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238章 某样东西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238章 某样东西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238章某样东西

  可惜,“寒魄玉髓”属于不常见的先天道体,陆长安前世接触的那本古籍,对其具体能力,没有过多的介绍。

  陆长安听闻过的先天道体,诸如火灵宝体、乙木道体、幽冥之体等。这类主流的先天宝体,除了修炼速度不凡,还具有超越普通修士的天赋神通。

  但从那本古籍的描述,陆长安推测“寒魄玉髓”除了是寒性道体,似乎还具有“利他性”。

  也就是说,能给其他修士带来益处。

  否则,不至于极力隐瞒,避免引来杀身之祸。

  “寒魄玉髓……玉髓……”

  陆长安沉吟,联想到夏文月身上的骨骼,有种晶莹玉质的清凉感。

  夏文月目前才炼气期,那玉骨髓质虽没有明显异常,却已非凡骨,能够抵御长年累月的阴寒之气侵蚀。

  此女若真是先天道体,修至筑基期,其体内的玉髓应当有质变,兴许能比拟某些天地灵物的效果。

  “看来,以后得查找一下先天宝体相关的古籍。”

  三世修仙,陆长安首次在身边的修士身上,发现先天宝体的个例,难免有些好奇。

  陆长安又注入长青法力,驱除阴寒之气,顺便帮夏文月温养一下肚脐眼内的病根暗疾。

  “陆……陆前辈。”

  不多时,夏文月幽幽醒来。

  她感觉气血通畅,身上暖暖,有一股草木般的清新活力。

  看到面前温润如玉的白衣男子,她苍白的脸颜,微微泛起一丝红润色泽。

  “我帮你驱散了体内郁积的阴寒之气,短期内应该不会复发。之后要注意调养,莫要操劳。”

  陆长安松开她的手腕,吩咐了两句。

  “谢陆前辈搭救。”

  夏文月起身敛衽一礼,似有羞赧,低垂皓首的道。

  但身上前所未有的温暖活力,让她迟疑不定。

  刚才昏迷中,依稀间的治疗温养,那种舒适感,胜过他以往接触的其他药师,包括略通岐黄之术的族长。

  “你以往可曾服用过驻颜丹?”

  陆长安看着少女多年未变的苍白雪颜,随口问道。

  “母亲生前曾让我服用过一颗。”

  夏文月抿动朱唇,望着脚尖,不敢直视陆前辈的眼睛。

  陆长安没有揭穿谎言。

  他自己服用过驻颜丹,对驻颜丹的药效有感知。

  夏文月根本没有服用驻颜丹。

  陆长安越发笃定,此女身怀先天宝体。

  “寒魄玉髓”的神秘体质,让她拥有类似冻龄的抗衰老效果。

  “你身上的病症,以前可曾让名医仔细看过?”

  “小时候,母亲带我找资深药师看过,那时症状还不明显,只是开些温养驱寒的药方。这么多年来,都不能根治,说是先天羸弱,邪寒之气从娘胎里带出来。”

  “族长也帮我看过几次,后来渐渐放弃了……”

  夏文月眉间似有轻烟笼罩,眸光转动,似有星点闪烁。

  “嗯,伱先去休息吧。”

  陆长安不再探寻,挥手将夏文月打发走。

  夏文月离开药房,忐忑不安,同时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陆长安修养生功,善于医治温养。

  本以为对方会说出什么见解,对自己的病根有帮助。

  结果,陆长安只是帮她稳定了病情,没有深入探究和好奇的想法。

  “此女恐怕也不完全清楚自己的道体。或许其母知道真相,在生前有所嘱咐,不能让外人探查病情。因而,我初临秋风岛的两年,夏文月有所防备,拒绝了我的好心看病。”

  陆长安目送柔弱少女的背影,大概梳理清楚了缘由。

  夏文月先天道体的特征,是在修为、年龄逐步提升后,才显露少许征兆,陆长安细心探查才无意发现。

  年幼时,未正式入仙路,特征不显,又自带病根,容易误诊。因而,那时看病的药师,没有发现其身体异常。

  “只要根除她从娘胎里带出的病根,温养好身体。再修习一门寒性功法,开发引导道体的天赋,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陆长安对夏文月的病情,有救治的思路。

  只是,夏文月病寒太深,带来永久性的伤害,正常的丹药和疗伤,已经无力回天。

  除非他消耗寿元,施展长青法力,才能化解病根。

  类似的经验,他在孵化玄水龟蛋,帮慕冰芸温养受损根基,有一定的心得。

  然而,非亲非故,陆长安不至于耗自己的寿命,去救他人的性命。

  再者,涉及先天道体,贸然出手,可能会结下因果。

  ……

  秋风岛。

  随后半年,夏文月欣喜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稍有好转,修行顺畅了许多。

  甚至,比同灵根的同族修士,修炼速度更快。

  她看到了希望,服用调养药物,加强锻炼……

  但是,这个现象只持续了半年不到。

  半年后,她体内寒气郁积,病弱之躯,再次回到从前。

  随着修为的增长,病症反而加剧,每到月圆之夜,寒气发作,承受噬骨蚀心之痛。

  夏文月意识到,此前的好转,是陆长安出手过的原因。

  那一次昏迷,陆长安将她体内表象的阴寒之气驱除,且温养过病根。

  夏文月有心找陆长安看病,却有些顾虑和难以启齿。

  母亲生前告诫过,她身上的病症和异常,在家族内除了族长,谁都不能信任。

  绝不能找陌生修士看病。

  如果没有特别的机缘,就平凡的过一辈子。否则,红颜祸水,害人害己,可能会给家族带来麻烦。

  “母亲,孩儿还没为你报仇雪恨,没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我不甘心,当一个病秧子,窝囊地过一辈子。”

  在又一个月圆之夜后,夏文月冷汗淋漓,气喘吁吁,暗自下定决心。

  陆长安养生功的效果,让她看到了希望。

  只是,她以前拒绝过陆长安的好意,跟对方的关系,仅限于药师和学徒,主人和侍女。

  如今再请对方出手治病,夏文月面皮薄,有些难以启齿。

  ……

  又过了两个月,冬雪冻结了江河。

  秋风岛气温骤降。

  夏文月体内的阴寒之气,郁积到极点,身体虚弱的采摘药草都吃力。

  稍微动用法力,便会寒毒发作。

  这日,又一次昏迷后,夏文月感到久违的暖意和活力,在体内充盈。

  “再这样下去,你不仅会折寿,还会丢了小命”

  她睁开眼睛,气血畅通,看到负手而立的陆长安。

  “陆前辈,我该怎么办?”

  陆长安平淡道:“停止修炼,你的症状就会减轻。”

  “停止修炼?”夏文月惨然一笑,抚着胸口,轻轻咳嗽。

  对有志仙路的修士来说,放弃修行等于凡人放弃了生命。

  “陆前辈,我想继续修行,这是文月唯一改变命运的途径。”

  夏文月眸中泪光点点,低泣道。

  “陆前辈两次给文月看病,应该看出了小女子身体的异常。母亲生前说过,我的特殊体质,修炼到一定境界,对其他修士有某种助益。”

  夏文月苍白的脸颜,显得无助,咬牙拿出自己身上最大的赌注。

  “只要陆前辈能根治病症,助文月修行,完成夙愿,小女子将来愿意做牛做马,为婢做妾……这具身体的一切任由前辈处置。”

  “哈哈!你就这么信任我?”陆长安哑然失笑。

  “我听族中长辈说,陆前辈人品可靠,在梁国修仙界有口皆碑。前些年,您还救过盛兰,却没有过分的要求。”

  夏文月微微一笑,措辞道。

  “况且,随修为的增长,小女子体质的特殊,前后两次恐怕已经被前辈看出端倪。”

  夏文月还有一个原因没说。

  这里在夏族的地盘,有家族长老,尤其是假丹修为的族长坐镇。

  陆长安就算有什么异心,族长自能掌控局面。

  “夏文月,你倒也是聪慧之人。陆某正好对传说中的先天道体有点兴趣,便给你一次机会。”

  陆长安坦然道。

  “谢陆前辈。”

  夏文月欣喜若狂,恭敬的一拜到地。

  “不要高兴得太早。”陆长安冷眼道:“你身上的病症非同小可,陆某每次出手,都要损耗元气。且需好多年的蕴养,不一定能保证成功。”

  “文月参悟药理,知道此事难度,非三阶以上药师出手,必然要付出代价。即使失手,小女子不会责怪,且愿侍奉陆前辈一生。”

  夏文月仪态端庄,正色道。

  “你明白就好。往后每两个月,陆某亲自为你疗伤温养一次。”

  陆长安终于做出承诺。

  夏文月再次拜谢。

  陆长安让她盘腿而坐,伸出手掌,隔着衣裙,贴在其肚脐眼,运功疗养起来。

  前面几年的温养,陆长安没打算消耗寿元。

  只是治标不治本,让夏文月身体好转,可以维持正常修行即可。

  即便如此,长青功的疗养效果,远胜一般木系功法。

  陆长安这么做,主要有两点顾虑。

  第一,若是太快根治,多少有些显眼。

  陆长安可不想莫名其妙,成为周边一带的名医。

  第二,担心黄雀在后,徒做嫁衣。

  夏文月的特殊体质,有没有其他人知道,尚可未知。

  起码,族长夏鸿羽知道一些缘由。

  夏文月生母虽死了,其生父是谁尚不知,也是一个未知因素。

  因而,在夏文月修炼到下一个境界前,陆长安要多观察一下,先不帮她根治病根。

  就连夏文月的品性,也要考究一番。

  ……

  往后半年,因为有陆长安定期驱寒温养,夏文月的气色明显有所好转。

  她的修行也回归正轨。

  等过两年,身体调养好,陆长安准备让她转修寒性的功法。

  这一日,修炼室内。

  陆长安运转深厚的长青法力,蕴养面前漂浮的五六十张宝符。

  这些宝符,流光四溢,散发的灵性,远强于一般的符箓。

  其中大部分散发的灵压,达到三阶下品的层次,部分逼近三阶中品。

  少部分停留在准三阶的程度。

  这些准三阶宝符,大多是近年来,五福商会提供的材料炼制。

  作为供奉,夏族自然不会浪费陆长安这个准三阶符师的才华。

  每年都会提供部分准三阶,或者三阶的材料,让陆长安炼制符箓。

  其中少部分蕴含灵性的材料,陆长安则会用来画制宝符。

  不知不觉,陆长安手中蕴养的宝符,数量高达五六十张。

  “服用了那么多延寿丹,总算有些成效。宝符蕴养的速度,比筑基初期时快了几倍。”

  陆长安面带笑意,袖袍一挥,将这些宝符全部收起。

  ……

  一晃眼,又是大半年过去。

  陆长安年逾一百五十二岁。

  这日,陆长安感觉状态不错,取出另一份筑基丹的材料,开始闭关炼丹。

  七日后。

  陆长安成功开炉,炼成一正一次两颗筑基丹。

  “炼成正品筑基丹,三世修仙头一回。”

  筑基丹对如今的陆长安虽然没用了,但也属于战略资源。

  炼出正品筑基丹,意味着成为资深的二阶丹师,自然可喜可贺。

  夏文月不知缘由,却感受到陆长安心情不错。

  她取出一壶灵酒,叫来一桌酒菜,陪陆长安小酌半日。

  “陆先生,你以前在梁国修仙界可有道侣?”

  “没有。”

  “侍妾可有?”

  “算是有一位吧。”

  陆长安掐指算了算,沉默了片刻。

  “陆先生,您不惜损耗元气,为文月治病温养,除了对先天道体的好奇。日后,需要小女子做些什么,能否提前透个底?”

  夏文月恬静如画的雪颜,泛起一抹醉意的酡红,趁着酒兴试探道。

  因为如今的医患关系,她改称呼为“陆先生”。

  朝夕相处多年,时而私下疗伤,难免心生旖旎。

  她知道陆长安性格淡泊随和,只要不触及秘密。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对她点拨一二。

  “日后,陆某可能要取你身上的某样东西。”

  陆长安不太确定的道。

  他此前有一个猜测,待到夏文月修至筑基期,取对方体内的玉髓。

  效果或许比拟天地奇物,对修士有难得的裨益。

  “某样东西?”

  夏文月联想到什么,酡红的脸颜不由发烫,羞怯地低头,“只要文月有的,先生予取予求。”

  “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也许是陆某想差了,权当临时下注。”

  陆长安摇摇头,笑着打趣道:“某些先天道体的稀缺性,堪比天灵根。日后,陆某指不定还要抱你夏文月的大腿……”

  陆长安这话,可不是单单打趣。

  他自个修炼慢,而先天道体则是天地道子,一切皆有可能。

  闻言,夏文月脸蛋更红了,差点贴到胸口。

  她轻咬朱唇,暗忖道:陆先生平日里对自己的出众姿容,向来古井无波,最多偶尔有点欣赏眼神。为何今日酒后,突然变得这么露骨了?

  夏文月自觉这是一种暗示。

  当天晚上,她鼓起勇气,提出帮陆长安沐浴更衣,结果被挥袖喝退。

  ……

  次日清晨,陆长安完成例行的修炼和宝符蕴养。

  此时,一封从荆国商盟渠道周转的书信,送到了清沙湾。

  秋风岛府邸外。

  夏文月迎过去,接过信使送来的书信。

  她刚接过书信,忽然听到脚下传来“吱”的一声。

  下一刻,夏文月手中的书信不见了。

  夏文月俏容失色,想到什么,又恢复了镇定。

  “主人,这是你的信,来自梁国。”

  陆长安刚起身,耳边传来一个脆生生的稚嫩声音。

  阳后身体有点虚,别的症状都好了,就流鼻涕还没好。码字效率很低。。

  

热门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