

  陆长安顺利掌控四阶傀儡,让傀灵恢复正常,让魏傀师操控残余的傀阵,牵制实力削弱的铁血奎魔。

  陆长安也发现被刺杀的景无枫,重伤吐血,却来不及营救。

  当务之急,局面不能大崩,否则便要被动转世了。

  ……

  咦!

  影魔一剑刺中景无枫,虽然重伤后者,却感觉一剑刺进异度空间,被无形漩涡包裹。

  阴影之剑,一时没能顺利拔出。

  景无枫身后的虚空微微扭曲,银青色的漩涡短暂凝滞。

  虚空切割!

  景无枫吐出一口精血,双手结印,同时吸收了伤口流出的血。

  在其周身,【无空刀】瞬息幻化分裂,切割若干次。

  虚空中隐隐传来玻璃划破的声音。

  十数道虚空光痕,将景无枫的周身笼罩。

  影魔终于拔出阴影之剑,化作数道残影,却被那些切割虚空的银色光痕笼罩。

  “空间天赋如此惊艳,可惜你尚未成就元婴大修士,今日必死!”

  影魔闷哼一声,高挺魁梧的身躯,进一步虚化,强行闯出了虚空切割的范围。

  原地留下一截由虚化实的淡灰色手臂,闪烁诡异莹光。…。。

  “影魔!速度不亚于元婴大修士!”

  “其巅峰期至少是四阶后期。这个层次的大魔物穿梭空间和封印,身体重伤,会导致修为跌落。”

  景无枫身体摇晃,面色苍白,盘膝而坐。

  他服下千年灵乳疗伤丹药。法力可以快速恢复,但身体伤势惨重,勉强以法力压制。

  天空中,那轮魔月尚在,诡异的太阴光华,笼罩周边几十里。

  意识要维持抵抗,稍有不慎便会再次沉沦月魔完美世界。

  “可惜,就差一步。”

  飘浮在空中的双翼魔女,暗暗一叹。

  影魔差一点杀死天一门徒。

  策反的四阶鼠王也差点吞掉主人。

  那天一门徒的帮凶,居然更先一步挣脱月魔幻术的沉沦?

  “不过,那天一门徒重伤,‘魔月映天’持续影响,加上影魔、奎魔的协助……只要有耐心,我们立于不败之地。”

  月魔祭祀眉心处的月牙冷霜印记,持续闪耀光芒,全力维持魔月映天,准备再次让那三个生灵陷入沉沦。

  倏忽间,尖锐金属撕裂的刺啸,贯穿灵魂层面。

  一枚难以捕捉的长钉箭影,刺穿魔月照落的诡异光辉,散发灭绝神魂的可怕气息。

  全力维持“魔月映天”的双翼魔女,陡然心生警兆,难以置信。

  “灭魂法宝!那人竟然还能反击?”

  一旦出手抵抗,就会结束好不容易增幅发动的月魔秘术。这等大范围秘术,仓促结束也会迎来反噬。

  根本不给她抉择的时间。

  咻嗤!

  那长钉箭影以超出想象的速度,贯穿双翼魔女的头部,带出一束蓝色月魔之血。

  39314201。。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