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418章 灵宝图纸,威震风元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418章 灵宝图纸,威震风元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沈老邪元婴被灭的前一刻。

  叮叮!

  青甲傀儡护在陆长安身前,傀臂展开的荆棘盾牌,帮主人挡住两枚带羽毒针。这与钉头箭打中沈老邪的时机差不多。

  沈老邪根本想象不到,陆长安还有隐藏的元婴战力,让其最后时机恰当的爆发干扰,没能起到任何作用。

  这一战,魏傀师作为后手策应,没有直接参与围杀。

  如果运气太差,万老怪就在附近,真四阶傀儡可以将其截住。

  沈老邪元婴溃灭后。

  另一边被地岩君骑着打的毒蛟龙,躯体僵住,眼中神光骤然熄灭,神魂随之溃散。

  显然是触发了不平等的灵宠契约。

  只要主人身死,灵宠会一同陨灭,促使后者忠心护主。

  除非修为超出灵契等级,才能一定程度豁免。

  好在,只是神魂溃灭,毒蛟的尸体完整保存下来,价值颇为可观。

  ……

  汪洋水域内。

  地岩君将沈老邪的两件法宝和储物道具取了过来。

  清点后,陆长安不由露出喜色。

  沈老邪的那柄毒火扇,原本是想仿造灵宝【五禽毒火扇】,取材五种四阶灵禽的羽翼,打造成一件极品法宝。

  由于炼制难度高,炼器宗师出现失误,连仿制品的预期都没达到。

  因而,此前的斗法中,那毒火扇只打出四种颜色的毒火,而不是五禽毒火。

  此法宝材质上乘,后续经过改造,暗藏三枚带羽毒针,实用性不错,符合陆长安的胃口。

  纵然将来用不上,可拆解回收材料,作为完善或修复异灵孔雀傀儡的备用物。

  沈老邪的储物道具中,有一张材质特殊的兽皮图纸,记录了灵宝【五禽毒火扇】的打造方法。

  虽然是兽皮图纸,其承载信息量不亚于玉简,且蕴含一定神韵,让修士感受到其中某些真意。

  按照图纸上的说法,打造真灵宝,需要器灵孕育成功,渡特殊的法宝劫。

  渡过四劫的灵宝,称之为通天灵宝。

  但在如今的修仙界,真灵宝诞生的难度比成就化神天君更高。更别说二劫、三劫以上灵宝了。

  世间流传的灵宝,大多是伪灵宝,譬如景无枫在古幽殿得到的【裂天斧】。

  沈老邪的本命法宝【万毒幡】,就乏善可陈了,主要契合毒功修行者,炼化的毒物越多,威力越强。

  沈老邪空间道具里还有两件上品法宝,作为备用。

  这些法宝本身,对陆长安吸引不算特别大,主要是灵宝图纸给他带来惊喜。

  陆长安可以多世积累,纵然今生做不到,来世还有希望。

  ……

  战利品中不乏卜卦奇物,三阶有数种。

  价值最高的是一根破损异兽之角。

  “有意思!天然的兽角,灵性几乎流逝殆尽,其遮掩天机的能力,却比拟四阶卜卦奇物。”

  陆长安摩挲破损的兽角,由于年代久远,岁月风化,物品残缺,看不出跟脚来历。…。。

  当然,此兽角只是具有遮掩天机的效果,不算卜卦奇物,没法增加卜算能力。

  沈老邪是四阶毒师,豢养伪四阶毒蛟,因此储备的奇花异果,灵兽资粮、炼毒材料颇多。

  除了现成的四阶剧毒,那些高品质炼毒之物,可增加陆长安四阶剧毒储备的多样性

  “这些灵兽资粮,就赏赐给你了。”

  陆长安抬手一划,将一堆瓶罐、兽丹药草、灵肉血食,分给了地岩君。

  “谢主人恩赐。”

  地岩君收下赏赐,躬身道谢。

  它有些眼馋那只毒蛟龙,但陆长安没打算全权交给它处置。

  此外,沈老邪还有半份结婴资源的储备,其中包括一颗成熟的天婴果。

  如此一来,陆长安筹备的结婴机缘,材料储备反而溢出了。

  经常灭杀元婴老怪,斩获其战利品就会明白:

  修仙界结婴的战略资源,大部分都掌握在他们手中。

  因此,没有背景和大机缘的普通修士,很难跻身修仙界的顶层。

  ……

  斗法现场,汪洋水域遮蔽外界视线。

  陆长安刻意逗留一段时间,没有等到另一位元婴老怪过来。

  “看来,那位万老怪是不会过来了。”

  陆长安稍作推算,得出结论。

  天师的两个死对头,多半有传讯方式。

  万老怪的实力虽然稍逊沈老邪,但其人精通卜卦之术。

  如果危机特别近,万老怪可能心血来潮,产生模糊感应,从而更谨慎。

  这次引蛇出洞的诱杀计划,如果换成万老怪,成功率或许没这么高。

  除了诱杀计划,陆长安还有一个备用的潜入刺杀方案。

  先替换身份进入敌对势力,再借助【黑风斗篷】的遮掩气息能力,寻找合适机会,暴起刺杀元婴老怪。

  当然,此方案属于中下策,需要等待合适时机,潜伏不少时间。

  一旦没有瞬间灭杀元婴老怪,陷入敌方势力阵法包围,众目睽睽下容易暴露身份手段。

  “罢了,已经完成与天师的约定承诺。”

  陆长安倒也不强求。

  他收起引发汪洋海啸的蓝色海旗法宝。

  随着海旗缩小,幽深水光荡漾间,一只暗青大龟从里面遁了出来。

  在主人的允许下,玄水龟施展水遁之法,可以被收取、融合到海旗法宝中。

  玄水龟的法力更契合海旗法宝,协助陆长安镇守操控,效果更佳,还能降低主人法力神识的消耗。

  如此妙法,陆长安从刹海真君的记忆中得知。

  条件限制是,法宝主人同意,目标要精通水遁才行。

  随着陆长安收起海旗法宝,滔天海啸中止,汪洋水域大部分被海旗吸走。

  沈老邪的【万毒幡】,由于一度失去控制,笼罩周边数里的毒瘴之气,朝天空和四面八方逸散。

  几十里外的下风口。

  隐藏在沙丘后的结丹初期,皮肤痛痒,传来烧灼感,当其意识到已经为时已晚。…。。

  一阵惨叫声,这位毒龙潭的情报追踪高手,身体不可遏制的溃烂,不久后化作一滩发黑血水。

  “与沈老祖交手的神秘元婴,发动水系神通法宝,引发滔天海啸!”

  “沈老祖气息跌落消失,疑似战败,生死未知,不确定逃出元婴。”

  “水系功法神通在沙漠中水土不服,那位神秘元婴能如此快击败沈老祖,实力恐怕远胜数筹。”

  斗法周边几百里,毒龙潭等势力的情报信息快速传递。

  那些情报获取者,不一定是人类修士,奇虫异兽,傀儡飞禽,照影宝物,可以代替主人远程监控。

  不过,两大真君斗法区域,被汪洋水域和瘴气毒雾笼罩,内部具体的细节被遮掩,只能通过斗法景象,得出一个大致判断。

  除非附近有一位元婴真君窥探,才能获知更精确的信息。

  ……

  数千里外的荒漠之中,一道元婴遁光蓦然顿住,

  “嘶!沈老邪这么快陨落了?”

  遁光上的布衣老叟,皮肤干皱,望着手中灵光黯淡的玉佩。其脸上的表情仿佛受到莫大惊吓。

  万老怪与沈老邪有联络方式,刚才突然中断。

  最初联络传讯时,距离遥远,沈老邪只是传来模糊信息:

  一为“求援”,表明遭遇强敌,这是传讯灵物的基本设定功能,可以传递较远距离。

  第二个信息是“青龙”,受距离限制,具体信息传递模糊,可能代指对方的身份特征。

  万老怪与沈老邪数百年交情,因果羁绊深,刚才通过远处望气,卜卦推算,得出故人陨落的判断。

  “咔嚓”一声。

  万老怪面色阴晴变幻手掌骤然发力,将联系通讯的玉佩捏碎。

  旋即,万老怪头也不回,全力驾起遁光。

  不惜损耗精血元气,遁速逼近元婴中期,逃往两教地界。

  “沈老友,对不住了!”

  “那名为‘青龙’的神秘强者,能如此快的将你击杀,至少是元婴中期的神通实力,才有可能做到。再加上天师那老狗的算计……”

  交情虽然深,万老怪不可能将自己的命搭进去。

  他果断舍弃在外宗盟扶持的势力产业,决定至少百年内不会踏足风元国、外宗盟地界。

  ……

  毒龙潭绿洲,数千里外的中型绿洲内。

  一名银发雪袍的优雅男子,伫立山顶上,眺望陆长安和沈老邪交锋的方向。

  银发雪袍男子,名为雪松长老,当年代表天师的意志拜访玄音阁,与陆长安交流过。

  此时,雪松长老的双眸瞳孔化作黑墨水滴,如同阴阳图般缓缓旋转,洞悉天机命数。

  为了掌握死敌动向,了解陆长安斗法的神通底细,天师通过“附灵大法”,降临雪松长老,距离更近,便于获取天机线索。

  “这么快?沈老邪已经陨落?”

  天师惊疑不定,对卜算结果有些不可置信,再三确认。…。。

  距离当日的谋划,这才过去几天时间?

  钟天师在雪山圣地耐心等待,屁股都没坐热……

  陆长安以出乎预料的速度,完成约定承诺,甚至超出预期。

  钟天师不求陆长安彻底击杀一位元婴老怪,能重伤或逼出元婴出窍,将其赶回两教之地就够了。

  “那小子元婴初期,晋升不超过一甲子。击杀的元婴老怪还是元婴初期里的强手。这斩杀速度,比青木真君还快……”

  钟天师没有亲临斗法现场,无法推算具体过程。

  陆长安也是四阶卜卦宗师,从进入外宗盟,他就无法卜卦到具体动向了。

  钟天师怀疑,陆长安有意遮蔽天机,防止自己窥探。其身上可能还有抵挡推算的强大奇物秘宝。

  他只能大致评估陆长安的实力。

  之前认为能抗衡元婴中期自保。如今看来,是真正拥有元婴中期的杀伤威胁。

  纵然是元婴中期,也不能保证能稳杀不顾代价逃命的元婴初期。

  每一位元婴中期,都是威震大青的巨头,主宰一方地界。

  普通元婴遭遇,必然警惕谨慎,做好防范、跑路的思想准备。

  反倒是陆长安这种元婴初期,更具迷惑性。

  “实力更强的沈老邪陨落,万老怪多半望风而逃。接下的残局,就好办了……”

  钟天师摒弃探知欲,心情大好,让“附灵”状态的雪松长老,径直飞往毒龙潭的方向。

  ……

  毒龙潭绿洲,得知情报的各大势力,陷入一片混乱。

  部分势力和高阶修士开始跑路。

  某一刻。

  沈老邪的头颅尸体,从天而降,将此前一战的情报落实,带来更多的恐慌。

  云层之上,涌动一片幽深的汪洋水域,神秘元婴真君的强大灵压,若隐若现。

  绿洲上众多修士,仿佛被镇压在深海下,有种爆体的窒息感。

  “本座击杀沈老怪,与尔等无关。”

  所幸,云层上的汪洋水域,神秘元婴没有迁怒,让绿洲内众修心头稍定。

  不多时,毒龙潭主和另一位结丹后期修士,在神秘元婴真君的神识传召下,去了云层上的汪洋水域。

  毒龙潭绿洲有四阶阵法,理论上可以挡一挡元婴修士,但那是对付一般的元婴初期。

  能这么快灭杀沈老邪的强大元婴,挡不住多久。

  为了速成毒龙潭的四阶灵脉属于微小型,比金云谷的四阶灵脉规模差不少。其内只够一位元婴真君修炼,阵法范围和威力都不理想。

  交流片刻。

  毒龙潭主二人如蒙大赦,返回毒龙潭绿洲,向各大势力传递神秘元婴的旨意。

  当日,绿洲上的势力号召阵脉师,拆分那座微小型的四阶灵脉。

  假丹以上修为,众多高阶修士协力行动,无需几日便能让那微小型的四阶灵脉降阶,成为三阶上品灵脉。

  并非故意破坏灵脉,只是拆分,不会受到多少气运反噬。…。。

  就算有损個人气运,由一众高阶修士承担,算不上什么大事。

  反正陆长安没有动一个手指。

  他只是告诉两位结丹后期大修,外宗盟不允许元婴势力的存在。

  该怎么办,毒龙潭主等人自行领会、行动。

  当晚,天师附灵的雪松长老,代表大雪山的意志,来到毒龙潭绿洲。

  拆分的微小型四阶灵脉,最关键的两块被大雪山买走,价格还比较低。

  毒龙潭高层敢怒不敢言。

  没有两教之地元婴老怪的支持,外宗盟只能依附风元国,仰人鼻息。

  “钟天师,脏活苦活徐某都干了。你大雪山扯虎皮威风,收割低价资产,倒是积极啊。”

  绿洲的客房内陆长安冷不丁出现在附灵状态的雪松长老身后。

  天师吓了一跳,此君真是神出鬼没。

  当然,他此刻附灵状态,比正常的元婴感官差不少,也没有大雪山的阵法禁制。

  “哈哈,相比徐真君击杀沈老怪的收获,不值一提。”

  钟天师打了一个哈哈,承诺此前约定的报酬,在击杀元婴翻倍的基础上,再增加三成。

  钟天师心中羡慕,知道沈老邪身上好货不少,自己过来只是喝点汤,增加大雪山的灵脉底蕴。

  “大雪山宝库,可有拘禁、擒拿元婴灵体的宝物?”

  陆长安饶有兴趣的道。

  “擒拿元婴的宝物,这在修仙界可是无比罕见。徐真君寻求此物,有何打算?”

  钟天师不由眯眼,看向面容温和,人畜无害的儒雅中年。

  “没什么!此前对付沈老邪,本想擒拿其出窍元婴,将来与邪道真君交易,卖个好价钱。可惜没有相应宝物,失手将其灭杀。”

  陆长安半真半假的道。

  钟天师面庞微微抽动,此君灭杀老牌元婴不满意,竟还想生擒出窍元婴。

  “大雪山宝库,有一件异宝名为‘鬼蛛拘灵网’,可以困禁元婴灵体。不过,此鬼蛛网有一个缺点,发动速度追不上元婴灵体的遁速,只能预判发动,困禁受伤虚弱的初期元婴灵体。主动捕捉全盛出窍的元婴灵体,成功率一般。”

  “好,有总比没有强。”

  陆长安面露笑意,决定在报酬中兑换这件异宝。

  正常情况下,【鬼蛛拘灵网】对付出窍的元婴,确实比较鸡肋。

  然而,陆长安正好有重伤元婴灵体的杀伤手段。

  如果鬼蛛网威力不够,可以用四阶婴毒弥补。

  至于预判元婴灵体的遁移方向,这个要靠个人本事,以及一点运气。

  ……

  数日后。

  天师附灵的雪松长老,去了古田仙城。万老怪幕后支持的玄机楼,外宗盟最强傀儡组织,便扎根此地。

  结果,古田仙城和玄机楼不太买账,发动准四阶大阵,城内有诸多高阶傀儡坐镇,结成军阵。

  全力防守,一般元婴初期短期内攻不破。…。。

  天师一时有些尴尬,他本尊在雪山圣地坐镇。就算过来,脱离风元国八大荒城区域,战力也胜不过沈老邪。

  面对如今的陆长安,他可不敢在雪山圣地外,以本尊亲自打照面。

  好在,陆长安让魏傀师掌控的青甲傀儡出面。古田仙城和玄机楼松了口,愿意与大雪山代表协商。

  魏傀师生前是玄机楼的元老,担任过楼主。

  如今的玄机楼主,就是当年的傀臂古城主,曾经与孔雀圣女交手。

  那位古城主,算是魏傀师的晚辈,半个传承弟子。

  在城内,古城主秘密接见魏傀师的真四阶傀儡,显得震惊激动,异常崇拜。

  对长辈的尊敬只是一部分,还有亲眼见到真四阶傀儡的震撼。

  古城主担任玄机楼的楼主,炼傀技艺达到准四阶对真四阶的傀儡魏傀师,很是敬仰,心悦诚服。

  事后,古田仙城与雪山圣地建立友好商贸往来,掌控主权,不再受两教之地元婴老怪的鼓动。

  玄机楼的炼傀师,以手艺人为主,没有图谋雪山圣地的野心,只想有一块安逸修行钻研的地盘。

  钟天师同样无意开拓风元国的领土,那样会分散雪山圣地“秘宝”对天象之力的掌控威力。

  风元国的八大荒城,都有扎根的古老阵基,与雪山圣地遥遥呼应。超出这个范围,天师就没有掌控力了。

  ……

  古田仙城的事,陆长安只是举手之劳,钟天师却承这个情。

  “以徐道友的实力和卜卦技艺,贫道恐怕没什么可以偿还的?”

  钟天师叹了一口气,故作苦恼。

  他不介意主动欠陆长安一个小人情,多来往一下。

  陆长安沉吟道:“钟天师若是有心,将来继续照应一下云氏双骄,还有玄音阁。”

  钟天师爽快的应诺。

  “对了,钟天师是否认识四阶炼丹宗师……”

  陆长安想到那份溢出的结婴资源,其中化婴丹的材料凑齐,需要请人炼制。

  他想秘密炼制四阶灵丹,以及三阶精品延寿丹。

  卫道盟周边,四阶丹师稀缺。望月仙城的贸易之路被魔道六宗掌控,存在风险变数。

  “两教之地有一位炼丹宗师,曾得贫道卜卦之助,欠下一份人情。徐道友取贫道的信物,可让他帮忙炼制灵丹。”

  “好,那就劳烦钟天师了。”

  陆长安心情愉悦,多结交一位老牌元婴,就能扩展不少人脉。

  “徐道友接下来一程,应该是要去玄音阁吧?”

  钟天师面露笑意,主动提议道:

  “贫道届时命人将信物,【鬼蛛拘灵网】等报酬,一并送到玄音阁。”

  “钟天师想得太周到了!徐某欣赏大雪山的风景,原准备再跑一趟。”

  陆长安受宠若惊的样子,似笑非笑的道。

  天师连忙摆手,语气热忱的道:

  “不必不必!本天师亲自附灵,保证安全送达,无需徐道友再跑一趟!”

  39314436。。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