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239章 二青心愿_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首页
新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第239章 二青心愿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239章二青心愿

  陆长安对地岩鼠的开口说话,没有半点惊讶。

  世间的妖兽,一般修至四阶才能真正化形。

  不过,若只是口吐人言,难度则低很多。

  三阶大妖,比肩人类结丹,炼化喉中横骨,朝夕相处,领悟人类语言自然不在话下。

  某些冷门的通灵丹药,同样具备这种效果,可让妖兽提前说话。

  少数一些特殊妖兽,甚至在一二阶就能口吐人言。

  “雪梅山李氏……”

  陆长安接过地岩鼠递来的书信,看到上面的梅花印记族徽,果然来自梁国修仙界。

  雪梅山李氏的掌舵人“李聪仁”,是李二青最有出息的孙子,其族地靠近梁国边境,早年便与荆国商会有生意往来。

  十年前,陆长安通过李聪仁的关系,从而偷渡到了荆国。

  这封书信,就是李聪仁通过商盟的渠道寄过来的,上面有专门的禁制加固。

  “四年前,我在夏族恢复陆长安的身份。最初,新月商会在梁国调查身份,这也惊动了雪梅山李氏……”

  陆长安看完书信中前面的部分内容,明白了大致的缘由。

  现如今,雪梅山李氏的生意做得更大,成立了家族商会,与荆国商盟的来往更密切。

  由于刻意关注,陆长安在荆国的具体下落,前两年被李聪仁获知。

  这封书信,不是李聪仁个人的意志,还有翡月湖慕家李二青的授意。

  李二青得知陆大哥的下落,异常激动,让李聪仁设法寄信联络。

  两国之间的战备物资都可以流通,只要在商盟有关系,知道目标具体位置,寄信联络可以实现。

  只是,跨国的书信,来往时间漫长,存在着不稳定因素。

  ……

  “在我偷渡离开梁国的那一年,赵思瑶服用劣品凝晶丹,辅以普通结丹灵物,成就假丹真人。”

  书信中提及的很多人与事,都是陆长安比较关心的。

  “数年后,青冥秘境开启,敌国筑基修士开启临时通道,趁机杀戮,争夺天材地宝。”

  “彼时,赵思瑶的女弟子‘赵檀儿’修至筑基后期,在青冥秘境中斩获不菲。”

  “小龟峰的守山人‘戚风’,得御兽周家掌舵人,师仙子等人的照顾,于两年前晋升筑基期。此人以‘守山人’自居,打理小龟峰,开设了一个小型的镖卫组织……”

  “烽国金阳宗阵营,占据梁国一半灵脉道场,需得巩固战果和地盘,侵略的速度放缓。梁国宗门以‘离火宫’为中心,全力防守另一半的地盘。”

  “梁国不少修仙势力,失去了灵脉道场,被迫去黑雾山脉开荒。一些散修,随大流偷渡去往荆国。也有少数修士,逃往更北方,渡飞沙天堑,去往风元国。”

  “翡月湖慕家,如今位于烽国占领的地盘。庆幸的是,有慕九安的照应,慕家将当年的那颗驻颜丹,敬献金阳宗高层的女眷,从而得到安然归顺的待遇。”

  这封跨国书信,看到大半,陆长安心中一块石头稍稍落定。

  与他交情最深的赵思瑶和李二青目前都在世。

  就连义父的后人,在小龟峰上服用自己留下的筑基丹,也顺利的筑基。

  书信的最后,转述了李二青对陆长安的挂念。

  李二青有一个心愿: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再见陆长安一面。

  “李二青前些年与烽国修士斗法,身受重创,最多只能活到两百岁。”

  陆长安想到书信中提及的细节,可以理解李二青悲观的心情。

  修仙战争阴云笼罩,位处两大修仙国,对于普通筑基修士,余寿几十年,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李二青及慕家,如今处于金阳宗阵营,即便有慕九安照应,未必能幸免,仍然有参战的可能。

  因而,陆长安也不敢笃定,此生还能不能再见李二青一面。

  不过,他在回信中,给出肯定的答复:

  “大哥身在荆国,一切安好。只待未来冲击结丹,无论成与败,终会返回梁国故土一趟。”

  陆长安写好回信,设下禁制,让地岩鼠转交给夏文月。

  五福商会在商盟占据一席之地,每年都有修士去梁国,可以帮忙送信。

  他如今是夏族的供奉,这种琐碎之事,无需亲自操劳。

  ……

  三个月后。

  陆长安修炼中,豁然睁开眼睛,看向清沙湾的腹地。

  刚不久,他感应到夏氏的族长夏鸿羽,离开了族地。

  这种情况,在他入驻秋风岛的这么些年,极其的罕见。

  数日后,陆长安与夏文月闲聊得知,族长夏鸿羽亲自去五福商会总舵坐镇了。

  “看样子,夏氏对五福商会的掌控力不足,一族假丹老祖,不得不离开族地,前往仙城的商会总舵。”

  如今的五福商户,外忧内患,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

  敌对势力“新月商会”的打压,试图侵吞五福商会的产业。

  对内,五福之一的辛族诞生了假丹真人,且曾受到新月商会的扶持。

  族长夏鸿羽,前往商会总舵的目的,陆长安大概能猜测一二。

  如果不能镇服辛族,只能让五福商会就此分裂。

  “那老家伙终于走了,我现在可以放心的去蹭灵气了。”

  族长夏鸿羽的离开,最开心的是地岩鼠。

  夏鸿羽的水帘洞,灵气环境堪比准三阶,它以前每次去噌灵气,躲在地底都要小心一些。

  如今夏鸿羽走了,地岩鼠就比较舒服了。

  五福商会的内斗,陆长安并不在意。

  就算出现坏的情况,夏族争斗失败,不过是失去大量产业。

  由于商盟的约束,各大商会的高端战力,在斗法火拼上都比较克制。

  正常斗败了,夏族肯定会断尾求生,保住清沙湾族地。

  只要族地还在,就不会影响陆长安的修行。

  族长夏鸿羽离开后,清沙湾明显加强了族地的阵法防护,巡逻修士的数量,也比以往更多。

  除了陆长安,清沙湾还有三位筑基期的族老坐镇。

  其中,包括他比较熟的少主夏名曲,以及搭救过的夏盛兰。

  加上陆长安,清沙湾明面上有四位筑基修士,借助护族大阵,便是假丹真人来袭,也难以正面攻破。

  ……

  大半年后。

  陆长安准备近期外出一趟。

  一方面,地岩鼠修炼所需的三阶兽丸已经用完了。

  另一个,夏文月的修炼越发顺畅,前不久修至炼气八层。

  夏文月“寒魄玉髓”的先天道体,陆长安翻遍夏族的藏书古籍,都没有找到相关信息。

  陆长安打算采购三阶兽丸,顺便查找一下“寒魄玉髓”的详细记载。

  此外,他炼制的几颗筑基丹,其中三颗劣品,可以考虑适当出手。

  “陆先生,族内有一位贵客,登门求药。”

  一袭素裙,眉眼如画的夏文月,进来向陆长安通报。

  经过陆长安这两年的调养,夏文月病情得到稳定,可以正常修炼,那苍白的脸靥,也恢复了几分血色。

  在如今的清沙湾,夏文月是名副其实的第一美女,登门求婚的媒人不在少数。

  “贵客?是夏少主的那位朋友?”

  陆长安神识一扫,发现府邸外,有一位粉色裙衫的筑基女修,俏生生的站着,等待通报。

  此女仪容清媚,一双潋滟的秋水眼瞳,仿佛在眉目传情。

  “是,这位前辈名叫‘虞琴’,好多年前曾与少主相爱,差点结成道侣。后来,虞琴前辈加入荆国宗门‘云霞山’,双方关系渐渐淡了。”

  陆长安对清沙湾近期到来的女客人有所耳闻。

  “既然已经分手,这位虞琴姑娘,为何又找到夏少主?”

  “听闻,这位虞姑娘近期遇到麻烦,被宗门驱逐,家道中落,求助于少主。少主可能念及旧情,答应收留她一段时间。”

  “嗯,让她进来吧。”

  陆长安对夏少主的私事没兴趣,挥手让夏文月将其带进来。

  “妾身虞琴,见过陆先生。”

  虞琴款款行礼,眼波流转,给人一种娇怜柔媚的吸引力。

  “虞道友所求何药?”

  陆长安寒暄两句,直接进入正题。

  “妾身多年前因故受伤,留下暗疾,每月受宫寒之苦。听闻陆先生精通岐黄之术,且善于调养,妾身特来求调理的药方。”

  “宫寒?调理药方?”

  陆长安心头暗生警惕。

  他近两年刚稳住了夏文月病情,此女以宫寒为由,找自己寻药?

  莫非是某种试探?

  “陆先生请为小女子把脉?”

  虞琴主动拂袖上前,露出白皙如玉的手腕,眸光淡淡瞥了夏文月一眼。

  夏文月识趣的退出房间。

  陆长安伸出两根指头,帮虞琴把脉,眉头微皱。

  虞琴身上幽香四溢,眸若秋水,带有关切的神清,含情脉脉地望着他。

  “虞道友所说的宫寒之苦,正常的女子每月都有,不必担心。”

  陆长安面无表情,随便给虞琴开了一个药方,也没有收诊金。

  虞琴收起药方,见陆长安抬头饮茶,白了他一眼,失望的离开了。

  陆长安眼中掠过一丝诧异。

  虞琴宫内确有暗疾,但并非外力造成的,若非他感官敏锐,都未必能察觉。

  此女刚才那番行为是何意?

  最初,陆长安怀疑与夏文月的先天道体有关。

  但虞琴从头到尾,都没对夏文月表现出半点兴趣。对于夏文月的美貌气质,此女隐隐有一丝天然的排斥心理。

  试探?诱惑?

  陆长安也拿不准,懒得多想。

  虞琴的修为,他探查过,就是一位法力比较精纯的筑基中期,没有特别之处。

  “那个外来女修,你稍微留意一下。”

  出于慎重,陆长安对地岩鼠吩咐了一句。

  出发前,陆长安准备跟夏少主打声招呼,顺便隐晦的提醒一句。

  ……

  当天傍晚。

  夏少主的府邸里,传来轻微的女子哭泣声,显得娇柔无助。

  “你说,陆长安把脉的时候,行那猥-琐之事,趁机占你便宜?”

  夏名曲惊愕,难以置信的道。

  “不对啊,陆道友在梁国有口皆碑,在族内也不近女色,甚至拒绝了盛兰的亲近示好…”

  “哼!呜呜……夏盛兰的姿色岂能与琴儿相提并论?况且,那陆长安不想与夏族联婚,怕承担责任,才拒绝夏盛兰。”

  “琴儿这样的弱势女修则不同。被宗门冤枉驱逐,家族落魄,无依无靠。就算被他占了便宜,也不必承担责任。”

  虞琴脸上的泪痕,像是断线的珍珠,委屈地依偎在夏名曲怀中。

  夏名曲凝视怀中的佳人,这是曾经失去的女人,当年是对方主动离他而去。

  这些年过去,感情或许淡了。

  但曾经得不到的女人,仍会激起男人内心深处的征服欲。

  “琴儿,伱找他看病,难免有身体接触。是不是你反应敏感了?”

  “呜呜……你不相信我了?或者真把他当成正人君子?”

  虞琴瞪大眼睛,苦涩、心寒的表情望着他。

  “你们男人天性都一样,当年你也是一副正人君子模样。后来还不是动手动脚,拜倒在人家的石榴裙下……”

  “好了,不要说了。”夏名曲摸着鼻子,苦笑道。

  ……

  次日,陆长安登门造访夏少主。

  这倘外出,他准备隐晦的提醒一下夏名曲。

  结果发现,夏名曲和虞琴并肩而行,郎才女貌,其乐融融。

  陆长安不好说什么,否则显得自己小人。

  他只是觉得虞琴有点奇怪,来夏族没安好心,但是又没什么不利的证据。

  “陆道友如今是族内供奉,身份尊贵,外出这种小事不必亲自与我知会。”

  夏名曲含笑道,心里却有些疑惑。

  昨晚,虞琴刚刚告了陆长安的状;今天后者就提出外出,难免给人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陆长安交代了外出之事,就告辞离去了。

  3号修整一天,有点卡壳,强行写太晚了,影响睡眠。

  

热门推荐

加载中...