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93章 重回故土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93章 重回故土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93章重回故土

  筑基期修为,驾驭二阶飞舟,速度远胜从前。

  陆长安维持法力平衡的常态飞行。

  如此,遇到突发情况,法力状态相对完好。

  不到两个月,飞舟即将抵达翡月湖。

  最后半日行程。

  陆长安驾驭的飞舟,途径一条大河,突然放缓速度。

  他俯瞰河中的一艘画舫。

  画舫中,传来琴箫之音。

  不是世俗的奏乐,而是修仙界的音道旋律,蕴含一种精神异力,让人心神慵懒,昏昏欲睡。

  “陆兄在黄龙仙城顺风顺水,何必过来趟这个浑水?”

  画舫中,传来一个男子的轻叹声。

  两名侍女打开房门。

  船楼内走出一位紫玉长袍,风度翩翩的俊俏男子。

  俊俏男子伫立船首,画舫附近的风浪,蓦然平静如镜面。

  其身上散发的灵压,俨然达到筑基期。

  “黄少主?”

  陆长安一眼认出此人。

  眼前筑基初期的俊俏男子,正是枫叶黄家当年的少主“黄宇”,拥有上品灵根。

  慕家与郑家相争时,曾考虑将慕秀芸嫁给此人,然而黄家没有诚意,最多许一个平妻身份。

  在竹叶山坊市,黄宇曾试图收买陆长安,没能成功。

  “陆兄远道而来,何必急着去翡月湖,不如下来坐坐,喝茶听曲。多年未见,黄某有很多真心话要与你讲。”

  黄宇一双丹凤眼打量陆长安,似笑非笑的道。

  半年前,确认陆长安筑基的消息,黄宇委实吃惊不小。

  当年在竹叶山收买不成的小符师,竟是那位传闻中的高龄筑基修士。

  “陆某没有喝茶的心情,黄少主有话不妨直接讲。”

  见到黄宇的第一眼,陆长安心中暗生杀意。

  当年在竹叶山,多番诱惑他出坊市的手段,其幕后主事人是谁?

  换作经验不足的练气修士,早就被人谋害了。

  真以为陆长安没有想法?

  只是当年在对方地盘,没能力奈何。

  杀黄宇,陆长安把握很大。

  哪怕对方筑基三层,但仍是初期境界,法力相差不大。

  陆长安没动手,在于一个前提,他不想暴露身份。

  “黄宇在回翡月湖的路上等候,恐怕提前得知我回来的消息。”

  陆长安自知今日灭杀黄宇,必然瞒不住。

  一年前,他曾给翡月湖写过信。

  不知在哪个环节走漏了消息。

  也许是黄龙仙城的情报势力,或者是慕家内部泄露,包括信件在路人被人截获。

  不过,陆长安在信中压根没提筑基丹。

  ……

  “陆兄,明人不说暗话。”

  “二十年前,你已脱离翡月湖慕家,如今我们两族之争,理应与你没有任何干系。”

  黄宇语气加快,挑明了说。

  “陆道友若是就此折返,放弃插手两族之争,我黄家愿送上一份谢礼。”

  原来,黄家担心陆长安这位筑基修士,在两族战争中帮翡月湖。

  这个可能性很大,毕竟陆长安曾在翡月湖起家,修行二三十年。

  “黄少主多虑了。陆某这次回翡月湖,只是单纯访问故友,不会直接参与两族之争。”

  陆长安不动声色的道。

  “此话当真?”黄宇半信半疑的样子。

  他知道陆长安“乌龟符师”的名号,胆小惜命,未必真敢上战场。

  “当真。”

  陆长安倒也没有骗对方。

  在已脱离慕家的情况下,直接插手两族战争,不符合他这一世的原则。

  一旦正面插手,势必与偌大一个修仙家族结仇,恩怨因果扯不清。

  “不过,陆某造访慕家期间,黄家若是发动进攻,那就未必了。”

  陆长安话锋一转,显出几分强势。

  他察觉到,枫叶黄家对自己比较忌惮,超过寻常的筑基期。

  “敢问陆兄,打算在慕家呆多久。”

  黄宇含笑问道。

  “少则两个月,多则半年。”

  陆长安随意道。

  “哈哈!陆兄只要不直接帮慕家,我黄家便有谢礼。”

  黄宇爽朗一笑,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瓷瓶,抛向飞舟上的陆长安。

  “这瓶凝元丹,是我黄家的第一份薄礼。”

  凝元丹,二阶丹药,价值珍贵,可加快筑基初期、中期的修炼速度。

  “嗯。”

  陆长安心安理得,接过这瓶凝元丹。

  拒绝黄宇在画舫上的勾栏听曲,陆长安踏着飞舟离去。

  ……

  黄宇面泛思索,目送远去的身影。

  他手握一枚玉符,注入法力。

  不多久,一位气质沧桑,头生华发的布衣老者,踏着遁光飞来。

  其散发的法力波动,俨然达到筑基中期。

  “谭叔爷。”黄宇恭敬行礼。

  眼前的布衣男子,乃是黄家修为、辈份最高的黄谭空。

  “宇儿,情况如何。”

  黄谭空问道。

  “听陆长安的意思,没打算参与我们与慕家的征战……”

  黄宇陈述刚才的过程。

  “不过,他要求造访慕家期间,黄家不得发动征战。”

  “呵呵,他一个老迈筑基的修士,口气倒不小?”

  黄谭空声音低沉,带着讥讽的笑意。

  “谭叔爷,您的意思是?”

  “半年内,放弃对翡月湖的明面计划。”

  黄谭空语气平淡的道。

  黄宇表情一滞。

  黄谭空淡漠道:“陆长安本人不足为惧。但据黄龙仙城打探的情报,此人与金云谷执法堂的‘黑铁面’有交情,传闻傅雪梅欠他一个人情。”

  “近期,此人还与御兽周家展开合作,当真是个钻营之辈。”

  “谭叔爷言之有理。一个高龄筑基威胁很小,我们只是顾忌他的人脉,给他背后之人一份薄面。”

  黄宇深以为然,附和道。

  ……

  陆长安脚踏飞舟,乘风而行。

  直到身后的画舫化作黑点消失,他翻手取出黄宇赠予的凝元丹药瓶。

  吱吱!

  线条健硕的地岩鼠,从灵宠袋中钻出。

  “记住那人的味道。”陆长安吩咐道。

  地岩鼠凑近药瓶,嗅了一嗅,殷勤的点头,表示记住了。

  收回地岩鼠,飞舟稍微加速。

  小半日后。

  一口波光瑰丽、如翡如玉的湖泊,映入视界之中。

  望着熟悉的环境,陆长安感到舒心,有一丝久违的亲切感。

  在两族对峙的阶段,翡月湖守备森严。

  陆长安筑基期的气息,惊动了月心岛上的筑基老祖。

  嗖!嗖!

  月心岛迎面飞来两位筑基修士。

  当先一人,是一位身材魁梧的黑袍老祖,目光锐利,气场强大。

  随后一人,是一名微胖中年,额头谢顶,身穿宽袍,像个员外爷,

  微胖中年正是李二青。

  “大哥!”

  看到飞舟上熟悉不变的白袍年轻人,李二青眼眶发红,不顾家族老祖的威严,激动的挥动手臂。

  慕仁龙嘴角勾起笑意,李二青平时在子孙面前,很是严厉古板,儿孙们都惧怕他。

  唯有在陆长安面前,仿佛还是当年那个没城府、没见识的农户少年。

  “翡月湖慕家,欢迎陆道友重回故土。”

  慕仁龙声如洪钟,大气磅礴。

  轰!咻咻……

  翡月山庄中,腾升起漫天的烟花。

  山庄内,隐约传来慕家年轻人的欢呼,仿佛重要的节庆。

  陆长安若有深意的看了慕仁龙一眼。

  对方此举,以示隆重欢迎是一方面,难免没想借助他古稀筑基的名望,给慕家助涨威势。

  “重回故土”四个字,很对他的心境。

  若是说欢迎回家,则会显得恣情和逾越。

  陆长安虽然脱离慕家,但这里是他踏入修仙界的第一处道场,度过最漫长的一段岁月。

  说是修仙界的第一块故土,并无夸大。

  “慕道友,陆某此行只是一次普通造访,不必这么隆重。”

  陆长安回礼道。

  他不喜张扬,但慕家这样的隆重对待,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不隆重!陆道友古稀筑基,是我梁国修仙界的楷模,也是我翡月湖的光荣,值得庆祝。”

  慕仁龙抬手相迎,带陆长安去月心岛。

  “二青比以前瘦了?”

  路上,陆长安打量李二青,额头谢顶,眼眶略有凹陷,激动的神情,无法掩盖身心的疲惫之态。

  “唉!大哥你是不知道,孩子生太多,也是一个麻烦。”

  李二青面色苦闷。

  李二青在慕家现存的妻妾,共有八房。

  各房女眷和子孙加起来,人口超过一百人。

  人多了就很难安分,堪比宫斗剧。

  子孙们并不省心,争夺老祖漏下来的利益,乌烟瘴气。

  在外面捅娄子,惹出什么祸,李二青这个筑基老祖脱不了干系。

  那一堆妻妾子孙,相当于打上李二青的标签,不是说你不闻不问,就能置身事外。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