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407章 斩获飞翼,荆国故人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407章 斩获飞翼,荆国故人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元婴凄厉尖啸传来的地方。

  轰!

  狂风飞沙爆开,伴随碎裂的冰霜与血肉骨骼。

  相距一两百里,都能感知到恐怖的灵压和法力波动,超出一般元婴真君。

  生死绝境中,黑羽真君不顾代价的催动秘法,体内涌出一片毁灭狂暴的罡风魔焰。

  那短暂的爆发,堪比元婴中期,震碎了身上的寒霜凝结,包括地岩君的黄风飞沙,挣脱了地缚之力。

  “道友低估了四阶剧毒和寒冰之力的侵袭。”

  陆长安眼看着黑羽真君的法体崩溃,并露出怨恨不甘之色,迫不得已元婴出窍,挪移数百丈。

  黑羽真君若是正常状态,这类秘术爆发,事后身体受损,元气大伤,少说要修养几年。

  但四阶剧毒和寒冰神链的寒力侵蚀,让其法体不堪重负,处于糟糕的负面状态。

  再强行催动秘术爆发,导致法体崩溃。

  “咔嚓”一声。

  陆长安掐动灵诀,神念集中,让那被震开的【寒冰神链】,将黑羽真君背后的黑翼法宝,连带着血肉骨头,一起拽了下来。

  此前,陆长安为了防止黑羽真君遁走,特意让寒冰神链在其背后黑翼上多缠绕了一圈。

  黑翼法宝,乃是黑羽真君本命法宝,他元婴出窍时准备将此宝一起带走。

  结果被陆长安硬生生扯了下来,没能成功带走。

  这也是为何,黑羽真君的元婴灵体宣称陆长安毁其法体,抢夺其法宝。

  ……

  “哪里跑!”

  陆长安大喝,抬手打出一记万枯藤手,试图抓取黑羽真君的元婴灵体。

  可后者遁速太快,几个挪移闪烁,就超出了攻击范围。

  “此君速度有余,防御倒是一般。若非隐藏实力,擒拿灵宠,让其近身缠斗,还没那么容易拿下。”

  陆长安也就做做样子,没想真擒拿黑羽真君的元婴灵体。

  刚才一战在荆国边境附近,正魔两大阵营者众多,包括暗处的飞禽虫兽。

  因此,陆长安动用的都是常规手段,辅以算计。

  若是动用【九印碑】、【钉头箭】,乃至让异灵孔雀尝试拦截元婴灵体,那底牌就暴露太多了。

  届时,傻子都知道陆长安战力堪比元婴中期,相当于青木真君二号,成为大青东域的巨头。

  无论魔道六宗的敌人,还是青木真君,了解到陆长安的手段实力,都会提高警惕。

  “一个元婴灵体,远远满足不了【九印碑】的胃口。”

  陆长安见好就收,决定放长线钓大鱼。

  当年的青木真君,打出威名后,魔道阵营的元婴修士对其万分戒备,后面很难再击杀魔道元婴。

  青木真君也为此付出惨烈代价,被兽王谷和无间门两位元婴中期,多位元婴初期埋伏算计,险些身亡,重伤逃回中域。

  陆长安初临大青,可不想那么高调,这么快被魔道六宗列为必杀的心头大患。…。。

  他打算多发育一段时间,法力、神通、法宝都有提升的空间。

  要知道,魔道六宗最强的冥泉宗,尚未插手这片地界,而是在攻占东域更繁华的其它地界。

  据传,冥泉宗的首修,早年号称“大青第一修士”,曾力压玄门正道一头。其实力深不可测,纵使面对玄门十宗曾经离开大青的元婴大修士,亦能周旋招架。

  ……

  陆长安重新落到玄水龟上,收起四具傀儡的小军阵。

  返回大青前,他的傀儡军阵恢复到十具,实力也达到元婴层次。

  因为怕吓到黑羽真君,让其忌惮戒备,此战只用了四具。

  黑羽真君若是一直用古弓远程进攻,保持距离和机动性,陆长安不动用异灵孔雀或钉头箭,还真不好对付他。

  吱!

  地岩君土遁过来,将黑羽真君没来得及收走的青铜长戈叼过来。

  此法宝有不俗的穿透力,属于攻击法宝。

  陆长安清点了下,这次的战利品,主要是黑翼法宝和长戈法宝,以及重伤拿下的准四阶巨禽。

  黑羽真君以法体崩溃的代价爆发秘术,元婴出窍时带走了储物戒指。

  陆长安倒也知足,此君最贵重的宝物,当是那黑翼法宝,胜过其它一切物品。

  陆长安初步鉴定此宝,心下大喜。

  黑翼法宝的原材料,至少来自四阶后期的禽王,存在年代久远,乃是黑羽真君在金丹期时的机缘所得。

  黑翼原本灵性流失巨大,但黑羽真君拥有特殊的血脉宝体,居然以御兽之法激活了这对黑翼。

  后来,耗费诸多珍贵材料,以自身精血蕴养百年,才将其练就成一件飞行法宝。

  为了蕴养黑翼法宝,发挥真正威力,黑羽真君以御兽秘法,将其与自己肋部的血肉骨骼植入融合。

  依靠血肉相连的飞行法宝,黑羽真君元婴初期的修为,拥有堪比元婴中期的遁速。

  关键是,不需要折损精血寿元。

  “此飞行法宝,若能为我所用,机动性大大提升。无论用于自保,还是追杀元婴修士。”

  陆长安怦然心动,有所期待。

  至于将其用于提升异灵孔雀,则有些麻烦。此翼融入许多材料,已经炼成一件成形法宝。

  陆长安清理掉黑翼法宝上的血肉残骨,将其封印在灵木盒中。

  他目光又投向被【龙木杖】砸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黑枭巨禽。

  准四阶灵禽,对陆长安吸引不大,倒是可以卖出一个价格。

  此念刚起,那黑枭巨禽忽然哀鸣一声,顿时魂飞魄散。

  “好狠心!”

  陆长安面色微沉,眺望元婴遁走的方向。

  原来,为了不让陆长安得到此禽,黑羽真君触发了主宠灵契的禁制,让自己的灵宠直接暴毙。

  陆长安并未惋惜,兽王谷驯化的灵宠,就算得到后破解灵契,对新的主人,很难有真正的忠心。…。。

  灵宠,适合从小养培养,半路得到的容易产生异心。

  ……

  “咦!那个方向,似乎有熟悉的命数线……”

  陆长安盯着元婴遁走的方位,捕捉到曾与自己纠缠较深的因果羁绊,不由推算一二。

  与此同时,两百里开外。

  “快逃!”

  裴舒媛花容失色,心头大跳,发现元婴逃遁的黑羽真君。

  她毫不犹豫,驾着爷爷赐予的白鹤灵禽,掉头就跑。

  庆幸,她观战的位置,在元婴初期的神识之外。

  “裴真人……”

  附近兽王谷的修士,随她一起撤离,慌乱中如鸟兽散。

  还好,数百里外就有兽王谷的阵法据点,紧急传讯后,其他元婴修士不久便能赶到。

  才片刻功夫,后方天际传来元婴灵体穿梭虚空的波动。

  “裴仙子!”

  黑羽真君出窍的元婴,轻松将孔雀圣女赶超,神识传音。

  “黑羽长老,那陆乌龟可有追上来?”

  被超过的裴舒媛,不禁有些慌。

  她施展御兽秘术,压榨座下白鹤的潜力,提升飞行速度。

  “裴仙子不用慌,那陆乌龟并没有追上来。此子早年就有乌龟真人的传闻,想来并不擅长遁速。”

  黑色元婴小人速度放缓,感知身后的方向,确认陆长安没有追过来。

  “那就好。”

  裴舒媛暗松一口气,与黑色元婴一起返回兽王谷阵营。

  她倒不担心被夺舍。

  不说她道基受损,无望元婴。男性元婴夺舍女子身体,相性契合都比较差。

  返回途中,难免谈及刚才一战过程,裴舒媛趁机打探陆长安的情况。

  “陆乌龟本人的神通法力,在元婴同阶里最多算中上游。”

  “若只是他一人,本座还不放在眼里,但此君拥有四阶妖王,观其雄厚妖力气息,晋升好多年了。那只玄水龟,血脉也达到天品,准四阶黑枭都难以破防……”

  “最可恶的是,陆乌龟隐藏颇深,阴险算计,偷偷下了四阶剧毒。本座轻敌大意之下,着了他的道,被迫元婴出窍遁走……”

  黑色元婴小人的面部,溢出恼怒、懊悔、怨恨等情绪。

  “这么多年过去,陆乌龟还是这般隐忍藏拙,阴险狡诈。”

  裴舒媛回想当年与陆长安的两次交锋博弈,明明都占据实力优势最终却吃了大亏。

  后一次,陆长安得天师相助,借力打力,让拥有四阶兽王的她,落入卫道盟元婴的截杀包围,沦落为阶下囚。

  陆长安跑路之前,还附身金阳宗的弟子,以冒犯无礼的行为,试探她的修为根基。

  后来,兽王谷在魔道战争中,一度取得莫大胜势。

  金阳宗迫于压力,让万鹤真君顺利赎回囚禁多年的孔雀圣女。

  由于害怕兽王谷占领梁国后的清算,囚禁期间金阳宗上下不敢欺辱孔雀圣女。

  直到圣女赎回宗门时,仍是完璧之身。…。。

  这也是黑羽真君愿意娶她为正妻道侣,并无嫌弃的原因之一。

  “黑羽长老,你确认那只鼠王是地岩鼠的跟脚?那只玄水龟,血脉异变也提升为天品?”

  思量片刻,裴舒媛明眸一亮,敏锐的捕捉到什么。

  “没错!”

  黑羽真君是御兽大师,相信自己的判断。

  听到裴仙子询问此细节,他不由明白了什么。

  早年,孔雀圣女与长青真人结仇,便是看中玄水龟成长速度快,想顺便得到驯兽的秘方或者灵物异宝。

  “陆长安的两只灵宠,先后变异,血脉提升,那只跟脚平凡的地岩鼠更是晋升妖王。这其中,必然有御兽之道的重大机缘秘密。”

  裴舒媛浅笑,唇角抿起优美弧度。

  “等返回兽王谷,黑羽长老向宗门陈述此中细节,必能引起宗主和大长老的兴趣。”

  “好!此策甚妙!”

  黑羽真君不由大赞道,“本座虽然惨败,却逼出了陆乌龟的隐藏实力。”

  御兽相关的机缘秘密,对兽王谷高层吸引力很大。

  一旦兽王谷对陆长安重视,未来针对出手,他便有望一雪前耻,夺回本命法宝【黑天翼】。

  ……

  玄水大龟踏着水遁波纹,载着陆长安飞往荆国境内。

  “恭迎陆真君!”

  “拜见长青真君。”

  刚才一战动静不小,卫道盟这边的执法修士,更多人认出陆长安的身份。

  边境修士不敢阻拦,主动恭迎,火速向高层传讯。

  龟背上,祝玉婷心若死灰,期待被营救的念头彻底断去。

  她心目中威严无上的主人,竟被陆长安打得法体被毁,险些陨落。

  祝玉婷心头苦涩,百味杂陈,望向龟背上的白衣男子。

  想当年,她和陆长安同为金云谷客卿长老,一起饮茶闲聊,那时的差距并不大。

  谁能想到,在金云谷毁誉参半的乌龟真人,如今成为高不可及的元婴真君,且拥有战胜魔道元婴的通天法力。

  随后半個时辰。

  荆国境内,陆续有数位结丹修士赶来拜见陆长安,确认身份。

  元婴修士闯入境内,除非特意封印法力,会引来阵法感应境界。

  陆长安形象没有变,还有玄水龟特征。何况刚才一战立威,灭了魔道元婴法体,身份不可质疑。

  ……

  “晚辈泰丰会长‘凌长风’,恭迎陆真君荣归故里。”

  “妾身燕云瑛,飞燕商会会长,拜谢陆真君刚才搭救。”

  后面赶到的一男一女两位结丹中期,引起陆长安的注意。

  泰丰商会、飞燕商会都是荆国三大商会之一,实力堪比曾经的金云谷。

  飞燕商会的女会长,身着青色战袍,头发中短,飒爽干练的气质,掩盖了她原本的姣好容颜。

  陆长安对此女没印象,当年在荆国潜修时,应该没有打过交道。

  泰丰商会的中年男子,约莫四五十岁,五官可见年轻时的俊朗,但皮肤有些干皱,鬓发掺杂花白,有种饱经风霜的气质。…。。

  泰丰会长“凌长风”拜见行礼,看到百年时光不老的白衣男子,暗藏眼底复杂惊疑的情绪。

  “凌会长?我们曾经见过?”

  陆长安发觉此人眼熟,且捕捉到对方的神情微变。

  “回陆真君,晚辈曾名凌风。当年作为泰丰商会的少主,曾有幸在清沙湾夏氏,参加过陆真君的结丹庆典。”

  凌长风低垂目光,恭敬的应答道。

  “原来是那位凌少主,陆某想起来了。”

  陆长安恍然道。

  他第一次结丹地点在荆国,当时的结丹大典,曾迎来两个不速贵客,身份尊贵。

  其一,是梁少天大弟子厉海。

  其二,则是泰丰商会的少主凌风。

  凌少主不请自来,因为陆长安结丹的年龄很大,算是荆国周边数百年来最老结丹的修士。

  而凌少主出身富有各种灵物资源不愁,八十几岁就结成真丹,是荆国几百年最年轻晋升真丹的修士。

  那日结丹大典上,荆国几百年来最老、最年轻结丹的修士相遇。

  凌少主彼时还提出尖锐的问题,是自己修行过快,根基不足,还是陆长安未来大器晚成。

  “担不起少主称呼让陆真君贻笑大方。正如陆真君当年所言,修仙界一切皆有可能,陆真君一生传奇,可作为大青修仙界大器晚成的典范。”

  凌长风窘迫,老脸微红,惶恐不安的拍起马屁。

  得知荆国有一位新诞生元婴归来,他快速赶来,没想到是昔日认识的结丹修士。

  “往事如烟云,你我并无恩怨。”

  陆长安摆了摆手,没有责怪之意。

  凌长风如蒙大赦,取得谅解后,内心却涌起难言的失落、挫败。

  两百年前,二人在同一层次,他的修为甚至领先几十年。

  今时今日。

  凌长风修为停滞在结丹中期;

  而当年修行慢腾的乌龟真人,一步一个脚印,踏实修炼,成就元婴真君。

  曾经的小过节,没有实质伤害和利益损失,这位陆真君压根不屑于计较。

  ……

  陆长安拒绝两位会长的盛情邀请,在他们的陪同下,询问了一些荆国的情况。

  荆国的体量和实力,在三国中虽然最弱,但可能是最安全的地方。

  只因这个曾经的中立修仙国,诞生气运之子的凌宇真君,如今成为中域玄门十宗的领军人物。

  荆国是凌宇真君的早期故乡,后面大部分时间岁月,都在中域玄门修炼。

  闲谈中,陆长安询问了清水湾夏氏和雪狐商会的情况。

  清水湾夏氏,因为出了夏文月这个先天道体,作为傲月宫主的亲传弟子,此后受到照拂,水涨船高。

  几十年前,夏族诞生了一位真丹修士,完全主宰五福商会。

  不过,如今的夏族,陆长安曾经认识的故人,如夏鸿羽、夏名曲、夏盛兰等,都已经故去。

  因而,他没兴致重回夏氏族地。…。。

  陆长安上次经过夏族时,暗中留下过传承,与这一脉而言,早就互不亏欠了。

  “二位会长。陆某早年在荆国潜修时,听闻你们两大商会,都宣称与凌宇真君关系匪浅,到底孰真孰假?”

  陆长安似笑非笑的道。

  这是他当年念头一闪的好奇,只是以那时的层次,可不敢直接问两大商会的掌舵人。

  “凌宇真君姓凌,自然是我凌家的血脉族人。当年魔道战争一度打进荆国,却不敢屠戮我凌家修士,可见一斑。”凌长风理所当然的道

  燕云瑛不屑冷笑:“凌宇真君姓凌没错,但年少时期只是你们凌家不受待见的私生子,后来入赘到我燕家。得我们燕家当时的大小姐栽培,凌真君才开始崛起。殊不知,凌真君上次来荆国时,只在我燕家祭奠过祖坟……”

  听了二人的争论,陆长安笑而不语。

  他暗忖,自己没有娶妻生子,也没有门徒弟子,应当没有这种归属权的争议了。

  ……

  进入荆国腹地。

  陆长安忽然感应到两股元婴遁光,朝自己的方向逼近。

  如今的荆国,诞生了一个元婴势力,正是梁少天创建的玄阴教。

  一百几十年前,梁少天是卫道盟第一结丹修士,得楚盟主的赏识,玄阴教不断壮大,对抗魔道中立下大功。

  据情报所知,梁少天战功赫赫,在卫道盟那里兑换了部分结婴资源,又得楚盟主扶持,在陆长安离开大青不久,就晋升元婴期了。

  由于魔道战争的外部压力,无论卫道盟还是七国盟,顶层都凑出一些战略资源,激励中下层修士杀敌,否则谁愿意拼死拼活。

  魔道战争虽凶险,却颠覆了和平时代的旧有秩序。

  一般势力和背景不够的修士,迎来难得机缘。

  因为急缺高端战力,晋升结丹或者元婴,非但不会受到打压,遇到有胸襟的领袖,甚至会出手扶植。

  在陆长安此时的感应中,那两道元婴遁光,一个属于魔道气息,应该是那位梁掌教。

  而另一道元婴气息,霸道炽热,仿佛一轮金阳给陆长安的感觉更为强烈熟悉。

  确切的说,更熟悉的人是【九印碑】第四世的离火上人。

  “六阳真君也在荆国?”

  陆长安下意识问了一句。

  六阳真君,出自曾经北迁梁国的金阳宗。

  金阳宗北迁之战的结局,第四世的离火上人,就是被六阳真君击败,导致离火宫在梁国的原山门破灭。

  39314978。。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